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個台北警察之後........

社會議題

以前當警察好處最多的地方就是台北,現在卻是壓力最大的地方。(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最近有兩個警察不幸喪生。兩個都租房子住,一個不幸被火警燒死,另一個病死在租屋裡。

好人會館經常有警察幫忙,因此我對這件事情超有感觸。

事情是這樣的。

在台北當警察是苦差事

以前當警察有很多好處,而好處最多的地方就是台北。因此台北人當警察的都想回台北,其他地方當警察的更是不如到台北。

而今這種情形不復再見。台北當警察是一件苦差事,福利一樣但在台北勤務更多,壓力更大。因此台北人不願意當警察,就算當警察也不願意留在台北。

好人會館為了幫助農民賣崩盤蔬菜,經常不給政府面子到處賣菜,吆喝大家採取行動幫助農民。許多警察偷偷買菜,前來告發的態度和藹,甚至有還有警察派出所呼朋引伴響應助農。

警察常私下掏腰包助農民

我認識很多個警察,分布不同派出所。

方駿是高雄人,大學畢業後投身警察特考。這位從南部上來的警察對南部人的看法特別感同身受,廢油事件時他自己掏腰包買廢油家事皂,偷偷送進派出所洗手間給大家用。每次放假必來好人會館買農產品當伴手禮。

小張是松山的警官,他在路邊與我們「相遇」,沒開罰單不打緊,隨後訂了六箱高麗菜給同事們放假時帶回家。他的年輕同事大都住寢室,是外地來的年輕人,甚至有人家裡就是種菜的。

王SIR是保安大隊的,他的駐區在陽明大學旁邊。他在香蕉崩盤時和同事兩人當組頭,一口氣訂了十箱各三十斤的香蕉,也就是三百斤,分贈給學弟們。

還有小李他總是在好人會館唱空城時加強巡邏。

出外打拚難安身立命

這幾個警察都有相同的特性,來自鄉下、住在寢室。勤務時間長,壓力大。即使結婚,家裡也放在南部。

這些年輕警察跟早期的警察很不相同,對人民有較深的理解,知道國家社會在動盪之中,社會看法分歧。他們自身也有很多壓力,人生地不熟,動輒挨告被檢舉,不知道來者是狼抑或是虎。缺乏從小到大同學夥伴朋友。從來不認為自己會在台北安身立命。

兩位警察並非在執勤中殉職,但是透露出年輕人隻身在台北打拼的真實。

這樣的情況一樣發生在護士、貨運業的轉運手、宅配業者、手搖杯的年輕妹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