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成仙記- 究竟是我們錯過了神仙 還是神仙錯過了我們


永茂成仙後,大家都說要到廟裡去送花,像新官上任一樣,給永茂熱鬧一下。(照片來源/黃榮墩提供)

永茂在廟裡成仙的消息傳出之後引起熱烈迴響,我自己也興奮得不得了。

後續的效應接二連三,首先是這樣一來我們家裡多了個神仙朋友。第一件事是媽媽很高興,他一直說「好險,他來家裡,我都有倒茶請他喝」。爸爸機槍手,「要知道早請他摸一下。也許現在就好了」妹妹在學校當老師「我要跟學生說,老師認識一個神明。」大家都說要到廟裡去送花,像新官上任一樣。給永茂熱鬧一下。

高興之餘突想起曾經擺臉色給永茂看的縣太爺

昨天吃晚飯,突然想到那些生前擺臉色給他看的,例如: 有位縣太爺專門呼嚨人家補助款,大家敢怒不敢言。有次廟會縣太爺擔任總斗首,一直到廟會擔任主祭,接著到廟會結束。這位極愛與耶穌、老母、阿彌陀佛五教合一的太爺,一毛錢也沒給。大家不得已邀集到縣長親民時間請託,「永茂」被罰站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拿到十萬元,寺廟認虧了不足的部分。

哈哈!這下子 GG了,連神仙都騙了。

廟裡面總有人喜歡出風頭、佔便宜,總是出張嘴卻什麼都不動。落到後來拜拜的是「永茂」、掃地的是「永茂」。現在哈哈! 挫屎了。凡此種種讓我鎮日歡笑不已。「永茂」當了神仙真能教忠教孝。不知道新上任的「永茂」法力如何。

成仙的有兩位

有一年傳出慶修院的執行長被殺,電視報紙紛紛熱線報導,許多朋友前來致哀。

打電話的聽到我的聲音嚇一跳「啊你!不是已經...」原來慶修院的前住持性良法師是一個大慈大悲的人。她年輕在玉里出家,窮人家養不起孩子就將孩子往廟裡送。這個廟在沒有孤兒院的年代成了孤兒院,後來收容越來越多,甚至有人丟了嬰兒就走。

師父一生收容了上百個小孩,後來政府開始設立收容所,也制定了相關法規,師父將這些小孩陸續出養,最後留下五個加以照顧。那年,最小的女兒讀了高一。開始談戀愛,青春賀爾蒙作祟,兩小無猜相約離家出走海角天涯。唯一的阻礙就是師父。

就這樣兩個被慾望沖昏頭的年輕人半夜相會躲在房裡。三點師父早課,年輕人用鐵條擊殺師父,竟將師父勒死。這件事發生後璟廷精舍圍起了刑事封條,大批刑警蜂擁而至。電視新聞也紛紛報導。當時我正在慶修院裡割草掃地,還不知道發生了這件事。

性良師父是我景仰的人

當時古蹟保護的概念尚未普及,搶救古蹟簡直像是奪人財產。我在花蓮搶救五個古蹟,無一不是轟轟烈烈,都將政府當成抗爭對象。慶修院是唯一例外。

這個古蹟是由性良師父主動歸還,隨後被縣政府棄置荒廢直至頹敗。後來政府被開始整修保護,也是十分粗糙。開幕前一天,師父回來看。拉著我和純敏的手,上佛堂。明天就要開幕了,這裡如何,那裏要注意什麼。

接著師父說,一個佛教寺廟不能沒有佛,「走,師父送一尊」。就這樣拉著我和純敏上車,直接到藝術家的展覽館看佛像。師父找來負責人幫忙搬運,督促我細細挑選。

我十分震驚,因為每一尊純白佛像二十萬元起跳。我這個慶修院執行長實在不知如何是好。

師父看我喜歡一尊世尊像,就請負責人立即督工,將佛像送上佛堂。這正是慶修院本堂鎮座純白玉世尊像的由來。師父被殺後大家議論紛紛。甚至傳出來一定是上輩子做了甚麼事,才這樣遭遇不幸。璟停精舍像成了鬼舍一樣。我去找了村長,告訴他我們一起來發動募捐,幫師父立雕像,一方面安定地方。村長對我嗤之以鼻。

「蛤!大家怕得要死,還要立雕像。」

我告訴他社會上百年都還不一定出一個好人,當然要紀念他呀!我雖是窮文人願意先捐五萬元來發動這件事情。

這位自以為是的村長直接告訴我「不要多事。」我很難過。遂自己將慶修院的禪房設成性良講堂。此後在花蓮每年6月訂購500個饅頭祭拜後到四街渠道贈送,紀念師父。直到我離開花蓮。

饅頭夾著單子,告訴大家性良少年出家。出家後收養孤兒。是第一善良的事。無償歸還慶修院,成就眾人的福祉是「不貪」。被殺時,回頭看到幼女與男友說「是你,我原諒你。」這樣的情懷就算世尊在世也會讚揚他。

那天,師父出殯時,我前去參加。車隊經過慶修院時,我囑咐所有志工擺起香案,我自己穿著最整齊、主持儀式才穿的長袍,恭敬的慶修院前祭拜。前幾天寫永茂成仙的事,今天在寫性良師父的事。算是念念不忘。

究竟是我們錯過了神仙,還是神仙錯過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