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半導體教父張忠謀 彭淮南:我要替匯率打抱不平


央行總裁彭淮南21日主持今年最後一次、也是20年任期最後一次的理監事會議。(攝影/陳怡樺)

12月21日傍晚,央行還未正式宣布理監事會議會後記者會時間,大會議室裡已經湧入大批媒體,因為這可能是央行總裁彭淮南於明年2月卸任前的最後一次公開記者會,記者都等著上彭總裁的最後一堂「經濟課」。

火力全開:中研院、許嘉棟、張忠謀、蔡明忠全部被掃到

再過2個月任期就要結束,彭淮南主持今年最後一次、也是他任期最後一次的理監事會議。即將無官一身輕的他,談話百無禁忌,左打中研院、許嘉棟「應該多讀一點書」,右批張忠謀、蔡明忠「論述錯誤」;談起經濟問題,他更不客氣地說,「我要替匯率打抱不平,匯率何其無辜!」

由於國內當前及未來的通膨預期均溫和,加上近期美國、英國、日本等主要國家的貨幣政策動向不一,為國際經濟金融前景帶來不確定性,因此央行此次決議持續貨幣適度寬鬆,以協助經濟成長,重貼現率連續6季沒有改變,維持在1.375%。

彭淮南強調,台灣的名目利率和實質利率與其他國家相比都不低,捍衛利率不變的決策。手握雙率政策,針對怎樣都無法討好所有人的匯率政策,央行更在簡報中特地分析,今年以來新台幣對美元升值,為何台灣出口仍然暢旺,主因為歐美國家需求增加,激勵台灣出口跟著成長。

這一切意在強調,是貿易條件影響匯率,而非匯率影響貿易條件,企圖洗脫央行貶值救出口、或放手新台幣才升值的罵名。

很無辜:生育率低、百年泡沫、貿易惡化都推給匯率

話鋒一轉,彭淮南細數過去學者和媒體對央行地批評,他指出,2010年8月有人將台灣生育率偏低歸因於匯率;接著2010年,有書籍預測台灣會發生百年大泡沫,罪魁禍首也指向新台幣匯率;到了2011年4月,台灣的貿易條件惡化,又有人說是新台幣所導致,「匯率何其無辜。」

彭淮南回憶,當時他在書房裡面看到一本雜誌中寫到,台灣當時貿易惡化的兇手是新台幣匯率,但明明台灣貿易條件完完全全受國際原油價格影響,當原油價格上漲,進口購買力下滑,貿易條件就下降,「我真得嚇了一跳,百思不解,後來發現作者是一位教授,我希望他在課堂把正確觀念教導給學生。」

而他沒有說出口的是,這名教授就是在貨幣政策理念上一直與他相左的央行前副總裁許嘉棟。苦水還沒有吐完,彭淮南接著批評近來中研院院士示警,台灣恐怕落入「中所得陷阱」,最後被其他國家所淘汰。

央行會後參考資料表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2015年發布的報告中讚許台灣由政府帶領創新,創造了少有的經濟奇蹟,值得做為其他尚未跳脫中所得國家的典範。換句話說,台灣和大多數國家當前面臨的難題,應該是如何避免落入所得成長停滯,包括年輕人失業、高齡化等「高所得陷阱」,而鼓勵創新是唯一解方。

台灣許多關鍵時刻,彭淮南都扮演重要角色。(資料整理/張瀞文、製圖/郭怡君)

從一而終的風格,功過留給他人解讀

「我希望這些朋友們(學者)應該多看一些書,」事實上,中研院士和彭淮南強調「創新」的重要性並無二致,除了名詞定義不同,他砲火猛烈的原因,可能又是一吐產業轉型緩慢也有聲音想要算到央行頭上的怨氣。

因為提到轉型,又關乎台灣另一嚴重現象,也就是薪資成長低緩的問題。央行資料指出,薪資成長低緩其實是全球現象,但台灣因結構性因素問題特別明顯,想要解決,短期政府仍須有所作為,包括適度提高基本工資、推動最低工資法;中長期則要提振投資、加速產業轉型以強化企業加薪能力。

薪資低成長是全球現象

不過,日前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卻說,低物價是導致低薪的主因,讓彭淮南相當不服,他說,若物價與薪資同時都上漲一倍,實質薪資等於沒有成長,而老百姓所關心的是實質薪資,物價影響薪資是倒因為果的看法。

想當然爾,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認為薪資屬於自由人力市場供需的論點,與他也完全不同。彭淮南指出,勞動市場並非完全競爭市場,也就是勞方議價能力較弱,資方則有議價能力,況且資本可以快速、自由移動,但勞動力受到地域限制,「自由的人力市場絕對不是萬靈丹,因為常常見到市場失靈,政府介入就是對的。」

過去職業生涯,彭淮南屢次為自己的政策上第一線作辯護,最後一次的記者會,他並未優雅轉身,反而選擇再度強力捍衛自身理念,是負責到底?還是本位主義?如何解讀就像他自己所說,「打分數就給你們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