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3季虧7.69億元 立委:國發基金投資昇陽恐成「慶富」翻版


在三合一投資案審議前夕,昇陽工會理事長張凱旗出面控訴,昇陽只用短短4天就把工會、不願轉班的勞工全部連根拔起。(攝影/徐珍翔)

「昇陽只用短短4天就把工會、不願轉班的勞工全部連根拔起。」回想起11月20日發生的事情,昇陽工會理事長張凱旗仍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4天前我們才接到回函,說如果涉及大量解雇,會主動跟工會協商,結果我們20日就接到通知,回公司繳交識別證、內務櫃鑰匙、停車證,一共53人。」

昇陽、新日光、昱晶籌組太陽能大聯盟,申請國發基金投入上看50億元的資金,預計13日審查。不過,就在11日上午,立法委員林為洲召開記者會,批評3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共虧損54.46億元,且嚴重漠視勞工權益,「我們質疑,國發基金是要丟到大海嗎?還是政策扭曲?」

據了解,昇陽生產線原本採「做二休二」(上班兩天休息兩天),每天工時12小時,由於中途生產線必須維持運作,每當有人休息用餐,其他人就得遞補,工作量因此加倍;根據張凱旗的說法,該公司早在去年8月便開始試探工時從「做二休二」增加到「做四休二」的可能性,直到今年3月才付諸行動。

「今年3月,公司再次調查,同時發出一封信,告知員工如果不願轉班,可能會在今年第三季予以資遣。當時有部分同仁,基於家庭、經濟因素,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簽署同意。結果後來發現根本沒有第三季資遣這事,就感覺受騙了。」

在身邊瀰漫著一股委屈的氛圍下,張凱旗在今年5月籌組工會,一口氣收到60多份要求主持公道的委託書,便依此與公司展開協商並寄出存證信函,「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都有問題,如果真的資遣,那是脅迫。就算沒有資遣也是詐欺,我想問,這種用脅迫或詐欺方式簽定的勞動變更契約,真的可以成立嗎?」

10月27日一場惡火,燒出資方真面目

在當時的協商尚未獲得回應,10月27日的一場惡火卻燒出了資方真面目。當時,昇陽發言人吳幸元對外的說法是:由於新竹廠一期廠房太陽能產線需要半年以上的復工時間,11月初便徵詢受影響的100多名員工「是否接受轉調至模組廠工作」,其中80多人因為不接受轉調安排,依法進行資遣。

在勞工的眼中,看見的事實又是如何?「火災發生後,公司又開始調查同仁從做二休二變成做四休二的意願,多數人還是不願意。」張凱旗說,身為工會理事長,自己在11月收到風聲「公司可能資遣不願轉班的人」,於是馬上發函給公司要求勞資協商,16日獲得回應:「資遣計畫都還在評估中,若涉及大量解雇勞工,會主動與工會協商,因此目前沒有必要。」

「昇陽只用短短4天就把工會、不願轉班的勞工全部連根拔起。」張凱旗說,包含自己在內一共53人,20日都收到通知,被要求回公司繳交識別證、內務櫃鑰匙、停車證,直接宣布資遣,「為了逃避法規,公司的資遣一共分三梯次進行,後面還有陸續被電話通知回去的,最後是83人。」

親身經歷讓張凱旗忍不住想對政府提問:「賴院長要求我們工會跟公司協商,這真的有辦法達到協商的作用嗎?」

陪同召開記者會的前新竹縣議員高偉凱則說,政府一直宣稱只要有勞資協商就可以放寬工時限制,但如今昇陽的狀況正好反映了台灣勞資實力懸殊的狀況,「勞資協商常常就是資方說了算,那個要能夠不同意的才叫勞資協商,如果不同意就會丟工作,那不叫勞資協商。」

3家公司1年不到虧54億,立委憂慶富案翻版

除了勞資爭議,林為洲也批評昇陽、新日光、昱晶的財務狀況不穩,國發基金根本不應該投資,因為資本額不過37億元的昇陽今年前三季已累積虧損7.69億元,52億元資本額的昱晶今年前三季虧損11.1億元,資本額101億元的新日光,雖然身為合併後的存續公司,前三季也虧損35.67億元之多,「全部都是1年不到虧掉五分之一,3家公司加起來虧損了54.46億元。」

因此,林為洲質疑,若國發基金執意投資,恐怕會成為慶富案翻版,「大家想想慶富案,當時為了國艦國造,就隨便找了一家公司,明知道資本額不大,財務也不是很好,結果還是讓它得標,銀行聯貸,最後全民受累,一起背負幾百億元。」

明天,昇陽將和被資遣勞工再次展開糾紛調解。後天,國發基金將審議昇陽、新日光、昱晶的投資案。結果如何,大家都在等著看。

張凱旗拿出昇陽要求勞工填寫的問券,證明並非如發言人所言為單純的轉調。(攝影/記者徐珍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