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媽內心話 江湖跑很久的陳菊出新書義助劉世芳

政治人物

陳菊出新書,揭露許多政壇秘辛,但真的是為了要挽救劉世芳(右一)的選情嗎?(圖片來源/陳菊Facebook粉絲頁)

高雄市長陳菊的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還未上市,今天(19日)《聯合報》拔得頭籌,以「類獨家」方式率先披露部分內容,在高雄市長初選緊鑼密鼓階段,許多媒體認為陳菊的新書將對初選投下變數,亦紛紛以此為主題,顯示新書的出版,不能說沒有為了選舉因素。

劉世芳選情混沌,陳菊出手揭祕

陳菊選擇在卸任前一年就提早出書,那麼未來一年的工作,她要怎麼補?還是卸任後才補個「後記」,只是現在已經印好的新書,就顯得不夠完整。這本由《天下》出版的書,內容相當豐富,更有很多鮮為人知的秘辛,確實值得一探,然而這本號稱陳菊50年來的首本自傳,當然也是一家之言,是從陳菊的自身觀點與經歷述說。

只是,《聯合報》擷取的片段,包括辭勞委會主委,電視跑馬燈出現「請辭」;到2006年高雄市長初選慘烈,讓自己價值崩潰;還有2010年五都選舉,與楊秋興「兄弟翻臉」無情等幾段。

聯合報也提到,「近一年來被政界及名嘴形容為『臉上已盡是看破政壇紛擾的大度及笑容』,陳菊任內最後一年心境看似楚天闊,實則因民進黨內下屆高雄市長初選競爭激烈,初選前的沉沉暮靄讓她不得不出手揭秘辛」。

聯合報指出,「在激烈的綠營市長初選中,劉世芳接棒的路多艱。嘗盡政治滋味的花媽決定放手一搏,這回出書,頗有一吐胸中塊壘之慨,也有義助劉世芳的用意在。過往的恩怨裡,有著民調正當紅的陳其邁、謝系的管碧玲,還有曾棄她而去的楊秋興,就讓這些是非揭櫫枱面,也讓港都的政治能走上菊姐期待的方向」。

陳哲男挺楊秋興,陳其邁支持陳菊

陳菊在書裡提到被請辭勞委會主委,「江湖我們也是跑很久,當然看得出來有人放話。」陳菊表示,直到現在仍不懂,「這是場政治內鬥,或只是陰錯陽差?」

「江湖」、「政治內鬥」,很是似曾相似。今年8月,中油董事長陳金德因為「815大停電」下台,就曾說過「政治鬥爭看多了」;只是,為什麼離開一個職位,都與政治鬥爭有關?再者,把擔任公職、為民服務,以「跑江湖」的字眼來形容?或許這與民進黨的革命性格有關。

另外,陳菊頗為在意與楊秋興的兄弟翻臉無情。她說,2010年高雄縣市合併升格後的首次選舉,面臨曾為同派系的楊秋興挑戰,因為楊當時是前高雄縣長,楊退黨參選後,陳其邁父親陳哲男選擇挺楊,陳菊大嘆「在關鍵時刻,人人都成為政治精算師」。

不過,不知陳菊新書是否有提到,即使陳哲男、陳哲男之女陳書芸挺楊,但當時是民進黨中執委的陳其邁,發表「不認同楊秋興、全力支持陳菊」的聲明;2014年陳菊連任之戰,陳其邁仍然支持陳菊,痛批楊秋興加入國民黨的行徑是「政治變色龍,不會有好下場」。

趙天麟:老政治與派系爭鬥與市民無關

《天下》則是在新聞露出幾小時後,也在官網披露部分內容,但是焦點集中在陳菊與賴清德的關係。此外,包括2008年時民進黨選舉大敗,聲勢跌落谷底,陳菊沒有接下黨主席,是自承剛從「市長當選無效」官司泥淖中脫身,又面臨2009年高雄世運的挑戰,無能為力。

陳菊在書中提到,她是在「九人小組」時勸進賴清德接下行政院長。她也透露,總統與閣揆應該要像跳探戈一般,雙方相互配合,「總統就是想找一個跟她不同的人,這樣的合作才能讓彼此都有加分」。

民進黨立委趙天麟對花媽的新書表示,派系的爭鬥或是兄弟的鬩牆,一定很令人傷神,都已經4千天了,陳菊心裡還是很在意。趙天麟說,但這與市民毫無關係,市民在意的是高雄未來的發展,希望年輕一代可以讓高雄走出過去老政治或是傳統的派系爭鬥,畢竟這些文化對市民沒有幫助。

民進黨立委吳思瑤說,陳菊是非常有溫度的從政者,社會應該尊重她個人對於自己人生有話語權,相信陳菊對於黨內同志的很多協助,在書中有很多著墨,因此不必要擴大陳菊書中部分從政的負面經驗,更不需要與2018選舉劃上等號。

但在書中被點名、又有意角逐下屆高雄市長的「當事人」管碧玲,今天則在臉書寫下「12年無法撫平傷痛,怒火中張冠李戴,菊姐要再劃幾刀?就請發洩吧!菊姐的發洩,高雄的痊癒,她願意承擔。2018不應該是延長賽,世芳姐應該獨立站出來,這一仗,千不該萬不該的,就是不應該變成菊姐的延長賽。唯有菊姐放手,世芳獨立,高雄才能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