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黨內參選都當魯蛇的「悲劇英雄」 丁守中只求公平初選以脫魯

2018選戰

丁守中從政經歷豐富,卻總是拿不到參選台北市長的入場券,這次他仍然充滿自信。他要如何說服選民,自己是最強的人選?(攝影/李彥謀)

丁守中從1994就開始問鼎台北市長,那年他是39歲的青年才俊,但是不敵前總統李登輝的學生黃大洲;1998年遇到明星級的小馬哥,只有「讓賢」退出比賽。2006、2014年市長初選,分別輸給郝龍斌、連勝文,所以他被民進黨挖苦,形容為「悲劇英雄」。

為什麼丁守中從政經歷豐富,卻總是拿不到參選首都市長的入場券,每次他都充滿自信,這次同樣不例外。問題是,他要如何說服選民,自己是最強的人選,即使再遇上天敵般的競爭同志?

丁守中擔任過7屆且評價不低的國會議員,更是公督盟評鑑優秀立委的常客,他對市政的熟悉與擘畫能力,很明顯是目前所有人選中最強的,然而這也可能是他的罩門,因為他從年輕學者到現在閱歷豐富,對比他目前最大的潛在對手——還不到40歲的立委蔣萬安,年齡恐怕是他一個不小的劣勢。

39選到63不擔心年紀,最大對手蔣萬安「不一定有年輕票」

63歲的丁守中也知道這個問題,他強調年齡不是重點。他以參選美國總統的參議員Bernie Sanders為例,這位76歲的老人,卻能贏得多數美國年輕人的支持,原因在於他比較關注年輕人的議題,也提出可以解決年輕人問題的方法。

丁守中拿出日前剛由台灣競爭力論壇所做的民調說,他在29歲以下選民的支持度是蔣萬安的3倍;39歲以下的支持度高2倍,因此年輕的參選人不表示就一定有年輕人的選票。身兼籃球協會理事長的丁守中說,他藉由籃球接觸到很多年輕朋友,他們都叫他理事長多於叫他委員。但他坦言,會持續在年輕選民中加把勁,加強經營網路宣傳,增加到校園演講,與年輕人做更多的接觸。

不過,畢竟蔣萬安年輕外型佳,又有國民黨神主牌蔣家的後代身分,讓他集媒體寵愛於一身,不管是否有意願,大家總對蔣的參選多了那麼一點點的期待。就連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都吃丁守中的豆腐,說丁是個悲劇英雄,質疑他最後又會被勸退,若真的要選就要下定決心。

批綠刻意墊高特定人,邊緣化最有實力的自己

對於這種說法,丁守中回批說,民進黨因為懼怕柯文哲挑戰2020年總統,所以希望把柯留在台北市,也不推自己的市長候選人,已經是全面執政的政黨,卻被一個台北市長綁架,讓柯文哲「百般羞辱卻還唾面自乾,沒出息指數真的是破表了」,如此行徑對民進黨內有志參選的人也無法交代。

丁守中解讀,這是綠營故意將他邊緣化的策略,因為他才是民進黨與柯文哲最強的對手,所以綠營要捧高「特定人士」,再以「養套殺」的做法解決他,他抨擊,民進黨只會權謀算計,很沒有出息。

但是,也因為外界有這種期待的心理,最後往往演變成過去藍營常被詬病的一點,就是高層屬意、甚至欽點「夢幻名單」徵召產生候選人,丁守中說,在民主國家參選首都市長,應該都是有理念、使命感與能力,為何還要等人勸進,這是反民主的。

先辯論再民調,對已表態並長期耕耘者有優勢

強調會堅持參選到底丁守中表示,他只要求一個公平的初選機制。而對過去部分採計黨員投票的方式做民調,造成候選人無法真正貼近真實民意,現在黨中央有意採取全民調模式的做法,他更希望採取「對比式」民調而非互比式,讓每個人和現任市長柯文哲單獨比較,才能看出誰真正具有優勢。

