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教育學校越開越多 實驗快要變常態?

教育議題

自2014年《實驗教育三法》施行以來,台灣的實驗教育學校數量大增,但最近頗知名的人文國民中小學卻爆出經營權爭議。(圖片來源/ 教育部)

森林小學、生態中小學這些被視為先進教育體系的實驗教育學校到底可不可行?

今日(18日)立法院續審《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以及《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等被稱為實驗三法的修正草案。

先前宜蘭縣的人文國中小爆出不法爭議,宜蘭縣政府決定和推動當地實驗教育的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中止合約,造成大批學生以及學生家長北上抗議,主張重訂契約,以維護學生受教權。不過,除了實驗教育學校恐淪為地方選票操作外,可能還藏有其他的未爆彈。

各縣市比例不一?原住民重點學校不計入

在《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修正草案中,討論聲量最大的當屬第23條,將放寬各縣市公立學校辦理實驗學校的總數上限從現行的10%提高至三分之一,但由於爭議過大,現調整為調高至15%。

根據先前全教總所提供的資料,目前全國公立學校轉型為實驗教育學校的比例不到3%,其中僅宜蘭縣與台東縣達到10%的上限門檻。事實上,根據現行條文,各縣市的實驗教育學校不得超過5%,但「特殊情況」下可依中央主管機關教育部審查通過後放寬。

但什麼是特殊情況?原住民地區和偏鄉地區是否也在此限?今教委會審查給出了解答。民進黨立委吳思瑤表示,若上限包含原住民地區,恐怕得調高至40%才符合實況。根據最新的審查結果,未來15%上限規範不包含原住民重點學校,而偏鄉地區須待教育部完成偏鄉分級審查再議。不過,國民黨立委蔣乃辛認為,「實驗」教育的定義就是實驗階段,認為仍放寬過多,要求再送黨團協商。國民黨立委陳學聖也擔心,過度放寬實驗學校,將成就新的一批明星學校。

鍾佳濱:先檢討體制內學校

雖放寬實驗教育比例與否立法委員們各有想法,但不一而同的是,朝野皆同意實驗教育的比例一再需要調高,代表教育部以及各相關單位應重新檢視體制內學校的問題。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強調,為實驗教育訂個天花板比例上限,但實驗學校一家一家地開、頻頻進逼標準,也證明了現行許多學生與家長對體制內學校有所不滿,應先思考如何讓體制內學校更好。

為了讓實驗學校的實驗性質能夠彈性,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實驗規範可以排除《國民教育法》、《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教師法》、《高級中等教育法》、《特殊教育法》、《私立學校法》及相關法規的規定,現在也研擬要擴大至大專院校,預計接受實驗教育的孩子會越來越多,更需要審慎評估。

陳學聖及蔣乃辛同樣同意需檢討體制內學校,但陳學聖也提及,自己原先也贊成應讓實驗教育自由發展,但現在卻持保留態度,希望在調高前應先解決包含實驗教育學校是否能挑學生、教師權益如何保障等等問題。全教總也擔心,目前針對實驗教育的實施成效、學校課程、教師任用、縣市政府控管能力等教育部都還沒拿出評估報告,現在就要貿然放寬過於冒險。

不過,吳思瑤仍強調,教育的本質在於學生,選擇就讀實驗教育學校是學生的選擇權之一,不應有過多的限制,呼籲各界不要再用傳統思維綁住台灣實驗教育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