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為勞團大遊行滅火 辛炳隆:勞方大反彈關鍵是缺乏「監督」

一例一休

一例一休修法引起勞方大反彈,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認為,目前台灣針對資方拒絕召開勞資會議並沒有相關罰則,即便資方介入勞方代表選拔,也無法可罰。(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室)

12月23日各大勞工團體以及工會組織即將從民進黨中央黨部前出發,舉辦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而行政院也趕在今日(21日)緊急召開記者會說明,欲澄清外界對《勞基法》修正的誤解。

其中,外界爭議最大的分別是修正版本中的第34條開放輪班間隔可縮減至8小時的彈性,以及36條鬆綁七休一的規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以及勞動部長林美珠皆親上火線說明。

勞動條件無惡化,徐國勇:例外不可能變常態

徐國勇表示,外界誤解第34條放寬後得適用於所有企業,但事實上要適用34條修正有一項關鍵先決條件:僅適用於「輪班制」企業。徐國勇說明,非輪班制企業一天工時就是以8小時為上限,即便加班時數達上限4小時,扣除12小時的上班時間仍有12小時的休息時間,因此不會有更動。

至於外界所質疑的輪班間隔將可縮短為8小時,徐國勇表示8小時的情況僅出現在班次更換時,例如大夜班調整成早班的特殊情況,輪班間隔才得以縮短,而班次更換大概一個月一次,最多一週一次,並不會成為常態。

徐國勇強調,8小時的間隔期是例外,而「例外就是例外,不可能變原則」,因此堅持勞動條件並無惡化,而是勞資雙方都獲得彈性。對此,林美珠也表示,《勞基法》中規定班次更換以一週一次為限,惟需要經勞資會議同意更動班次週期才可以縮短,而這些例外也是非常狹窄的「例外」。

林美珠:勞動部有嚴密的審查機制

除了輪班間隔問題外,36條鬆綁七休一讓許多勞工團體和政界代表質疑未來是否可能出現連續上班12天的極端狀況。對此,徐國勇回應七休一放寬也有條件限制,包含時間特殊(年節、紀念日)、地點特殊(海上、高山、隧道等)、性質特殊(表演、天候、海象等)、狀況特殊(辦理如賽事轉播經常性活動或會議)等等,並非所有行業都適用。

而林美珠也說明,此次放寬勞動部也規劃了「雙重審查機制」,政府部分需經如衛福部、交通部、科技部等等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以及勞動部雙方同意,個別事業單位部分則需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協調同意,才得以開放,希望藉由雙方面的審查,保障勞工權益,也給予企業彈性。

徐國勇強調立法和執行是兩個層次的事,強調政府機關會秉持「立法從寬、執行從嚴」的態度。對於外界質疑勞動部是否真能硬起來把關,林美珠回應會和中央所有相關部會合作,加強控管。

勞工被勞動部「遺棄」?關鍵在缺乏工會監督

《風傳媒》報導,台大國發所副教授副教授辛炳隆認為,此次《勞基法》修改的重點在於「彈性」,而彈性是給予勞資雙方,並不僅只在於資方。辛炳隆說,工時問題難以透過《勞基法》修法全部一體適用,只能盡力讓勞資雙方都能「接受」。不過此次勞方大反彈的關鍵為何?辛炳隆認為在於缺乏「監督」。

雖勞動部長林美珠強調會協同其他政府部會加強控管,但從華航工會遭打壓,卻僅被罰3萬的事件來看,台灣工會環境仍需改善。且依勞動部的數字來看,台灣企業設置工會比例僅7%,工會效力都不彰更遑論勞資會議。辛炳隆表示,目前台灣針對資方拒絕召開勞資會議並沒有相關罰則,而勞方代表的產生也沒無法可管,即便資方介入勞方代表選拔,也無法可罰。

作家王乾任在專欄提到,此次修法讓許多勞工感覺自己「被遺棄」的免洗筷,而此次修法的美意在於讓勞資雙方都能彈性運用,但若淪為資方的工具,也難免讓勞工難以接受,而主管的勞動部是否真能如其所言做好監督角色,還有待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