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會告訴你實話 他為了這些魚蝦蓋無塵工作室


去年黃國良開始養龍膽石斑,養殖1年後利用「熟成」方式加工,味道比起養殖5~8年的龍膽石斑更美味。(攝影/郭怡君)

「我的東西不需要任何人特別去提,包括我,你自己吃吃看,你的嘴巴會告訴你差異在哪裡!」養殖虱目魚的黃國良對自己的品質自信滿滿地說道。

新鮮虱目魚,視覺上能感受煎烤聲滋滋作響,不沾旁邊的胡椒直接吃就非常鮮嫩美味。(攝影/郭怡君)

一走進媽媽長盈海味屋會讓你感受到一股懷舊的味道,彷彿回到先祖時期用自然養殖法養出肥美的魚正煎烤。田媽媽長盈海味屋是由黃國良父母、妻子共同經營,黃國良專心養殖以及蓋加工廠,當日打撈的部分新鮮海產直送這裡。

黃國良回家鄉從事養殖已經七年,他發現台灣養殖產業有諸多不合理現象,比如台南虱目魚產地的價錢一斤28元,然而其成本1斤高達40~42元。

投入養殖業後,黃國良決定掀起「養殖革命」。(攝影/郭怡君)

養殖魚的售價控制在魚販手上,降低成本只好從魚飼料下手

「到市場買的是生產者為了降低成本的東西,降低成本的方式從增加密度、從飼料下手。」黃國良說。他表示,虱目魚大家都吃魚肚,飼料廠開發出增肥飼料,魚的飼料脂肪合理比例3~4%,現在增肥飼料增加到35%以上。

況且降低成本的狀態下根本不可能使用健康大豆油,「油脂多從回收油、地溝油,雖經科學實證油品經過精煉後對人體無害,卻也沒營養,即使經過純化之後那味道仍然存在...。」黃國良不避諱的說道。

白蝦今年價格高,一般1斤180元,黃國良1斤白蝦500~600元得要排隊到明年才能買到,賣這麼貴的原因,目的是以價制量。黃國良認為「好的養殖方式,也要有對的加工方式才能保存品質。」

採訪黃國良時打撈的白蝦,立馬變成餐桌料理,剝下的蝦殼有豐富的蝦紅素。(攝影/郭怡君)

蓋工廠變得身無分文,睡一覺起來戶頭多了1000萬

「我身上沒有半毛錢,我今天有能力把這間加工廠弄出來的原因是,我真的遇到貴人。」黃國良感謝地說著。為了保存產品品質,黃國良今年花了2000多萬蓋加工廠。工廠小,但規格很好。內有無塵工作室、急速冷凍工作室...。

黃國良原先規劃800萬蓋工廠,本來想貸款1000萬,卻沒成功,只貸了500萬出來。好不容易工廠蓋了5成,去年9月骨架建好鐵皮未上之時,颱風一來全倒整個攤平。黃國良身無分文時,突然接到一通不熟朋友電話。討論完要事後,他順口問「阿良,你最近怎麼樣?」黃國良說明了工廠的狀況,隔天醒來發現帳戶多了1000萬。

貴人贊助而蓋成的加工廠,黃國良平均一天睡2小時,他認為要為了背後這些默默幫助他的人努力。(攝影/郭怡君)

黃國良決定把規格做到更好,結果發現VRC規格要求太高,1000萬不夠時,突然有家外商公司總經理拿了1張支票說「黃先生,這筆錢是我們公司要資助你的,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這家外商公司總經理黃國良完全不認識,因認同黃國良的理念而贊助。

前一段時間,資金不良時,又接到一通電話,「阿良,最近錢花完了嗎?」「不夠了!」隔天又多了500萬。

「好險我做人沒有失敗。也還好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有這麼多人無償資助,完成黃國良的夢想,正是他這麼拼命的原因。「很多人怕我死。」黃國良開玩笑著說。

黃國良:由生產者所發起的革命是我們的目標

黃國良謙虛地說「我現在在做的事情,不是我一人能做。因我能力真的沒那麼好。但是大家都不做又該怎麼辦?總該有個笨蛋出來起個頭。」經過這幾年不斷努力,已經慢慢凝聚起來了,再過一兩年,希望真能去改變台灣養殖環境、改變台灣市場須知。

黃國良耗工的冷凍技術,冷凍後的魚比直接捕撈的還好吃。他樂意將這技術分享給所有人,只是耗時工程大家一時無法接受。(攝影/郭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