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勞動部互踢皮球!私校教師鐘點費、年終獎金不翼而飛

教育議題

台灣私教工會指出許多私校任意扣減教師年終獎金,批評教育部失職。(攝影/薛如真)

台灣的少子化現象嚴重,據內政部的統計,今年截至11月全國新生兒人數僅約17萬7千人,估算下來今年恐跌破20萬人次大關,成為自2006年以來的第二低。在少子化浪潮之下,教育產業首當其衝,不少大專院校新生人數不斷下跌,讓校方不得不努力開源節流。不過,能因此就要求教師一同「共體時艱」嗎?

即使同為教師,待遇也可能差很大。私立學校與公立學校教師待遇不一,公立學校教師算在軍公教體系之中,但由於私立學校算在財團法人範疇,因此許多公立學校教師所享有的保障,私立學校教師都是看得到、吃不到,讓許多私立學校教師大呼「簡直是教育次等民」。

放任私校剝皮!超鐘點費都當做功德

全國私校工會幾日前揭露,現今許多私立大專院校以教師評鑑以及點數挾持教師,迫使教師以不合理的鐘點時數提供免費勞務,並以規章規定教師需將超鐘點費奉獻給學校、義務教學。

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認為,無論是依《教師法》或依聘約,教師只要提供勞務,校方都有責任給予合理薪酬,不過根據私校工會調查各私立大學規章,發現有22校規定若超出規定之超授鐘點時數,不核發鐘點費,也就是要求教師被迫無償提供勞務,以私立大學校教授來說,一年估計損失將近3萬元。

除了未支付超鐘點費外,私校工會指出包含中臺科大在內的一些私立大學甚至將攸關教師未來命運的教師評鑑作為籌碼,規定未支領鐘點費的超授時數列入教師評鑑的教學服務計點,以點數交換鐘點費。

事實上,今年10月台南興國中學被爆出實施「負鐘點」制度,要求教師將不足的基本節數「還」給學校,大砍教師薪資1.5至2萬元。事後,教育部國教署認定興國中學違法,要求學校應償還教師薪資。不過,雖對單一學校判定違法,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也回應《教育人員待遇條例》中已有規定,學校不得調減教師的本薪。但對於整個教育環境的大問題,教育部至今仍沒有答覆。

不只鐘點費消失!年終獎金也被坑

除了鐘點費的問題外,台灣私立學校教育產業工會今(19日)也指證約7成的私立大專院校教師、行政人員被校方扣減年終獎金,連年關都不好過。副理事長陳秋瑩批評,行政院長賴清德承諾軍公教加薪3%,但實際上卻開了巧門給私校經營者規避獎金,形同「左手加3%,右手扣更多」。

台灣私教工會指出,在《教師待遇條例》中第18條中對於獎金的規範,許多私校僅通過行政會議,擅自將1.5個月的工作獎金解讀成績效獎金,直接扣減甚至不發放年終獎金,讓許多教師有苦說不出。理事林克亮也感嘆地說「其實年終獎金只是小問題,把學校和學生商品化才是大問題」呼籲教育部和勞動部不該再寬貸。

教師待遇大不同,教育部、勞動部誰負責?

各級學校相關事務應責成於教育部,為何和勞動部有關呢?事實上,即使同樣都是教師,不僅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工作條件差很大,專任教師和約聘教師的待遇更是天差地別。

一般來說,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專任教師適用於《教師法》,教育部在《教育人員待遇條例》中針對不同情況也各有規範,屬於較有保障的一群教師。但兼任教師可就不一樣了,兼任教師適用於聘任辦法,而以勞動情況來說,兼任教師與約聘教師不算在公保體系,適用於《勞基法》,一年一聘除工作沒保障外,也讓一些惡質校方將約聘教師視為「免洗筷」般無上限利用、用過就丟,而教師也因為擔心明年工作不保、選擇隱忍。

約聘教師的爭議已存在數年,除教師權益問題外,長期下來也影響教育品質,但每當問題浮現,教育部和勞動部總是互踢皮球,遲遲不見跨部會合作討論,高教環境何時能改善,至今仍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