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吹哨者條款打違法隔間?敗筆恐怕在地方政府

房市

專家認為,強拆違法隔間卻沒有配套,恐怕衍生社會問題。(照片來源/信傳媒資料)

老舊公寓違法隔間猖獗多年,地方政府始終狀況外。根據營建署統計,近五年全台未拆的違建不減反增10萬件,立委林俊憲更發現,新北、台中、台南、高雄等四都連轄內違法隔間數量都無法掌握;桃園市雖掌握82件,卻只裁罰14件,其餘僅要求限期改善處分,而台北市連自己裁罰多少件都說不清。

11月23日,新北市中和大火奪走9條人命,造成2人受傷,因出租套房涉嫌違法隔間,房東也被檢警追究責任。12月5日,台北市八德路一處民宅發生大火,造成1死1傷,也被質疑是木板隔間惹禍。

林俊憲8日召開記者會,指控違建亂象無法根除的主因是:地方政府即便掌握違建數,也無法得知內部情況,更遑論要在有限資源下,針對「違法密集隔間」案件進行拆除。

「我請教桃園市政府,他們有82件是違法隔間,其中,只裁罰了14件,限期改善的68件。台北市政府只提供78件屬於違法隔間,卻說不出裁罰幾件,或者,他們全都限期改善而已?其他四都的市政府手上完全沒有相關數字,也就是說根本無法掌握轄區內有多少違法密集隔間。」

對此,林俊憲喊出要參考《貪污治罪條例》第18條「檢舉人應予獎勵及保護」規定,對《建築法》提出修法,制定所謂「吹哨者條款」,將被檢舉人繳納的6萬到30萬元罰鍰,作為檢舉人(吹哨者)的獎勵金,一來貼補之後所產生的額外租屋成本,二來增加誘因,「因為(政府)沒有那種人力去尋找違法隔間散布在哪,其實很多案子,都要靠民眾幫忙,否則是沒有能力的。」

喊拆五年,違建不減反增10萬

事實上,地方政府對於拆除違建的無能為力,也可從量化數據看出端倪。即便近年不時有掃蕩違建聲浪傳出,但全台未拆違建卻逐年增加;根據營建署提供資料,2012年全台尚未拆除違建有56萬5869件,該數字之後逐年上升,到了2016年,數量已來到66萬7703件之多,增幅高達17.99%。

營建署建築管理組副組長欒中丕直言,地方政府受限於人力物力,在拆除違建上確實有其難處,因此,內政部也呼籲地方議會,能夠支持拆除違建相關預算,並加強審議自治條例中,關於強制拆除違建的收費標準,將費用轉嫁給違法房東。

此外,欒中丕也提到,在雙北市接連發生兩場大火後,建管處已於11月30日召開會議,要求地方政府在明年1月前底清查違建、提出拆除計畫,之後再由內政部管考,針對績效不如預期者,會適時揭露並加強督導。

不過,一名在大安區有20年經驗的房仲指出,地方政府不拆除違建其實都有原因,以台北市來說,其實市議會某德高望重的人士本身就曾是違建投資大戶,當然不可能擋自己財路,更別說要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最近可能會有壓力,但風頭一過,你看看還有沒有人要拆?」

強拆違建沒配套,社會問題恐地下化

「我比較擔心的是,政府要解決的,絕對不會只有違建問題,還有一些不得已的社會問題,」崔媽媽基金會法務組長曹筱筠則認為,政府立意雖值得肯定,但在實務上,會選擇承租密集違法隔間的房客,不少屬於高齡、低收入等族群,若政府在沒有配套的狀況下強制拆除,恐怕只會讓社會問題轉向地下發展,「原本他房租一個月只要兩三千元,你要他改租五六千的,他怎麼租得起?」

「吹哨跟報拆是兩碼子事,地方政府受限於人力物力,在拆除違建這件事情上,有一定程度無法執行,」對於強拆違建的後續成效,住商不動產企研室主任徐佳馨持保留態度,但也提醒後續可能引發的效應,「拆除違建,衝擊的是低端租屋市場,那些人在租屋選擇性上本來就少,容易被房東掐著脖子走,終究會回到比較差的條件租屋。」

徐佳馨進一步指出,近來一連串的紛擾,表面是違建問題,背後其實與台灣的低薪現象有關,她認為,民眾只有收入增加才可能租得起較好的房子,否則,只會形成一種「貧窮世襲」的現象,「錢賺得少,租金已經花掉大部分薪資,也沒錢進修提升自己,窮人家的小孩,連進修英文都有問題,結果就是一輩子無法翻身。」

違法隔間取締問題,在本質上被許多人視為無解,其實也是台灣的老問題,因為受限於地方自治,中央各種政策的「執行力」經過一番選票考量、利益糾葛後,往往雷聲大雨點小,被時間換得空間,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曾經天怒人怨的農舍問題不也是如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