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全會砲聲隆隆、立院黨團不甩中央 吳敦義出現「領導危機」?


國民黨全面在野後,面對民進黨政府強勢執政,似乎都只能被動防守而沒有主動作為,在黨主席吳敦義上任後也未見改善,基層的焦慮反映在最近國民黨一中全會上。(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國民黨全面在野後,面對民進黨政府強勢執政,似乎都只能被動防守而沒有主動作為,在黨主席吳敦義上任後也未見改善,基層的焦慮反映在最近國民黨一中全會上,中委頻頻砲轟黨中央與民意脫節,而國會中的藍委也開始與黨中央「分道揚鑣」的態勢,似乎都讓吳敦義開始面對領導危機。

中全會中委砲打中央,對領導階層充滿焦慮

國民黨9日召開第20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會中有不少中央委員炮打黨部。過去就曾針對王金平批評的候補中央委員王南寶則繼續批王,要求王金平請辭下台,同時也批評高層不團結,不要只會要基層團結。中委許慧琴更說,國民黨要學習民進黨在野時「把黑的說成白的,死的說成活的」,到處騙票的「野蠻精神」;還有中委曹爾忠認為,過去前立委邱毅攻擊在野黨能力強,應找回邱毅再任用。

候補中委陳政峯也直指,黨內不要以為成立一堆line群組就能抓到話語權,「整天早安、午安、晚安沒有用」,沉溺在自我想法卻與民意脫節,要積極向外拓展,搶在民進黨前提出政策主張才是正辦。

對於中委的批評,在台上聽講的主席吳敦義、副主席曾永權與郝龍斌的臉色不太好看,事後吳敦義只能說,國民黨擅長執政拚經濟,維持兩岸穩定,溫良恭儉讓是長年好習慣,在野後應維持態度,但該做的事要做,發揮監督力量當仁不讓。

黨中央領導失靈?藍委開始自行發揮

這些中委的發言,聽起來發洩成分居多,也多被私下評為「講幹話」,但這似乎也點出黨中央在面對民進黨執政時的強勢修法,甚至面對清算時,藍營展現的消極無力與缺乏話語權,都讓基層感到焦慮,甚至質疑吳敦義「領導中空」、「令不出黨中央」,這個情況更具體展現在國會修法時,黨團與黨中央意見發生分歧。

從近來一例一休再修、「促轉條例」,到這幾日的「公投法」修法,國民黨中央與黨團立委的立場不一致又再度檯面化。黨中央認為促轉是進一步清算、鬥爭國民黨,而公投法則可能被發動統獨公投等政治操作,站在希望對中國釋出善意的立場,希望黨團在立院一致反對,但這顯然與黨內不全盤接收黨意,而對民意趨向較為敏銳的青壯立委有所差異。

國民黨中央與黨團立委的立場明顯出現歧異,最突出的,就屬青壯派立委蔣萬安在一例一休獨力對抗民進黨立委的表現,以及表決支持民進黨團促轉平復司法條文的動作,讓他獲得大量關注與正面聲量,但也讓外界再度注意到國民黨中央與黨團立委,甚至黨團內部資深與青壯派藍委間的矛盾。

重大法案黨中央恐與民意脫節

黨中央與黨團歧異,讓黨團自主的態勢更為強烈。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上任後就固定參加立院黨團會議,但從一例一休、促轉與公投法以來,曾代表黨中央的意見越來越不被藍委接受,除了蔣萬安在會中公開講「要走自己的路」之外,上周曾在黨團會議中說明黨中央對「促轉條例」立場時,青壯藍委更直接離席,不願埋單,最後連黨團都決議開放立委自由投票,僅要求須登記發言。

會發生這樣情況,藍委不諱言,一則是民進黨團挾人數優勢,轉型正義又是民意趨勢,若黨中央只想翻盤,將繼續讓年輕一代背負包袱與罵名。而且,近來重要法案修法過程中,智庫與黨中央也仍未提供有利論述與研究,例如國民黨立委廖國棟在擔任黨團總召時,曾委託黨中央與智庫做研究,但是智庫始終未給完整研究支援,讓藍委依舊能量不足,吳敦義掌權後仍舊沒有戰略布局。

吳敦義接任主席後,黨中央與黨團仍磨合不良

不過,黨內高層則強調沒有發生過去前主席與黨團缺乏信任的狀況,該提供的支援都有給,但也意有所指表示,在野後的主戰場本來就在立法院,無法限制立委行動。

國民黨自2016年後首次經歷中央、國會「完全在野」,甚至地方執政也落為少數,黨內人士不諱言,現在自然「主戰場在立法院」,因此只能讓個別立委發揮,「如果個別立委想要舞台,黨中央也甘願扮演出氣筒,把不好的都推給黨中央」。

但黨中央人士說,即便國會黨團得以自主,整體的戰力與個別藍委政策監督與研究能量仍有待強化,未來黨中央要如何更有效發揮支援力量,會與黨團盡力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