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出生的台灣囡仔 莊吉生要用網球魂帶領台灣走向國際


莊吉生在今年世大運上,為台灣摘下睽違14年的網球男單金牌,他說,接著將會全力衝刺亞運和2020年奧運。(攝影/周書羽)

在世大運上,為台灣摘下睽違14年的網球男單金牌,更因為賽後受訪時幾乎全程講台語引發熱議,莊吉生一戰成名,不過,他並沒有因為一夕之間被推上明星寶座,而開始層層包裝。談起他20多年的網球生涯,以及轉籍回台的「英雄事蹟」,莊吉生沒有太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有的只是「做就對了」,最草根的台灣態度。

美國出生的台灣囡仔,喜愛網球難以言喻

在美國加州出生、長大的莊吉生,因為爸爸和哥哥都打網球,從小耳濡目染,5歲跟著拿起了球拍,8歲就拿下人生首座比賽冠軍,也因此他從小就立志要打美網,也不斷朝著這個目標接受訓練。不過上了大學三年級後,這一連串高壓的選手路讓他相當疲憊,決定要嘗試些不一樣的事物。

6年多前,莊吉生畢業之後,他先是進到石油公司擔任分析師,沒想到才做1個月就被裁員。「我覺得這是一個sign,命運給了我一個機會繼續打球,」他重新拾起球拍,開啟了職業球員生涯,然而初期卻因為生病的緣故並不太順利,直到2012年成功在墨西哥拿下第一個積分後,積分才快速爬升。

網球之路並非一路順遂,但問起他有多愛網球,莊吉生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笑了好久卻說不出一句話,「看我的臉應該就知道,我有多喜歡!」

談起到底有多喜愛網球,莊吉生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攝影/周書羽)

希望把自己的國外經驗,帶回台灣傳承給年輕球員

雖然職業生涯中曾經走向別條岔路,這個經驗卻也成為莊吉生想幫助台灣體壇的開端。他觀察到,台灣年輕的體育選手們,每個人都很認真地練球,但生活中也只剩下練球,「老實說,只有少數幾個人能打到最上面,很多人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就算去當教練,那不當教練之後呢?」

莊吉生把話說得很直白,但這是身為一個職業選手,對年輕後輩最真切的關心。他指出,在國外,體育選手除了練習體育外,也一定會同時兼顧課業,很多選手學得跟運動更是毫無相關,例如經濟、工程、醫學,甚至連藝術都有,「讀書很重要,這讓你的未來有別的選擇!」

今年28歲的莊吉生坦言,自己在網球界中年紀已經不算小,接下來除了全力衝刺明年的亞運,以及2020年的東京奧運,另一個大目標就是想辦法以自己的國外經驗,來幫助台灣的年輕球員們,而這也是他當初選擇回台灣的一大初衷。

莊吉生希望可以把自己在國外的經驗,傳承給台灣年輕一輩的球員。(攝影/周書羽)

無法言語形容對台灣的認同感,因為那就是他的一部分

2014年年底,莊吉生取得台灣國籍,接著在2015年正式以中華台北的國籍登記在國際職業網球聯合會上,2017年,他放棄了美網機會,選擇披上國家隊戰袍參加世大運,並為台灣留下一面寶貴的金牌。

不過,談到不少台灣的年輕人想要出走,他怎麼反而選擇回來台灣?莊吉生肯定地說,「我就是台灣人,」雖然在美國長大,但家裡講的是台語、吃得也是台灣的食物,小時候回台灣都只是走馬看花、到處旅遊,現在長大了想要好好了解爸爸媽媽以前生活的環境到底長什麼樣子。

「如果有機會,我覺得爸爸也會想要回來,」莊吉生回憶小時候,爸媽常常會跟他分享在台灣的一點一滴,爸爸也會抱怨當初來美國時的辛酸,這些都讓他對自己的身分認同沒有一絲懷疑,如同血緣般密不可分,「我很難用言語去解釋這些,因為這就是我的一部分。」

在美國長大卻有著濃濃的台灣魂,莊吉生就像道地的台灣囡仔一般誠懇,沒有華麗的故事包裝,有著只是對網球最樸實的熱愛,他現在更要用手上的球拍,讓全世界都能看到台灣。

在美國出生的莊吉生有著強烈的台灣認同,他要用網球將台灣帶向國際。(攝影/周書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