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前舊案放入「前瞻」計畫 丁蘭谷保育類動物拉警報

環境議題

一名當地居民詹媽媽說,自給自足7、80年了,不想年老還被迫搬離。(攝影/徐珍翔)

位於丁蘭溪中上游的丁蘭谷裡,有著一群隱世住民,棕簑貓、藍腹鷴、林鵰、台北樹蛙、翡翠樹蛙,牠們都是保育類動物,如今卻面臨輕則流離失所、重則抄家滅族的危機。因為21年前被當地居民擋下的丁蘭水庫興建案,正化身為「前瞻」計畫中的雙溪生態水庫,打算死灰復燃。

前瞻計畫中的雙溪生態水庫工程計畫,預計29日在新北雙溪進行現場勘查並舉辦公聽會。該計畫雖被列為「前瞻」當中的一項,卻是有著20多年歷史的老開發案,名稱先從丁蘭水庫變成雙溪水庫,如今再加上「生態」兩字,打算以雙溪生態水庫為名闖關。

反雙溪水庫自救會會長呂瑞弘感嘆,雙溪生態水庫原名為丁蘭水庫,當時面對開發案,是由一群地方頭人組成自救會來保護丁蘭谷,如今卻發生同志操戈的窘境,「在丁蘭水庫時期,幾乎全村都反對興建,今天,他們竟然組成策進會來協助興建,我受到一些地方頭人的壓力,他們侵犯到我們的生存權、居住權。」

「現在的策進會會長,當年是村長,是帶頭反對的。」被問到中間村民心態的轉變,環境權保障基金會扶助律師陳憲政透露,應該與錢有關,「因為當時地價沒那麼高,據說一甲地從100多萬漲到現在的300多萬,再加上說明會時,開發單位有提到每甲地獎勵金120萬元。但這只是用嘴巴喊的,最後經費能不能下來,村民拿不拿得到,其實都還不知道。」

水庫一建,保育類動物拉警報

「這個地方有藍腹鷴、林鵰、棕簑貓,還有台北樹蛙、翡翠樹蛙,當你水庫一建,牠們要去哪裡?」台灣原生植物保育協會常務監事陳世揚說,當地興建水庫一事,早在20多年前被居民擋下,如今標榜「生態」就想要重新闖關,無疑是欺騙人民,「裡面有很多不合邏輯的地方,建一個水庫,就算標榜為生態水庫,你想想看,建水庫的過程中,會有多少的動植物會被侵犯,會被整個剷除?」

至於興建水庫是否真有必要?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國土專員吳其融指出,當年的環評報告中提到,興建丁蘭水庫的原因之一,竟然是淡水新市鎮要從翡翠水庫調撥用水,而翡翠水庫雖位於新北市境內,卻由台北市管理,質疑只是一種主導權的意氣之爭,「台灣自來水公司、台北自來水公司在淡水地區的協調一直都是大課題,這部分,政府是不是應該自己先解決?」

吳其融認為,政府若能將「開發為主」的水資源管理模式,調整為「管理為主」,從漏水率、汙染水資源改善回收再利用、地下水位透明收支帳、水資源的民眾參與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以2014年第一供水區全年度供水量1億2623萬噸來說,若能將當年度的漏水量從29%改善到15%,就可以省下超過雙溪水庫的庫容量,這才是真正的前瞻。」

當年9成民眾反對,19年後剩9.9%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經濟部水利署所做「雙溪水庫可行性規劃」報告,在1996年,當地高達90.9%居民表示反對,但經過「主動持續與當地居民之良好互動及溝通」後,到2015年時,除8.2%未表態外,雙溪地區民眾僅9.9%反對,有34.1%表示支持,47.8%則是有條件支持。

對此,陳憲政認為,應是執政者一再以「水庫工程解決水資源」的迷思,選擇在相對弱勢的偏鄉興建,藉由經濟上的妥協(補償金、回饋金),導致少數人得利、多數人遭殃,結果卻找不到必須興建水庫的理由,「這也讓前瞻計畫蒙上『錢沾』的陰影。」不過,他也坦言,該開發案至今觀感雖不佳,但程序尚未違法,後續只能期盼環評委員可以本於專業做出決議。

基隆河守護聯盟共同召集人陳健志則提醒,環評委員的專業應無問題,但畢竟前瞻計畫是當局主要政策之一,還是要擔心來自高層的政治壓力,「如果只用專業來看,這個地方(丁蘭谷)是保育類動物的棲息地,而水庫也沒有非開發不可的必要,二階環評一定是不過的。」

對於環評一事,水利署署長賴建信接受《信傳媒》訪問時並未著墨太多,僅說:「這個對於生態、環境的衝擊,任何重大工程都必須經過這個程序,一切就看環評結果,我們尊重法規,希望大家理性討論。」但他也強調,該開發案並非已核定計畫,相關溝通工作都還在進行中。

根據水利署調查,雙溪民眾意願已逐漸改變。(圖片來源/經濟部水利署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