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慶男喊冤:對得起國家、對不起海軍


國防部長馮世寬要慶富跪下道歉,但陳慶男沒有跪下、也沒有道歉,只說自己也是受害者。(攝影/周書羽)

正在火線風暴上的慶富公司,總部大樓部分辦公室22日遭法院查封,根據中央社報導,媒體得知消息後到前鎮警分局復興路派出所,想要堵訪前來報到的慶富董事長陳慶男父子,但由於他們早一步報到,讓媒體撲了個空。

陳慶男會因為解約而生命結束?

慶富造船公司承包獵雷艦陷入財務危機,第一銀行10月底向高雄地院聲請假扣押,高雄地院22日前往高雄市復興四路慶富總部大樓,查封1至6樓建物等不動產。

陳慶男在晚間接受《三立電視》節目受訪時說,萬一國防部解約,自己「生命差不多可以結束了」,因為他在外面有跟人借錢;如果沒解約,資金來源還是有,解約的話,對方就會來向他要。

陳慶男也喊冤說,自己真的是被害者,一是國防部所訂合約太硬,再者兒子與洛馬、IM所訂合約也太硬,不只這樣,連與一銀所訂的約也很硬,聯貸總金額有205億元,「履約保證108億元,哪有錢可以執行下去?」除非公營的台船,否則任何一家民營公司都會有問題。

他指出,招標規格根本是為台船量身打造,如依照標準,永遠只有台船能得標,但台船的合作廠商,是IM退休廠長,根本沒造艦實績,所以本來在第一階段就要被刷。

陳慶男表示,以為標到國防工業募資容易,沒想到負面網路連環報,各種外在因素不利報導,讓引資困難,聯貸長期辦不出來,雖然總金額有205億元,拿到只有4成多,自己也有資金投入。

得標獵雷艦就不再投資中國?

對於錢進中國的質疑,陳慶男說,如果錢進大陸4、50億元,就不要回台灣受苦,每天去派出所報到。他指出,去中國投資是2012年之前,但當得標獵雷艦投資後就已全部停止;東山島連投資一塊錢也沒有,在大連有簽保密協定,是要賣世界最好的圍網漁船設計,跟獵雷艦無關。

至於多次進出總統府,陳慶男說,在蔡英文競選期間,「多少認識,但不是很熟」,之後去見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是抱怨國防部合約很硬,沒有拜託什麼。」

馬政府時代去總統府,陳慶男說,「是他找我們夫妻去陪他請國外元首吃飯。」另外,2015年12月8日他和財務顧問黃高明拜訪聯貸銀行,剛好有空檔,黃要陳慶男帶他去府內逛逛,他就打電話給熊光華後入府,「不是熊光華約我」,但是那天談的是希望基隆海科館提早落成,啟用時要請馬總統剪綵,沒有談到獵雷艦的事。

與藍綠高層關係輕描淡寫?

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喬事」又是如何?陳慶男說,拜訪簡太郎時,有邀合庫總經理等人到簡的辦公室,簡希望聯貸案由合庫主辦,但合庫說,合庫不是慶富主力銀行,彼此沒什麼交往,當下就拒絕,簡太郎也很無奈,陳慶男說,「一個合庫總經理就把行政院秘書長拒絕了,是要怎麼喬?」

與前副總統吳敦義的關係又是如何?陳慶男說,他兒子和船舶公會為馬吳成立產業後援會,把後援會設在慶富總部大樓。吳敦義是前市長,他認識,吳當選副總統後曾邀他到總統府陪同宴請他國元首,不是為了獵雷艦案。

國防部長馮世寬要慶富跪下道歉,陳慶男表示,自己對得起國家、百姓,枉費他為台灣,現在卻是一世英名全部毀了。他3、40年來對政府、台灣的愛護、付出,為邦交而提供那麼多商船有什麼用。當聽到海軍懲處名單出爐,陳慶男直呼「真對不起他們」,因為海軍從來沒有為慶富做過任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