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惺惺相惜?顧立雄、黃國昌財委會短兵相接砲火全開


同樣身為「法律人」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中)和時力立委黃國昌,針對慶富案和兆豐案的民事求償一事,於27日在財委會上針鋒相對。(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慶富獵雷艦聯貸案已經燒掉三位公股行庫董座,但議題仍持續延燒,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以及財政部長許虞哲今(27)日針對後續如何追回慶富欠款,至立法院財委會進行報告,又碰到「戰神」黃國昌持續緊咬公股損失是否全民買單,但這回顧立雄不甘示弱,反擊黃國昌法律見解有問題,「希望黃委員不要一直在臉書上說金管會說的都是屁話!」

黃國昌批評顧立雄的法律見解是「屁話」

根據金管會和財政部報告中顯示,截至10月底,慶富集團對全體銀行業的授信餘額約台幣247億元,其中包括獵雷艦聯貸案授信餘額約154億元、海科款的聯貸案授信餘額約5億元,以及其他慶富相關的企業授信餘額約87億餘元,至於目前公股行庫的損失預估為148億元。

搶下第一棒質詢的時力立委黃國昌一開始就先下馬威說,「我要先對財政部和金管會表達強烈的失望。」因為依他估計,公股行庫最少面臨200億元損失,如果到最後金檢完只是對銀行開罰,這罰鍰在民銀銀行其實就是股東負擔,在行庫就是納稅人,「但真正現實的損失會不會依法追償,還是跟兆豐案一樣全民買單?」

行政院長賴清德於10月底對兆豐案一定會依法追查,不過黃國昌昨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日前終於收到金管會回文,「在一堆『屁話』之後,結論就是不會再追究其他失職官員與董事的民事賠償責任,58億由包括全體納稅人在內的股東買單。」

顧立雄強調行政裁罰和民事求償不同,「委員很清楚」

黃國昌在質詢台上痛批兆豐案的58億元和慶富案的200億元,難道都要由全體納稅人買單嗎?但這番批評也引來顧立雄抗議,顧立雄指出,兆豐被美國的金融監理機關做的是行政裁罰,行政裁罰是否能作為民事求償標的,「我們講出來的是有法律上的確信,希望委員不要在臉書上講我們說的都是『屁話』啦!」

「兆豐案的行政監理和慶富案性質完全不同,我相信委員也很清楚,」顧立雄說,針對慶富案金管會會就相關缺失調查,做出行政上的裁罰,至於民事求償的部分,必須要由各行庫來進行。

事實上,黃國昌先前不只一次指出,「對法律出身的顧主委有很高的期待,」同樣身為「法律人」的兩人原本惺惺相惜卻演變成相互論戰。黃國昌事後在臉書發文表示,目前爭點在於可否對兆豐銀行董事及經理人違法失職導致兆豐銀行遭罰求償,「顧立雄認為不行,我非常失望,搞出這種法學創見,拿來當違法失職董事的擋箭牌!」

法律學者黃國昌和律師出身的顧立雄因法律見解不同首度引發爭執,而曾經擔任過「法官」的民進黨立委吳秉叡隨後也來參一腳。

當過法官的吳秉叡也來參一腳,提示慶富民事求償程序

吳秉叡質詢,針對慶富案目前刑事責任已經由檢調調查中,行政院也陸續做出行政上責任的釐清,至於因故意或過失造成的民事損害賠償責任,第一步要先確定有沒有債務人,慶富當然跑不掉,但慶富顯然已經變成空殼了,若當初參與銀行授信的董事長、董事,甚至承辦放款的人確定是債務人,那麼公股行庫會求償嗎?

他接著指出,由於台灣民法的損害賠償是損害填補原則,必須要向法院繳交1%或1.5%的裁判費用,「所以求償的金額絕對不是瞞天開價。」最後,要如何提出這些人確實有「故意」或「過失」的證明,除了刑事和行政判決作為輔助外,行庫現在到底還握有哪些證據?

吳秉叡強調,若要對先前相關授信的負責人進行民事求償,必須經過這幾道關卡的檢驗,問題是公股行庫董總們卻一問三不知,「我站在這裡,好像在(幫你們)上損害賠償的法律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