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比手機還有用 地方上的救災、產銷、知識串聯少不了它


台灣每年都會受到颱風的侵襲,造成災情時,雖然人人都有手機,但建立部落發布系統才能更迅速、確實的掌握救災情報。(圖片來源/Flickr@總統府)

從蒜頭銀行、幫助彰化花壇颱風受災的柚子落果、烏來救災、台東救災、台南運送地震後的家具與大型物資、幫忙信義鄉的阿邦賣高麗菜、金山鄉救災,我發現一件事情。許多部落雖然人人都有手機,卻鮮少認真建立發布系統。

建立聯絡系統有助救災等情報流通

以台東為例,台東在八八風災受災時當地居民就建立聯絡系統,這讓物資的需求情報流通變快,物資募集更符合現場需求。即便災難的緊急狀況消失,發布系統漸變成一個有經驗的互助系統。去年台東又受到颱風侵害,好人會館在台東成立五個家具輸送站。分別由檳榔攤老闆娘、農村媽媽擔任聯絡人,他們很快就加入好人會館社群,同時建立當地的群組,這讓物資輸送變得極有效率。這個社群也變成其他運動、知識交換或產銷情報的系統。

台南地震的受災戶、金山受災戶也一樣。

但是雲林、嘉義、台南的蒜頭農民,花壇的柚子農民、烏來四個部落、發祥村高麗菜農則沒有這樣做。以至於區域性狀況發生時,農民與村民經常是個別的面對問題,沒有辦法形成集體的力量相互合作或擴大尋求外部幫忙的能力。

部落發布系統其實也是自媒體的一種運用

第一、是居民建立成發布鄉村或部落系統的核心。

第二、擴大將在外工作與讀書的子女納入。

第三、曾經幫助過部落的人、團體或組織。

第四、曾經到過部落旅行的人。

第五、相關的政府部門工作人員。

從點到網,提升社會運作效能

第一、二點,這兩個基礎足以將小規模生產的地瓜、玉米、水果透過團購與互助行動進行銷售。同時由於返鄉幫忙收成,逆向就成了輸送系統。這是有效能、反應快速的發布系統與互助工具。也會減低價格崩盤時的賣壓,減緩農產品因為爆產而形成農民傷害。

第三、四點,就是當部落或農村產生狀況時,有經驗的行動者也是最有機會再次採取行動的人。其中包括情報的輸送、交換,物資或救援的緊急需求。技術、運送、資金、市場情報的供應等功能。

最後就是關於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的部分,好人運動的互助行動已經由緊急的救援,往前發展成預購助農以及投資生產,有了很好的運作經驗。需要部落或鄉村提早加以運用。提早運用就必須依賴資訊的提早流通,以便有時間形成互助系統。這對建立社區支持農業、城鄉互助系統都很重要。

現在許多傳播科系的畢業生正可以為台灣鄉村部落建立這樣的發布系統,提升社會的運作效能。現在好人會館在幫屏東大埔賣高經濟價值的白玉蘿蔔,南投炭烤龍眼乾都是這樣運作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