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減煤?台電明年購煤突破3千萬公噸、預算大增150億

環保議題

台中火力發電廠。(照片來源 / 台中市政府提供)

立法院13日審查台電預算,發現台電明年的生煤預估購買量有增無減,不但突破3000萬公噸大關,費用也大增150億元左右。國民黨立委江啟臣等人雖提案刪減兩成,最後仍被民進黨以人力優勢改為「凍結」一成,之後憑書面報告即可解凍。

江啟臣指出,台電燃煤預估購買量在2016年為2820萬公噸,2017年增加至2903萬公噸,2018年更一舉突破3000萬公噸大關,來到3080萬公噸之多,相關預算也從2016年的640億元一路漲到明年的778億元,質疑政府的減煤聲明是「說一套做一套」,強調自己會在二讀階段透過黨團提案方式再提刪減台電購煤預算案。

明年購煤量以及預算都大增

此外,由於台電的火力發電規費預算也增列25億元,年增67%。立委張麗善認為,政府若非打算增加火力發電量,何必增加規費預算,「規費是什麼?就是每一度發電,一定要提供一定比例的再生能源基金,這就是規費。」

燃燒生煤除了造成空氣汙染,張麗善也質疑台中火力發電廠的煤灰填海工程未經過環評、可行性研究,恐危害民眾健康,是恣意妄為的做法,「他們(台電)只跟我們說,因為在台中港區內,所以不適用環保法規的相關規定跟程序。」

對此,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執行長楊澤民向《信傳媒》記者表示,中火因為自己附近的灰塘已被填滿,在2010年便透過經濟部向環保署申請「把煤灰丟到我們彰化濱海工業區的線西區來填」,在環保團體要求下,當年雖有過一場政策環評的討論,卻無力扭轉乾坤。

國際沒人用煤灰填海造陸,唯獨台灣

「那時候,針對香港、新加坡、丹麥、日本、美國等有填海造陸經驗的國家,我們邀請專家來台討論『安定化事業廢棄物』的填海造陸,在結束前,我對所有國外專家提了一個問題:你們國家有沒有用過燃煤發電廠的煤灰去填海造陸,一個一個都說沒有。」

楊澤民說,前環保署長沈世宏曾親口說出,台灣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在2016年會達到飽和,因此一直努力推填海造島、填海造陸,可惜不得其法,「2010年的那一場讓政府完全破功,因為台灣要面對的是大量煤灰爐渣,都是些有毒、含重金屬的東西。」

他進一步指出,美國近年公布一項「類似燃煤的殘餘物要如何填埋」的辦法,其中有三種狀況屬於禁止填埋。首先,濕地不可填埋。第二種,和地下水層過於靠近的地方不可填埋。最後一種是,地震敏感區不能未經審議就填埋。

「所以,彰濱工業區不應該就這樣填埋啊!」楊澤民越說越激動,直言彰濱工業區本來就屬於濕地,且底下就是地下水源,更遑論台灣本身就處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你想想,地底下只有那一層薄薄的塑膠片隔開,如果一場地震把它扯裂,那要怎麼挖起來?」

牡蠣瘦巴巴的,體內汙染濃度可達千倍

至於環保署給出「工業局定期檢測未發現異常」的說法,楊澤民也不以為然,他認為,接受委託的工程顧問公司只做監測並不足以釋疑,因為台灣所採用的毒性特性溶出程序(TCLP)已漸漸被國際捨棄;根據美國的做法,必須蒐集底下的滲濾液,一旦濃度過高還得抽出來過濾,「台灣沒有蒐集底下的滲濾液,你監測有什麼用,沒有蒐集,都滲透下去了嘛。」

「沒有蒐集滲透液,就等於排到開放海域,當然一時間會被稀釋掉很多,監測看起來沒事,但是生物會受影響。因為魚貝類會不斷吸收、凝聚,濃度甚至可以到幾千倍,是會長期累積的。以前那邊牡蠣八、九個月可以收成,現在一年多還是空殼、瘦巴巴的,那人類吃了也排不出去。」

對於中火造成的空汙、煤灰填埋等問題,楊澤民忍不住要向政府提問:「我們(中南部居民)難道是二級公民嗎?還是說我們不是人類?」強調政府不要只在口頭喊著共體時艱,真有誠意就應該將環保署南遷,政院也南遷,「不要在北部呼吸著健康空氣,不用吃重金屬食物,然後在那邊要我們中南部繼續受苦,讓我們的後代繼續受影響,這是很不人道的,很殘忍。」

不過,對於減煤一事,經濟部長沈榮津也有話要說。

他強調,當下各電力系統新增、除役機組交替的排程吃緊,雖能理解台中、高雄市政府在地方鄉親的壓力下要求減量,但「電是大家要用喔」,應該一起面對,以嚴肅的態度來看待,「我一直希望同理心,鄉親的感受我們都理解,台電會努力、窮盡一切,怎麼減,台電會再全面檢討,但要給台電時間,整個大系統不是說減煤就減煤。」

台電購煤預算2018年達到778億元。(攝影 / 記者徐珍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