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媒體見笑轉生氣 笑「二刀流」大谷翔平是懦夫


大谷翔平確定不打算加盟洋基和紅襪後,紐約媒體又開始用報導「欺負」亞洲之子。(圖片來源/Shohei Otani臉書)

大谷翔平公布了面談名單,水手,道奇,天使,巨人,教士,遊騎兵與小熊七隊出線,洋基與紅襪第一輪就出局,《紐約每日新聞報》當然孰不可忍,馬上做了大谷翔平是懦夫的封面,譏諷大谷不敢到大城市打球,紐約媒體凌辱亞洲之子再添一樁,田中將大與王建民都吃過苦頭。

大谷陣營第一輪要大聯盟30隊想要簽他球團,提書面說帖與生涯規劃企畫書,大谷陣營於4日公布了第二輪面談名單,道奇,洋基與紅襪都不在名單內,原本志在必得的洋基,在首輪就意外出局後,紐約媒體見笑轉生氣(台語),頭版頭重批大谷是不敢到大城市打球的懦夫。

大谷被酸不是先例,田中將大、王建民也曾被不友善報導

這不是紐約媒體第一次對亞洲之子的不友善報導了,今年上半季陷入低潮的田中將大,下半季一見好轉後,《紐約每日新聞報》專欄作家哈波(John Harper)率先發難,田中季後若是行使合約逃脫權,洋基將不會簽回的獨家報導,田中於分區系列第三戰,對印第安人投出七局無失分好投,幫助洋基扳回一城時,整個洋基迷是歡聲雷動地慶祝,全紐約大蘋果只有哈波不開心,哈波很清楚,田中在季後賽優異表現,將會促使田中勇敢投身自由球員市場再找一張新的五年約。

田中決定不行使逃脫權後,紐約媒體非但沒有感恩或謝謝,《約約郵報》專欄作家薛曼(Joel Sherman)反而故意跑去問匿名的球團高層與球探,這些受訪者都稱讚田中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這些所謂專業人士都認為,田中在市場上找不到超過三年以上長約,這個說法與MLBTR專業網站預估,田中輕易能在市場上找到一張五年約是大異其趣,是這些不敢掛名的人對?還是MLBTR網站專業呢?

田中將大今年季後賽登板先發三場,投20局奪18K,投手防禦率更低至0.90,是所有先發投手表現最令球迷激賞,防禦率只略遜國民史崔斯柏格(Stephen Strasburg)的0.00與小熊阿里耶塔(Jake Arrieta)的0.84,田中將大的快速指叉球更是大殺四方,印第安人與太空人打線很難狙擊,田中選擇留在紐約走完七年約裡的最後三年,這再次讓美國球迷見識到了日本野球男兒的不同。

沒想到紐約媒體睜眼說瞎話至此,種種不友善報導當然很快都會在日本散播,大谷翔平不會不知道,大谷翔平今年執意要挑戰大聯盟,這個決定很明顯錢不會是因素,洋基因為媒體拖累老早就出局,大概只有洋基和媒體不自知,之前紐約媒體還很樂觀洋基是2018年世界大賽冠軍大熱門。

還記得王建民與洋基第一次薪仲嗎?是的,仲裁庭法官判洋基獲勝,王建民只能領400萬美元,不能領要求的460萬美元,沒想到,只有60萬美元的差距,贏了仲裁後的洋基主席還特地發了聲明稿,重重數落了王建民陣營,經紀人與洋基談判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外人很難得知,即使王建民陣營有接近於市場價格的要求,洋基球團也不需要如此對待已經落敗有不愉快情緒的王牌投手王建民,王建民扛下王牌重任時,紐約報導篇幅也往往不是王牌投手規格。

能「友善」對待亞洲球員的球團才是大谷該考慮的

從這個例子也能看出,洋基或許給的錢很高,紐約是全美最多媒體大都會也是不爭事實,但是,藍條紋的球衣真的不是那麼好穿,大谷既然不是為了錢來挑戰大聯盟,當然要找一個能友善對待與規劃他未來的球團來加盟,哪怕是鄉下球隊也沒關係。

水手是鈴木一朗第一個加盟球隊,應該是所有日本人都很清楚球隊,鈴木一朗當年掀起旋風時,華盛頓州與西雅圖市是日本人赴美旅遊的最愛,水手會在第二輪會談名單內,不令人太意外。

巨人是北加州與灣區重要球隊,這幾年,因為金州勇士魅力橫掃全球,也連帶讓灣區的運動圈讓亞洲棒球之子印象深刻,比較令人意外的是,南加州上榜的除了道奇與天使外也有教士,道奇與天使是南加州兩大強權,大谷選的經紀公司就位於洛杉磯,這種地緣關係當然會入榜,更何況,道奇招牌左投克蕭(Clayton Kershaw)是大谷心中的英雄。

教士與日本職棒淵源也很深厚,還記得伊良部秀輝嗎?當年可是教士率先獲得網羅權,在伊良部拒絕加盟下,教士才換給了洋基,日本知名救援投手大塚晶則(文),赴美挑戰大聯盟第一站也是教士,大塚在大聯盟留下了236場登板與39次救援成功成績,大塚一度是遊騎兵最倚重的終結者。

遊騎兵除了大塚之外,當年可是打敗洋基與紅襪,贏得達比修有的談約權,也是達比修大聯盟第一站,遊騎兵會在面談名單內,也是很合理的,小熊於2007年冬天用4年4800萬美元,帶回日本經典賽冠軍英雄福留孝介,再加上,今年大聯盟有上原浩治,小聯盟有評崎宗則,也是支與日本球員很有關係的球團。

《戰國策》道:君子絕交,不出惡聲,沒想到,第一輪就出局的紐約媒體,馬上罵起了大谷翔平,給了很糟的示範,這些惡行惡狀,可是深深映入了亞洲棒球之子的心裡了!

○後記

洋基終於宣布了新教頭人選,是從沒有執掌兵符經驗的布恩(Aaron Boone),這個決定被視為是總管凱許曼(Brian Cashman)的一次豪賭,布恩雖然沒有教練經驗,但是,當年勇於承認自己季後打籃球受傷,被迫放棄了570萬美元高薪的舉動,老早就讓凱許曼印象深刻。

洋基尋找新教頭有三個條件,首先是要擁抱數據,其次要能與球員良好溝通,最後是要跟紐約媒體保持互動關係,洋基希望新教頭能像太空人教頭辛奇(A.J. Hinch)與道奇羅伯茲(Dave Roberts)一樣,能帶出很好的團隊士氣與向心力。

布恩與巨人打擊教練穆勒斯(Hensley Meulens)兩人是最後決選人選,穆勒斯在灣區媒體關係很好,最後洋基會選布恩,主要在於布恩穿過洋基球衣,深知洋基文化,退休後在ESPN擔任講評,這幾年與紐約媒體一直有互動,布恩接下的是球團都欽定好的教練團人選,並沒有人事權,至於布恩有沒有教練經驗,對於洋基來說反而不是那麼重要。

洋基希望布恩是下一個NBA勇士教頭柯爾(Steve Kerr),柯爾也是直接從媒體接下勇士兵符,大聯盟之前也有兩個沒有任何教練經驗直接接下兵符的例子,2000年藍鳥馬丁尼茲(Buck Martinez),與響尾蛇布藍尼(Bob Brenly),布藍尼還是響尾蛇2001年打進世界大賽抱冠而回的冠軍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