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砲打高銀4位常董 是助陳慶男虛偽增資共犯


黃國昌再揭慶富異常增資內情,他準備眾多看板,詳細解釋說明,與高銀及金管會隔空交戰。(攝影/李彥謀)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29日晚上在臉書發文,直接點名批判「幫助陳慶男作弊的,豈只第一銀行,還有高雄銀行!」黃國昌指出,比第一銀行更早之前,高雄銀行就開始幫助慶富進行美化帳簿的虛偽增資。而且,這些行為,真的沒有辦法用「只是疏失」輕輕帶過,擺明了就是故意。

慶富的資本是來自虛偽增資?

究竟,高雄銀行是如何幫忙慶富作弊?黃國昌表示,2015年1月,高銀以「短期週轉金」為名,給「慶洋投資」6個月的短期信用貸款。慶洋是慶富的相關企業,而這筆錢,真正的目的是什麼?黃國昌說,「辦理慶富的(假)增資」!

黃國昌認為,在得標「獵雷艦」後,慶富一直沒有辦法找到銀行籌組聯貸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其「資本額太低」,只有4.17億,根本不可能貸到200億。於是,「增資」成為慶富當時的當務之急。

他很懷疑慶富如何能在短短數個月內,增資到30億,錢哪裡來?誰投資的?結果,絕大部分,都是「慶洋投資」增加的資本。慶洋又從哪來的錢?簡單講,就是虛偽增資!

黃國昌認為,有人用「6個月的短期信用貸款」來辦理「增資」的嗎?當然沒有!「週轉性貸款」可以拿來增資嗎?當然不行!只有當這個增資根本是假的,才有可能!取得不實增資證明文件後,再將增資股款轉出,陳慶男就是這樣惡搞!

高銀4位常董明知故犯?

黃國昌質疑,高雄銀行參與2015年1月22日會議的4位常務董事不知道嗎?這4位分別是董事長陳統民、常董李瑞倉、林文淵與許立明。他們一定知道,證據就在列為「密件」的會議資料裡,資金用途不實,明知故犯,非常清楚!「你們都是協助陳慶男進行虛偽增資的共犯!」

黃國昌統計指出,慶富公司在2014年11月的資本額是5億3千萬,2014年12月就到10億,2015年1月又增到16億,2015年4月再增到30億,2016年5月,已來到40億,到2016年10月,資本額來到50億元。這種不尋常的增資情況,讓黃國昌質疑錢哪裡來?

如果慶富的相關企業慶洋,把錢「借給」慶富是沒有違法的,那麼問題出在哪?黃國昌認為,高銀是在「授信」這個關卡上採取飆車行為,除了凸顯慶富政商關係雄厚,也顯示高銀的內稽與內控出了問題,否則,從2014年11月3日提出申請,經過徵信、完成授信、總行收件、放款審查會議、常董會通過,到對保、開出履約保證書等,僅4天就完成,而且是周一到周五,完全沒有占用到例假日,速度之快讓人稱奇。

藍綠各取所需、官官相護?

黃國昌還羅列高銀常董會如何幫陳慶男作弊的時間序,從2013年8月29日到2017年7月7日,就開了8次會議,分別有慶富公司4次、慶洋3次、慶峯水產1次,內容有短期擔保放款的經常性周轉,6個月信用貸款的短期週轉金,還有借新還舊、寬限、免除要求等等。

黃國昌點名高銀4位常董要道歉,在對慶富造船與慶洋投資的4次會議上,從3億元到17億元不等的貸放款,並沒有針對銀行法等相關法律規定予以嚴格審查。然而高銀在昨天發出聲明稿,指該案皆符合相關風險控管規定,與徵、授信程序,資訊皆公開透明,沒有隱蔽,歡迎金管會及檢調調查。

不過,黃國昌對此聲明嗤之以鼻,他要看金管會要如何調查高銀,是否官官相護、藍綠各取所需,他直指人民的納稅錢不可以就這樣去填了這個虧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