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會、稅改與一例一休修法粗暴推動 為何在野黨都無力招架?

立法院

為了明年2月水利會改選前完成修法,以及稅改上路,民進黨團在院會強勢將農田水利會、稅改相關法案逕付二讀(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為了趕在明年2月水利會改選前完成修法,還有要讓稅改上路,民進黨團15日在立法院院會強勢將農田水利會、稅改相關法案逕付二讀,讓原本應在委員會中討論,並與官員詢答的初審程序略過,也讓民進黨占優勢的國會被批評是「行政院立法局」、「蔡總統的橡皮圖章」。

農田水利會利益牽涉複雜,國民黨執政時代也打算將水利會改制,因遭遇反彈而不了了之,民進黨在陳水扁總統時代將水利會改為現行的會員直選制,現在民進黨又要改為官派,藍綠顯然對此各有盤算,但以強勢作為在立法院跳過應有的審查程序,讓民進黨始終主張的「委員會中心主義」訴求被嚴重破壞。

為了趕進度,不惜粗暴通過法案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從水利會與稅改修法的時程來看,「15日都是底線」,負責排審稅改的國民黨召委費鴻泰揚言,「這會期不會給你們過」,綠營在無法期待藍營善意的情況下,只好強勢抽出法案逕付二讀。

民進黨團甚至以表決方式,通過「僅限討論」民進黨團的提案,以及過去對預算提案採取表決通過民進黨團提案後,就不再討論在野黨提案的方式,讓在野黨「案海戰術」無用武之地,卻也因為自行詮釋議事規則而招致更多爭議。

剝奪在野立委提案權,王金平也批評不可

剝奪在野黨提案權,強勢護航行政院版法案的方法,連過去被罵「藍皮綠骨」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也出面批評,自立法院長蘇嘉全以下,民進黨的做法已傷害立法權,未來後遺症將很嚴重。

15日的議事手段不是特例,其實民進黨在面對重大爭議法案時,明顯在議事程序處理上過於粗暴,只要在野黨強力杯葛反彈,即以席次優勢排除,甚至以存有爭議的方式詮釋議事規則完成修法。國民黨執政時尚未在發生架離立委情事,卻在民進黨時代創下首例。

從一例一休修法開始,到前瞻建設特別條例與預算,綠軍面對在野黨以大量提案、權宜詢問、程序發言等各種議事運作行拖延戰術之時,往往不經協商溝通,就在時間壓力下以將法案直接交付協商,並迅速表決通過,結果就是草案一字不改,在缺乏公開辯論、官員詢答程序下,留下更多爭論。

因為爭議大,在野黨才以大動作杯葛拖延,這也代表應該有充分的討論及思考,強勢修法除了暴露執政黨在推動政策時的一意孤行,也讓社會的爭議與反彈越來越強,包括勞基法再修法就是相當明顯的例子。

國民黨內仍一團亂,吳敦義竟也帶頭「扯後腿」?

然而,擁有超過國會1/4席次的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的表現也有失格之處。從水利會改制修法開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難得大動作宣示反對,還說藍委「要有夜宿議場準備」。但也提前向綠營示警,使其以大動作反制,在前一天就排班占領議場,結果被批「洩漏軍機」,讓藍委無力施展,草案被逕付二讀。

有藍委抱怨,黨中央根本未與黨團溝通,「大家看報才知道」黨主席的宣示,才會在議場一敗塗地。還有人戲稱,吳敦義根本是「下令民進黨夜宿議場」,幫民進黨通過法案。

被批評是打亂立院黨團節奏,讓藍委想阻擋也難以出手的吳敦義,卻說他沒有講是哪一天,還說自己是在中常會說的,當時黨團總召也在場,怎麼會讓大家看報才知道,「而且只要有事,就是由總召與書記長調動,身為黨主席怎麼可能說「你今天要夜宿」,這是不可能的。

也有藍委說,黨籍立委各自為政,甚至多以選區為重,沒有興趣參與議事攻防,又缺乏一個有力的指揮系統,在需要團體作戰的場合,被綠營輕鬆擊潰;加上最上層的黨中央缺乏戰略思考,不理解議事運作,最後就落得今天局面。

如同藍營黨團人士所說,國民黨還是習於「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黨中央與黨團顯然在溝通上仍有問題,出事後互推責任,吳敦義上任後還是沒有改善,國民黨在議事上玩不過民進黨,在議題上又無法有效取得話語權,未來可能的情況就是讓時代力量這樣的在野黨更加壯大,國民黨繼續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