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魯賓遜的生存遊戲

國際

獨自一人被丟包荒野,史塔福經歷長時間的孤寂。他依靠早晨與傍晚的冥想沉澱自己,或對著唯一的朋友攝影機,訴說真實情緒。(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Kommunikáció)

他是從零下20度的阿爾泰山脈、最危險的叢林之一達連隘口與阿他加馬沙漠等極境險地歸來的人。挺進高山深淵,穿越雪地沙漠,卻只帶著攝影裝備,身上沒有地圖、指南針,更沒有刀與野營設備,堪稱現代魯賓遜。人們稱他是「地表食物鏈最頂端的男子」。
他是探險家艾德‧史塔福(Ed Stafford)。最為人所知的冒險壯舉是沿著亞馬遜河步行860天,史上第一人。這項叢林遠征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也登上全球各大媒體。「非常了不起,」連徒步橫越南極大陸的探險家雷諾夫‧費恩斯爵士(Ranulph Fiennes)都稱讚:「這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遠征冒險之一。」

環境殘酷  越要保持玩心
在史塔福與Discovery頻道合作最新冒險系列節目《單挑荒野:絕境》中,他的冒險更上一層,獨自一人被丟包於世界偏遠極端環境,在沒有任何生存裝備的狀況下野外求生,10天內找到重返文明世界的出口。
「這是我提出的點子,」史塔福接受《alive》專訪時咧嘴一笑,「我無法責怪任何人。」穿越亞馬遜河叢林花費近兩年半,他不想再耗去同等光陰,於是這回,把冒險濃縮成兩個月,除去裝備,更困難也更具挑戰。
冒險旅途上,史塔福曾碰上許多麻煩。在保加利亞洛多皮山脈,超過2千公尺的陡峭山林正是許多棕熊的家。他被迫在熊洞落腳,只能祈禱不會巧遇這些大傢伙。他必須橫跨蒙古最高峰塔彎博格多,以期抵達俄羅斯邊界游牧部落。零下20度飢寒交迫,挖一個緊急雪洞,唯一資源只有一面附著腐肉的羊皮。在寮國,他得留心此地遺留數以千計的地雷,不會奪走自己一命。「野外生存與平常過生活沒有太大不同,把它視為一場遊戲。」史塔福告訴我,「如果你太緊繃,就無法發揮最好能力;若當成遊戲,你的腎上腺素飆升,保持正向,做出迅速的決定。坦然對生活微笑,一切會安然無恙。」

重返文明  全憑土地訊息
於是在這場生存遊戲,史塔福閱讀土地訊息,謙卑領受大自然賜予。
他藉由陽光在直立小草投下的陰影,或者苔癬的生長方向,判別方位。野外菜單更讓人目瞪口呆。面臨長時間飢餓,他必須發揮巧思,才能找到受精的鳥蛋、蛇、泥蟹與蜥蜴。
就算找到果腹的食物,仍考驗生存智慧。找到蝸牛時,他把蝸牛與野草莓葉同時放入口袋,置放24小時。原因在於蝸牛雖可食用,但無法得知牠們先前進食的植物,若貿然直接吃下,可能產生疾病。「我天真以為牠們吃起來會像野草莓葉,」他打趣的說,「可惜並非如此。」
離開荒野的史塔福,看上去跟一般40歲壯漢沒什麼兩樣,也會為長途飛行的時差所苦。嗜好是打橄欖球,當他在更衣室或球場上,沒人把他當電視明星。他浸淫於探險的趣味,也享受日常生活。明年2至3月,他的探險計畫是——當保母。由於同為探險家的妻子將前往南美洲獨木舟渡河,他支持妻子的夢想,留在家專門照顧今年才出生的寶寶。
問他下一場野外求生若可以帶3件裝備,他會帶上什麼?「我老婆、小孩與刀,」史塔福想了想回答,「或許這可以變成我最新節目的名稱喔。」

原文作者為柯曉翔,本文轉載自《商業周刊》1569期。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商業周刊》,全文連結:https://goo.gl/31rGy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