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在都會市井的現代俠客 青年志工新趨勢


有群年輕人,利用在下班後的時間,默默的幫助社會上需要幫忙的人們。(圖片來源/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台北效力志工團)

三年前桃園市政府成立的青年事務局,這是中央政府將部會級青輔會併入教育部後,各級政府中唯一的青年事務專責單位。現在這個單位廣受桃園地區青年喜愛,許多當地的大學、專科學校、國高中青年學生都與市政府建立了教育以外的直接關係。旅外的桃園子弟也透過青年方案和市政府賦予的專案角色,帶著外地同伴和家鄉產生連結。

中央的青年志工服務逐漸與社會脫節

地方諸候專注在青年事上務逆向遙遙領先中央,已經出現效果。

政府改組整併後,將青年事務併入教育部,青年志工業務與方案也由社會組織與非營利組織轉為以學校為主。

然而,學校與社會連結較弱,又有教學上優先順序,致使這幾年青年志願服務漸漸與社會脈動脫節。到洪仲丘、太陽花事件,由政府主導的青年志願服務與倡議性的青年事務完全脫節,由政府主導的青年志願服務反而成了次文化。

同時也在這幾年社會上出現了無需政府補助、不向政府立案、不強調法人身分、甚至不注重募款,以單純服務為出發青年行善團的新趨勢。
張雅貴桃園龜山人,他早已經由學校畢業。有時有工作、有時沒工作,因此無論如何都不算是有錢的年輕人。他自己和朋友組成了一種鬆散社群,相約玩耍、吃飯,但也同時是一個出資、出力的行善組織。

到海邊撿垃圾、幫漁民修石滬、自己舉辦活動到安置機構送禮物報佳音、甚至遠赴台東阿尼色弗幫忙大掃除。她們自稱為夏日學堂,沒有學員證的學堂。

不打廣告、未必認真招生,雖然做了紅色的T恤,但既非為了建立識別系統也不是為了行銷。真正原因是大家穿上紅色T恤蠻好看的。

現代俠客青春洋溢不是白髮的師兄師姐

台北效力志工團是另一個例子。一群上班族相約下班去當志工,完全不必是同一個公司,當然也不是為了CSR。他們自己出錢、自行規劃接洽服務項目。在台東受災時星期五晚上坐車出發,星期六早上會合開始工作。自己來,作完就走。完全是現代俠客。

馨芳自己是愛狗人,她和她的愛狗群也一樣。雖是業餘的行善人,但是總是在關鍵時刻神來一筆。有一次地瓜崩盤,她邀集朋友買地瓜送給各地流浪狗之家,一方面幫助農民,一方面幫眾狗消化。

她也自力向親友團滲透,勸說將寺廟祭拜的供品半價售出給社福單位。這樣一方面幫助人,一方面省去供品的爭奪,所得的經費有捐給寺廟。
這種事還真是正規社會福利團體做不到。

這群現代俠客隱身在都會市井之中,大家別以為都是白了頭髮的師兄師姐。

她們也與經常申請政府經費的青年打獵團大不相同。

雅貴,長得很漂亮的女生喔!

我近日出席桃園市政府的青年志工獎遇見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