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說會首度移師高雄 漢翔董座:做高教機過程比想像難10倍


漢翔董事長廖榮鑫:國機國造、智慧製造與供應鏈整合是漢翔重要的三大任務,只是過程相當艱辛。(攝影/呂俊儀)

「國機國造、智慧製造與供應鏈整合是我們現在重要的三大任務」,漢翔首次把法人說明會搬到高雄岡山發動機製造重鎮舉行,董事長廖榮鑫一開始就強調漢翔是台灣最清楚全球航太產業的廠商。

政府推動國防自主,儘管「國艦國造」受到慶富案影響,連蔡英文總統都親上火線宣示決心,而「國機國造」部分,漢翔扮演最主要領頭羊,這次法說會更成為法人關注焦點,只不過,有趣的是,除了高教機案,連先前經國號戰機引擎熄火事件也有人提問。

漢翔:有信心做高教機不會虧本

漢翔承接新式高教機案,今年4月正式簽訂委製合約,根據漢翔提供資料,合約期程從民國106年到115年,廖榮鑫強調,目前全案執行進度正常,但與空軍千有保密協定,沒辦法透露太多。總經理林南助也說明,目前產製規劃情況正進行擴大國內全製程零件及工具設計製造外包。

以物料籌補情況,漢翔今年已經在台灣北、中、南召開三場招商說明會,參與廠商達332家,607人參加,廖榮鑫也透露,12月舉辦的航太產業論壇時間點,將會第一階段與50家廠商進一步簽約。

台灣新式高教機首架預定民國108年9月30日出廠,民國109年6月30日進行首飛,到民國115年完成交機。法人也相當關心,高教機合約簽訂後,包括研發費用、成本、美元部位與匯兌風險,甚至可能是「虧錢生意」?林南助自信說,「不會虧本」,漢翔有機會變成正的,機會還滿大的。

漢翔甚至秀出一級主管手機上天天都提醒「距離109年首飛目標日僅剩950天」的資訊,宣示內部完成這項計畫的決心。只不過談到供應鏈,廖榮鑫坦言,還是要看廠商的能力跟意跟意圖,因為缺少誘因,很多廠商不願跨入航太產業。

廖榮鑫:做高教機過程比想像難10倍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台灣近年國防支出占政府總預算情況,比例大多在16%上下,去年占比15.94%,今年約15.6%,預估明年16.1%,國防產業相關商機相對穩定。

不過,法人也關心高教機案未來是否可能改為戰鬥機?廖榮鑫舉例說,十年前空軍提出換教練機需求,當時有很多版本,包括如現有教練改裝、或設計完全不同新機等等,但「最後一事無成,完全都沒做」。

而這次漢翔接下新式高教機案,廖榮鑫透露,前年台北航展,嗅到政府推動國防自主的味道,公司開始針對期程、性能等等需求研究後,提出高教機版本。

不過他坦言,「做這飛機比想像中難」,要說服國防部、經濟部等等各部會,還有民意代表、國人,「比想像難10倍」,廖榮鑫指出,光各式工程會就開了超過千次,討論包括價格、如何談判、甚至系統介面整合等等,索性漢翔過去有做過AT3、IDF經驗,才能順利簽下高教機合約。

然而,近日IDF空中操演發生引擎熄火事件,法人也提問漢翔看法,廖榮鑫笑說,「這問題,要問機工長」,因為在機隊中機工長比較會吹牛,IDF是空軍飛機,由空軍調查。言下之意,法人的提問,像把他當作機工長,無法對IDF引擎熄火事件多做評論。

不過,廖榮鑫也有感,從專業角度來看,外國針對飛機相關故障問題,調查經常都2、3年,最後答案可能還是不對外評論,但「台灣都太急」,「事實真相調查,一定要非常科學」。事實上,空軍日前已排除是鳥擊因素,據傳可能與油路有關。

國際知名市場研究機構PwC近日發布的「2017年航太製造業吸引力評比報告」台灣航太產業首度被納入,總體排名第6名。漢翔今年前三季每股盈餘1.23元對於未來展望,根據調查,商用飛機市場,未來20年預計交機數量達1.25萬架,總市值高達8200億美元,發動機部分未來15年交運數量達22萬多具,林南助也說,航太產業過去十年需求翻倍成長,樂觀漢翔「年年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