罷免黃國昌 民進黨執政就會國運昌隆?


黃國昌罷免案即將於12月16日進行投票。(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如果黃國昌真的被罷免,台灣是否從此國運昌隆?

反動勢力要罷免黃立委,其實不奇怪,但號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卻跟黃國昌格格不入,那才是值得想想的問題。

兩年前蔡英文選總統,黃國昌和民進黨彼此還是堅強的盟友;一年半後的地方選舉還會是這樣的夥伴關係嗎?還有2020總統選舉仍然會是盟友嗎?

台灣不需要「兩個國民黨」

上次選總統說「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現在國民黨倒了,台灣好像也沒有比較好;還有人說,現在的台灣不需要有「兩個國民黨」。

看起來上一次國民黨死得不明不白,問題是半死的國民黨會再死一次嗎?如果沒有了國民黨,那民進黨再來要找誰當稻草人?

這人世間的道理本來就很混亂,國民黨以前是打共匪的,現在是國共兩黨一家親;民共兩黨是沒有冤仇的,現在是勢不兩立,這到底是什麼道理?

黃國昌如果被罷免了,時代力量就垮了。這裡不是要替黃國昌打廣告,而是民進黨的其他立委其實都很普通,時力沒有了黃國昌還會有什麼實力?如果時力倒了,國民黨倒了,那民進黨是否從此國運昌隆?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也是個尷尬的問題,民進黨執政快兩年了,舊的問題沒有解決,新的問題不停冒出來,所有加起來的問題只有更多沒有更少。

跟勞工說什麼山盟海誓永不變心?

就先談一例一修好了,讓我們從問題的最基本點看起。簡單說,現在會吵翻天,其實就是當初選舉時我們兩人有海誓山盟,你有答應給我,我也是你心中最軟的一塊,但現在你反悔又拿了回去,你是在欺騙我的感情嗎?

至少時力他有維持原來的承諾。也許你可以說因為時力沒有執政,沒有當家就不知道當家的苦。可是如果是你反悔了,那你怎麼可以怪我來跟你吵,當時你說讓你執政我們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可是事實證明沒有啊!因為你移情別戀,你忘了我們的誓言,最可惡的是你明明變心了,還來呼嚨我說你沒有。你說這件事怎能善了?

再來說國艦國造好了,這裡來推一部韓國史實影片「延坪海戰」。這部電影就像一面擦得很亮的鏡子,不僅讓南韓人民看到了他們應該永遠記得的傷痛外,來到台灣,依舊非常有警示作用。跟南韓一樣,我們也有個會把飛彈對準我們的鄰居,但是當這麼強勢的一個敵人攻進時,我們是不是能夠勇敢地凝聚彼此的意識,摒棄之間的心結與仇視,為這塊土地而努力呢?

慶富商人隨便講個「國艦國造」故事就騙走幾百億

看到別人拍出這種電影,很是感慨,台灣電影是不是也能如此大膽地解構政治現狀呢?還是我們只能拍那種從綜藝節目拼湊出來的陳年老哏,毫無接地氣,遇到社會現實的議題就自動迴避呢?從很多層面來看「延坪海戰」,都能讓人看到台灣有所不足的啟示。

一個不會拍電影的社會或民族,連故事都不會說,怎麼能有創意?像慶富這樣一個商人隨便講一個故事就可以騙走幾百億,然後他所建的船,你敢讓你的小孩在這樣的船上來打共匪嗎?如果想知道海戰是怎麼一回事,可以去看一下這部電影。是執政當家的人太笨嗎?還是我們這個社會所有的人都太笨?才會讓政客用這麼簡單一句「國艦國造」的話術牽著我們團團轉,你說這樣的政策如果繼續執行下去,會是怎麼樣的下場?

還是回到基本問題,這一題本來是馬政府的題,可是這麼荒繆的政策,並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被檢討,民進黨繼續拿香跟拜,那我們花那麼多的錢,選舉換人做做看是要幹什麼?這才是這件事必須檢討的。你說黃國昌緊追這一題有什麼錯?而民進黨因為這件事不爽黃國昌有什麼對?

再次聲明,真的不是幫黃國昌講話。有時候心裡還真在想:讓黃國昌被罷免,看看沒有黃國昌的國會,民進黨會怎麼樣。

如果太陽花崩潰,「五月花號」會在哪裡?

再來看8800億相關的軌道經濟,我們不知道黃國昌會怎麼追這一題,因為他實在是太忙了。然而立法院沒有他這一題不會精彩,台灣除了建輕軌就沒有更重要的事情了嗎?有時候走在街上幾乎沒有一條人行道是平的而且完整的,人行道做不好,市政怎麼做得好?不相信這一句話的地方首長去國外幾個大都市走走就好,為什麼人行道會這麼重要?如果人行道做好,市民走在這樣的路上是不是會很有光榮感,是不是會認為我自己也要把自己的事做好。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古時候的賢人是這樣教導我們的,人民的思想對了,這國家才能選出對的人,有人相信人行道都做不好了,輕軌會做得好嗎?

其實真正的問題不是輕軌,是有人說台灣的重要建設太少,因此無法帶動經濟發展。正因吃了這帖藥,執政者行為就怪異起來了!如果政府花錢可以讓經濟起飛,那我們就不要談新經濟,不要談數位經濟。回來說電影好了,為什麼電影產業這麼重要,因為全球講華語的人口是夠多的,因此華語的電影市場是夠大的,可是為什麼我們台灣做不起來?在亞洲除了韓片,講鬼片有泰國,講武打片有香港,日本就更不用說了。與其問你是要把錢花在建軌道還是好好來拍電影,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我們以為選了一個新的政府,可是舊的陰魂還沒有散掉」,太陽花怎麼能不崩潰?

一直層出不窮的問題,新政府一直在做舊時代的事,不禁讓我們想問:太陽花崩潰之後,我們的「五月花號」會在哪裡?台灣如果沒有航向新世界的決心,就沒有新希望,過程雖然冒險辛苦,可是這是活下去迎接新世紀的唯一方法。國會沒有了黃國昌,真的會國運昌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