丁守中強調,黨更應該比照先進民主國家,在民調前舉辦電視辯論會,讓參選人公開表達自己的政見、理念,讓民眾檢驗他是否準備好了。所以他反對先做民調,再協調人選,最後才做初選的方式,這是他做為一個黨員「最卑微的請求」。

丁守中以波士頓、東京、新加坡等國際級城市的都市規劃向記者說明他的政策主張。(攝影/李彥謀)

都更、大巨蛋問題要立刻做

做為長期準備參選市長的政治人物,有什麼具體的政策主張來讓台北市更好?丁守中指出,加速都更是他最重要的主張之一,他說,台北市的房屋已經太老舊且不安全,接近40年屋齡的有近40萬戶,根據國家地震中心資料顯示,台北市每300年一次的大地震周期已經到了,安全的問題應該立刻去做。

丁守中說,他認為都更要把容積率放寬,建蔽率縮小,以大街廓進行,才能改變都市風貌,讓巷弄、馬路變寬,公園綠地變多。而且,在窳陋地區更應提高容獎做誘因,甚至可以不算公設比,讓民眾換到更大的坪數,才能真正促進都市更新。他拿著平板電腦秀出圖片說,現在台北市許多巷弄狹小的情況仍停留在50、60年代,對市容及安全都有礙。他抨擊柯文哲一年只有1100多戶的都更,這樣300年都完成不了。

丁守中說,柯文哲的施政就只是開刀房被動應急的SOP哲學,缺乏同理心的人文關懷與國際前瞻視野。柯P解決不了的大巨蛋問題,若有弊案就以法律嚴辦,但台北市需要大巨蛋,不能成為爛尾樓,每年空耗數億的成本維護費。他表示,柯市府以容留人數影響安全問題與遠雄僵持,但市府只要掌控使用執照的發給,限制進場人數就可解決,甚至比照路跑臨時封街也行,這麼簡單的事情不做,令人不解。

再者,社會住宅方面,他認為應該提供更多容積獎勵做誘因,既能讓人民願意換取新建物,政府建造公宅的成本也降低,可以壓低租金到5、6000元,讓年輕弱勢者租得起,同時讓公宅與民宅混居,而非柯文哲現在的做法,選擇特定地點,將社會住宅標籤化為給弱勢、貧窮者使用,如此不但受到附近居民的反彈,且動輒超過萬元的租金,年輕人一樣負擔不起,這些地方都看出柯P沒有城市治理的能力。

丁守中不客氣地批評柯文哲,「只會操作個人魅力,對市政卻一竅不通」。前幾天柯文哲說年輕人薪水太低,起薪應該要提高,丁守中說,這就要先懂得招商引資,提升城市競爭力。香港去年招商金額1700億美元,新加坡650億美元,連深圳都有280億美元,而台北市2年半來只有21億美元,柯文哲還把北投士林科學園區閒置3年,都證明柯文哲不懂如何為台北吸引投資。

參選台北市長的前國民黨立委丁守中(右)。(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只要公平初選,就不會是落敗3次的魯蛇

丁守中也觀察到,現在的選民已經跳脫藍綠或鐘擺的意識,看的是政治人物的能力、施政表現與操守、願景,對自己有什麼幫助。以這個標準來看,柯P的白色力量只是夢幻泡影。他說,現在柯文哲民調只領先他5、6%左右,尤其他宣布參選之前還未上媒體曝光,也沒有公職、黨職來襯托,國民黨內也未整合的情況下,仍有這麼大的能量,他自認未來大有可為。

丁守中說,他也許是在3次台北市長選舉競爭中的「魯蛇」(loser),但他不會讓台北人都變成魯蛇,他不擅長政治表演,而柯文哲卻只在乎個人的網路聲量,應該要為台北市製造國際聲量。他強調,「我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我有熱情、願景,我才是真正有能力拚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