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第四棒 陳金鋒的棒球人生哲學

書摘

球員時代,這套心法,給自己用,2017年世界棒球經典賽擔任中華隊教練,開始試著與其他球員分享。但,心法,不會主動推銷給球員,若是有人需要,他們自然會來。

沒有幫助的東西從腦袋裡一一去掉

經典賽時擔任打擊教練,「那是一個學習棒球很好的方式」,可以站在不同角度看棒球,每個球員背景都不一樣,目標就是怎麼幫助他們變得更好。一定會有球員主動求助,但在開口前,他們會有一段心路歷程。「當他們還不想問的時候,也就毋須跟他們講。就讓他們按照他們自己的方式練習、調整。」

球員沒開口,教練嘮嘮叨叨一直講,「他們聽不懂」。球員也沒辦法接受教練的一番好意,因為球員會覺得「我可以尋找我的方式」,那教練何不就放手讓球員自己去找。找得到,很好,如果球員自己找不到可以讓自己穩定、甚至提升表現的方法,自行調整後若是還有需求,或是調整不來的地方,「他自然會來找你」。人都是有些個性的。球員在調整過程中遇上瓶頸,教練介入,有些球員聽得進去,有些人就聽不進去。既不想假手他人找出提升自己的方法,又真的無法在短時間內看到成效,這些球員自尊心強,也大多是優秀的選手,他們還不想開口求助時,教練也需要等待。

球員在表現不好的時候,都有肢體語言,這些肢體語言反映的是他們心底的想法,教練從球員的表情,就大致能判斷誰可能需要協助。「不講話、不會笑」的球員,八九不離十,就可能是卡在瓶頸的狀態。馬上要比賽了,這些球員焦慮手感全無,「沒有安全感」。當過這麼多年的球員,很清楚大賽來臨前沒有安全感的心情,那是一種「沒有辦法掌控自己狀況」的狀態。

倒是,在美國道奇隊那近七年內,不曾主動向教練求助,直到返台加盟中華職棒,才開口向教練請教過。返台後,「一開始,也不太會,可是慢慢地,你必須要去學習這種態度」。

現在要專注的只有眼前的比賽

一旦有地方不對勁,要和教練「溝通」。美職在這部分,有很普遍的風氣,這部分真應該和美國學。選手知道,比賽是自己的工作。教練也知道,教球,也是他份內的工作。球員必須明白告訴教練,自己心裡的想法是什麼,而不是以為教練說什麼都是對的。現在這種「溝通」風氣比較多了,以前,真的不是如此。以前,選手若是不照教練的方式改變,你就去旁邊站。以前,教練就像「皇帝」,有些事,你就必須依教練的指示這麼做,你不做,就完蛋了。現在的教練,除了是指導者的角色,他還扮演了旁觀者的角色。他通常會問選手,你適應嗎? 如果不適應新的方式,是不是就照著你原來的方式去做。教練已經從皇帝的寶座上走下來了,拉近了與被指導者的距離,也不再單向式的指揮、指導,溝通方式的改變,是愈來愈傾向美式的指導。除非,選手太鑽牛角尖,教練就真的要把他拉回來軌道上。2017世界棒球經典賽,林智勝就是一個例子。他會焦慮,在這種國際賽,本來壓力就很大,林智勝技術不是問題,他也知道該怎麼練習、準備比賽,但有時候就是打不到球。焦慮,來自於自己沒辦法掌控全局。但人已經到了韓國,比賽就等著他開始,聊天,可能才是幫助他的唯一方法。聊天,是請他摒除腦袋裡的想法,其實,最差的狀況不就是打不到球嘛,你去想,也沒用,也打不到球。「打不到就打不到,不然怎麼辦」。聊天,是告訴他,「對你沒有幫助的事,就不要去做」,智勝期待的事(打到球)隨著比賽開始,就會出現,那就是自然反應。你本身有技術,只要把腦袋裡不該存在的東西,一個一個拿掉,就有自然反應。

應該從腦袋裡一個一個拿掉的,就是負面想法。「打不好,不准回台灣嗎?」、「打不好,去自殺嗎?」為什麼要把事情講得那麼嚴重? 比賽,就已經盡了最大能力,不然,要怎麼辦?台灣棒球,也不是哪個人他單獨一人的責任,這是共同的責任。「如果每個人都比我強,我就不用來打這比賽了,不是嗎?」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一直想,也就沒辦法好好睡,生活不正常,比賽也不會正常。「對我來講,去除負面想法,簡單化看事情,尤其在緊張、壓力大的比賽,用愈簡單的想法,愈有效果。」

以致於後來每次人家問他,他都是一樣的回答:「該我做的,就去做,每天就去做,做好它。還沒發生的事,你去想也沒有用,你去擔心未來的事,也沒有用,你為什麼要因為一件事,把生活都弄得不正常? 我就不信,你生活不正常的時候,比賽會正常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