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過失去刑化糾紛就會消失?王明鉅:根本問題是過勞!

醫療政策

醫病之間天天上演互告戲碼,王明鉅指出,根本原因其實是醫護過勞。(圖片來源/Pixabay)

「說實在的,沒有人喜歡被告,也沒有人蓄意去告人,但病患心中有怨,醫生心中有苦,現在卻都沒了出口。」《醫療法》第82條修正案日前黨團協商通過,將付二讀。修正條文中明訂,醫師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顯然」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醫療事故者,負刑事責任,若未顯然逾越,僅需付損害賠償責任,也就是民事責任。不過對於「顯然」的定義不清,也被許多專家學者詬病。

《醫療法》的修正,讓許多醫師和醫療機構都豎起大拇指,醫生們直呼終於可以不用每天害怕被告,醫療機構也因不用處理麻煩的刑事訴訟欣喜。但這項修正真的可以讓台灣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都消失嗎?還是只是躲到暗處、伺機而動?

王明鉅:不該剝奪訴訟權

「難道因為痛恨被告,就可以築起高牆嗎?」對於《醫療法》82條的修正方向,曾任台大醫院副院長、現為台大醫學院麻醉科教授的王明鉅說出他的肺腑之言。王明鉅指出,在現行的體制下,的確許多醫師捲入醫療糾紛,自己也處理過上百件醫療糾紛,但現在《醫療法》的修正方向根本沒辦法解決問題。

王明鉅說明,雖然現況之下醫師常被告,但深究實際案例,根本沒幾件告得成功,司法體系下法官也理解醫師執行醫療行為時的困境,對於醫師已說是非常寬容。但王明鉅認為,醫師有無奈沒錯,但法律仍要保障人民的訴訟權。且就目前的修改方向,人民依然能夠刑事提告,只是很難告得贏,讓病患或家屬有苦說不出。

王明鉅表示,其實現行的法律對醫師沒有不公平的地方,他也能體會基層醫師的難處,根本的大問題其實在於環境,但沒有人願意出面解決。

別捨本逐末!過勞才是罪魁禍首

「讓醫師一個小時只看一個病患、好好溝通討論當然很難有糾紛,但現在醫師一小時要看2、30個病患,誰有心情一個一個慢慢耗?」王明鉅直指,醫師動不動接到訴訟書,最根本的問題是「過勞」。

在目前的醫護血汗工作環境中,醫師不適用《勞基法》、排班時間長,健保制度下病患時不時就往大醫院跑、小感冒也掛急診,讓許多醫師無暇對於每一位病患好好說明病況、處理上也非常緊湊。王明鉅指出,許多人常將進步國家的標準套在台灣身上,但根本不適用在這群身處血汗環境的醫師身上。過勞之下就容易出錯,即使沒出錯也容易給病患一種「醫生高高在上」、「醫生常不耐煩」的景象。

「其實會想告人,往往是因為不理解。」王明鉅認為,人民會想進入訴訟程序,大多是因為不理解、希望有人做個裁決,而政府該做的,是降低病人的怨氣,而不是捨本逐末,抽掉訴訟權。

林靜儀:別再拿西方國家當例子

王明鉅指出,根本方法應解決醫界過勞問題,但目前無論是衛福部、還是其他政府單位,沒人敢動健保體系。既然如此,短期來說也應思量該如何讓人民如何透過「非訴訟程序」,來理解醫師的作法。王明鉅也提供他認為可行的做法,例如提高告訴成本,讓人民第一時間不要直接以法律途徑;抑或建立補償管道,作為給病患的替代方案。

對此,衛福部次長薛瑞元在媒體上回應,醫事司目前正草擬《醫事爭議處理法》,包含關懷溝通、調解、除錯機制三大面向。但也讓許多民團抗議,衛福部將最重要的補償機制抽掉,將導致更多糾紛。

而大力推動修法的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對於補償機制的問題也提出見解。林靜儀指出,許多人在談論醫療賠償制度時常以北歐等等西方國家作為例子,但是林靜儀認為,醫療賠償必須建立在「分級醫療」制度完善的情況下,民眾的醫療代價高昂,才可以一概而論。以目前台灣現況來說,民眾只需以一張100元鈔票的掛號費就可以看診的情況下,醫師在健保體制下給付低廉,醫師的醫療處置廉價,萬一有了過失,卻要醫師全部負擔,對負擔救人職責的醫師來說相當不公。

《醫療法》修正後法界、醫界、民間端討論不休,除去刑化的問題外,還有許多爭議正在萌芽,後續還有待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