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潘朵拉之盒?美最高法院開庭審理運動賭博禁令是否違憲

棒球

1919年大聯盟世界大賽的黑襪事件正是運動賭博下的受害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對台灣的中華職棒來說,假球案就像是一個永遠揮之不去的鬼魅,球場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傳出球員疑似涉賭的傳聞,背後原因顯然與其中牽涉的龐大金錢利益有著絕對的關係;無獨有偶的是,在美國已經執行25年的運動賭博禁令,如今也正在美國最高法院接受州政府與利益團體的挑戰,一旦大法官在最後判定該項禁令違憲,過去的黑襪事件與安打王羅斯(Peter Rose)涉賭醜聞恐怕將難保不會再次重演。

根據法新社(AFP)報導,美國最高法院在周一(12月4日)針對運動賭博禁令是否違憲一案進行首次開庭審理,原告是代表紐澤西(New Jersey)州政府的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他主張該項禁令侵犯了州政府的自決權利,並完全無法管制實際上到處存在的地下賭博行為;至於辯護方則是聯邦政府與四大職業運動聯盟(NFL、NBA、MLB與NHL),他們堅稱這項法律可以有效維護運動比賽的公正性。

布萊德利法案

在1992年獲得美國國會通過的「職業暨業餘運動保護法」(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Sports Protection Act),又稱為布萊德利法案(Bradley Act),是由前NBA紐約尼克隊球星,時任紐澤西州參議員的比爾布萊德利(Bill Bradley)領銜推動立法;該項法案在全國範圍內禁止針對各項大學與職業運動來下注的賭博行為,但在立法當時已經存在合法運動賭博的內華達(Nevada)、達拉威(Delaware)、蒙大拿(Montana)與奧勒岡(Oregon)這四個州獲得豁免,另外賽馬與賽狗的賭博活動也不在禁止之列。

在當時國會針對此案舉行的聽證會上,布萊德利表示獲得國家認可的運動賭博活動形同是在向外界傳達一項訊息,那就是運動實際上與金錢更加相關,而非是在追求個人成就與運動成績;另外國會內部的研究報告也指出,運動賭博已經形成一項全國性的問題,由此衍生的傷害實際上將不會只存在於將運動賭博合法化的少數幾個州當中。

大西洋城日漸衰敗的賭博產業

然而在紐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的眼中,上述問題顯然對他一點也不重要,因為他更關心的其實是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日漸衰敗的賭博產業,以及在開放運動賭博後可望為紐澤西州政府帶來的額外稅收。

受到2008年金融海嘯,以及產業間日益升高的競爭壓力所影響,近年來位於大西洋城的賭場與渡假村經營越發困難,不時傳出有業者在不堪虧損下宣告倒閉的消息;巧合的是,現任美國總統川普在當年也是大西洋城賭場的經營業者之一,並曾經公開反對布萊德利法案的立法工作,但如今他的下屬聯邦副檢察長沃爾(Jeffrey Wall)卻必須代表聯邦政府來替此項法案進行辯護,形成了一項極大的諷刺。

川普是在1980與1990年代陸續於大西洋城設立了3間賭場與渡假村,不過這些事業在稍後都陸續因為財務問題而將經營權拱手讓人,其中一間直到後來都還掛著川普名號的「川普泰姬瑪哈陵飯店」(Trump Taj Mahal),也在去年成為大西洋城內自2014年以來第5間關門大吉的賭場。

1500億美元的地下運動賭博市場

根據美國博彩協會(American Gaming Association)的估計,美國的地下運動賭博市場每年大約有高達1500億美元的規模,對於紐澤西以及其他18個支持運動賭博合法化的地方州政府來說,自然不樂於將如此龐大的金錢利益輕易拱手讓人。

在最高法院的法庭外,克里斯蒂似乎十分樂觀看待自己的勝算,並向記者宣稱只要大法官判定運動賭博禁令是一項違憲法案,紐澤西州的州民將可以在宣判後的2個星期內立刻開始針對運動比賽下注。

克里斯蒂的樂觀顯然並非毫無根據,在目前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包括由川普本人任命,並從4月10日開始上任的戈薩奇(Neil Gorsuch)在內,總共有5名大法官都是由共和黨籍的總統所任命,他們似乎都比較傾向於支持原告的主張,因此最高法院在最後很可能會做出對原告有利的判決。

安打王羅斯涉賭事件

然而一旦重新打開運動賭博合法化的潘朵拉盒子,對於美國職業與業餘運動可能造成的傷害恐怕也將難以避免。在將近100年前發生的黑襪事件姑且不論,光是近代發生的例子便殷鑑不遠,著名的大聯盟安打王羅斯在1989年被爆出在擔任球員與紅人隊總教練期間,多次針對紅人隊的比賽事先在場外進行下注,此項爭議性行為不但讓他遭到大聯盟永久禁賽的懲處,也從此被剝奪了入選棒球名人堂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