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和工商大老吃早餐 勞工在外冒雨抗勞基法政策殺人


過勞受害者家屬在記者會現場發聲,淚訴雇主對過勞案例不聞不問。(攝影/薛如真)

今天(12日)早上,台北的天空下著大雨,當行政院長賴清德在花園飯店和工商團體吃著早餐的同時,一群勞工在立法院外、冒著雨表達對《勞基法》修惡的不滿。

雖賴院長在早餐會上工商代表喊話,希望資方能效法公務機關,為廣大勞工朋友加薪、提高起薪,以提升台灣整體的勞動條件。但在加薪之前,勞工健康最基本的保障勞動工時卻不斷放寬,讓勞工團體質疑,最基本的過勞問題都不改善,加薪也只會口頭呼籲,根本是「政策殺人」。

政策殺人,就過勞死卻被判為普通死亡?

「政府要給中小企業活路走,那誰給勞工活路?」今日工傷協會、人民民主陣線、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等單位在立法院外集體抗議《勞基法》修正將勞工的命都修掉。一位呂太太現身說法,直指先生就是台灣險惡勞動環境下的犧牲品。

呂太太表示,先生呂智偉是山隆貨運的司機,過去每天除了表定的工時外,在出車前還要協助理貨,這些工時卻都被隱藏起來,導致丈夫早上四點出門、半夜才回家。在極度過勞的情況下,先生3月在送貨途中昏迷,住進醫院幾個月就過世。呂太太悲痛地說,先生就是死在過勞下,從丈夫過世半年以來,至今無論是勞動部還是雇主卻都沒有表示。

工傷協會專員賀光卍說到,處理過勞有三步驟:認定、受害者及家屬照顧、以及污名化澄清。從最基本的過勞認定來說,目前過勞認定須向勞檢署舉證,但勞工最大的困難點便是無法舉證,勞檢署查雇主時雇主也多拿出不符實情的「假合理工時」,導致家屬求助無道。呂太太表示,第一次勞檢署來要工時時,自己在加護病房照顧先生,根本無暇應付,結果勞檢署竟直接不採證,先生過世後認定為普通死亡,讓一家老小現在根本無法生活。

也因為第一步的舉證都有困難,讓後續的受害者照顧更是難上加難。一位十年前因為勞災、至今已無工作能力的郭先生也說「我們不是要一命抵一命,只是希望討一個公道,並繼續生活下去」。

罰鍰不夠力,民團要過勞刑責化

「藍綠共業,最後卻要勞工來承擔?」工傷協會專員劉念雲直批,自12月4日《勞基法》修正送出委員會後,為期一個月的政黨協商期至今已過一週,卻不見各黨團立委動作,劉念雲憤怒提到現在各界都把焦點放在蔡英文與賴清德兩人身上,但目前的重點在於立法院,呼籲各界一同將眼光放到立法院監督。

此外,對於《勞基法》對過勞規定的不足,勞動部長林美珠強調勞動部在《職業安全法》上對過勞問題有預防條款在,會要求企業界遵守。不過工傷協會秘書長楊國楨怒批,目前《職安法》對於導致過勞的企業的處分仍只停留在罰鍰,直言罰個幾萬對企業根本是隔靴搔癢,因此楊國楨要求應「將過勞入刑」,課以刑責、提高罰鍰金額。

企業讓勞工過勞,後果還是勞工擔

「預防法規都還沒做好,後面的勞動程序上怎麼修都無法彌補。」楊國楨強調,目前《勞基法》大幅給企業彈性,未來台灣「過勞之島」的情況更加惡化,過勞職災的補助金也是所有納稅人要承擔社會成本,雇主卻能兩手一攤不管,批評賴清德是殺人政策換選票。

陳學聖承諾,會在本會期結束前提案。(攝影/薛如真)

在記者會最後,國民黨立委陳學聖來到現場承諾,在本會期結束前,即使國民黨團沒有提案,他個人也承諾一定會出面提案,為勞工朋友發聲,有了陳學聖的保證,劉念雲表示會繼續監督各政黨,是否有兌現開出的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