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法修正 礦區補作環評的三大騙局


礦業法修正案表面上看來好像多了監督機制,但實質卻是一場騙局。(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行政院7日通過礦業法修正案,新增58條之1,指過去未做環評的礦區未來要補做環評、或提因應對策,表面上看來好像多了監督機制,但實質卻是一場騙局,而且還暗渡陳倉把原來環評審查的准駁權拿掉了,讓環評法遇上礦業法,變成一隻無牙的老虎,而且讓環評法倒退不只20年。

騙局一:展限排除再做環評規定,亞泥新城山永續挖礦免環評

這次修法規定,過去未做環評的,面積大於2公頃、年產量大於5萬公噸者,需要補做環評。但這是「準用」環評法、不是「依」環評法規定做環評,也就是說,雖然依環評法的內容做環評,但不必依環評法的規定做。

例如,一個開發案是否該做環評,是依「應實施環評認定標準」來規範,現行第11條,只有新案的探礦、採礦符合一定規模才要做環評。這個認定標準目前正在修正,就算通過未來也只有當礦區提出「展限」時才要做環評。

而礦業法修正案連「展限要做環評」的規定都排除了。只要補做過環評的,「未來展限時不適用環評法相關規定」。這一來,亞泥新城山礦場雖然要補做環評,但不必停工,再繼續挖礦20年後,展限時也不必做環評了。

騙局二:小產量礦區只需提因應對策,沒有任何效用

而針對面積大於2公頃、年產量小於5萬公噸這類產量較少的礦區,則不必補做環評,蔡英文總統之前說,所有礦區都要補做環評的承諾算是跳票。不需做環評,只需「準用」環評法第28條提出境影響調查、分析,並提因應對策。

但因應對策並不會碰及通不通過、或許可是否要廢止的問題,也就是說不論審查結論如何,礦區的許可權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而經濟部礦務局發布的新聞稿指出:「補辦環評期間不停工,但若環評經審查認定不應開發,主管機關就會廢止礦業用地之核定。」這也是騙人的,因為礦業法修正案第58條之1新增以下這段話:

「礦業權者依第一項規定辦理原核定礦業用地之環境影響評估,其審查結論認有下列情事之一,且無替代方案可重新送審,主管機關應邀請相關機關、專家學者,現場勘查並經審查後,得廢止其礦業用地之核定:

一、對人民生命財產有重大不利之影響。

二、對保育類或珍貴稀有動植物之棲息生存有重大不利影響。

三、對環境品質有重大不利影響或顯著超過當地環境涵容能力。

礦業權者應依第一項第一款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結論內容或第二款中央環境保護主管機關核准之因應對策辦理。」

這段話翻成白話文的意思就是:原本上述那一二三點是環評法中不可退讓的原則,有些該補做環評的礦區,如果環評審查做出「不應開發」的結論時,就因為礦業法修正案第58條之 1……「得」廢止其礦業用地之核定,不是「應」,一字之差,就給了礦務局不必聽從環評審查結論的法律依據,而可自組專家團隊「複審」環評結論,要不要再許可,則由礦務局自己決定。

騙局三:駕空環評法的准駁權,讓環評法倒退20年

這也是這次修法最滋事體大的事,讓環評法倒退20年。1994年環評法實施前,環評規定就是散落在各個法規中,但因標準不一常造成困擾,有了環評法之後,環評審查才有統一的標準,礦業法修正等於又打回到20年前的原形。

行政院新聞稿指出,負責協調礦業法修正案的政務委員張景森表示,「這是把環境影響評估最後的許可權交回各部會。這個制度實施後,短期可能有適應問題,但將使各部會更主動關心所主管事務中的環境衝擊問題。」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則在記者會中說,「這是第一個把環評最後許可權交回各部會,其實這是其他各國的正常做法,但台灣過去體制上不是這樣進行的。」

環評的准駁權多年來爭議不休,這是一個嚴肅的議題,就算要修正也應該回到主戰場,擴大討論如何修環評法。而不是在其他法令排除環境准駁權,未來每個部會都有不同的環評規定,到時環評法就真不廢,也沒有存在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