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了 台灣文化創意產業做起來了嗎?


台灣從很久之前就想發展文創產業,但為何總是比其他國家還遜色一些呢?(圖片來源/Pinkoi臉書)

如果郭董說的沒錯,韓國今年前三季,光靠OLED就賺了三兆。再加上文化創意產業,又賺了三兆,總共六兆。

如果不是中國抵制韓流,恐怕金額還要再往上升,全年憑一個螢幕加上文創,剛好八兆。

但這也是台灣政府(曾經)大力推動的重點產業,不是嗎?

如果說文化創意產業做不起來,恐怕很多人不服氣,但如果時序回到十五年前,恐怕沒人能預料到有一天台韓之間會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兩兆雙星,就不必談了。無論何人執政,政府都大力支持文化創意產業,但除了各地的各種文創園區加上創意市集之外,文創的結果又到哪裡去了呢?

2002年開始,行政院就擬定了發展文化創意產業計畫,如今正好十五年。

十五年過去了,連文創夜市都出來了(也倒了),到底我們文創了什麼?

除了有企業經營與支持的公司之外,讓大部分人有感的文創,應該都是和生活相關的用品與服務吧。

許多人逛文創市集,都會有一種感覺:就是創意不錯,但實用性不是太高;東西很有風格、但也有些似曾相識。最後看到價目表,又常常倒抽一口涼氣。除了拿來送人,很難常常買回去自用。

而這樣的感覺,也與我在輔導創業團隊時的感受,很類似。

你說得出「台灣的文化」是什麼嗎?

文化創意產業,如果分拆來看,就是文化、創意、產業,三個元素。

第一個關鍵要素,是文化。

如果在台灣,請大家描述一下,什麼是台灣文化,或者要找出台灣文化的代表性符號,恐怕十個人,會有十個不同的答案。

文化當然不需要誰來定義,但台灣走到今天,的確進入了一個矛盾與尷尬的路口。

台灣文化身受華夏文明影響,自不待言。除了原住民語之外,不管是客家、閩南、國語,讀音用法習慣與傳統的中華文化根本分割不開。

但談到中華文化,許多人噤聲不語,彷彿中華文化是國民黨及共產黨專屬特權,談起來政治不正確。

想太多了。

就像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的問題一樣,你喜歡哪個答案,就是哪個答案。台灣文化是否和中華文化,本質上也是如此,不必然一定要脫鉤才代表擁有自主性。

難以承認台灣文化的血脈裡有中華文化的因子,就像難以高舉南島文明和原住民文化一樣,其實都只是狹隘的觀點限制了想像力。

台灣文化很大部分蛻變自中華文化,水火同源,但經過了幾十年政治制度的演進,傳統中華文化強調階級、倫常、身分、門第的部分被打破,變得更尊重個人、更尊重彼此,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族群,互相尊重的生活態度與社會共識,變得遠遠比傳統中華文化更好,就是答案。

對於自己的文化有足夠的認識與自信、認同與肯定自己的生活方式,相信自己能提供別人更好的選擇,才有機會透過文創包裝商業行為,將自己的理念推廣出去。

只是自身的文化認同、還有能感動別人的生活方式與態度,還不夠。

什麼是創意?

第二個關鍵要素,是創意。

把一個生活用品印上住民的圖騰和在地色彩的印花,讓人感到別出心裁,算不算創意?

把生活用品做得很有風格,讓人樂於收藏,算不算創意?

把咖啡店的裝潢做到很有特色,讓人流連忘返,算不算創意?

這些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你說算是創意,當然也算,但是卻多了幾分可惜。

可惜什麼?可惜在於沒有重新定義。

如果一個更好的包裝算是創意,就很難大規模製造與銷售,生產與推廣的成本不會少。

當生產與推廣的成本不會少時,就會變成許多在誠品架上那些看起來精美,但是很難常常買回家使用的東西。

如果一個創意的想法,能讓人一眼就看懂、一下就想要、而且負擔的起,買回家以後還大呼可惜,為什麼以前沒人做出來?這樣才有可能大規模銷售出去。

有可能大規模銷售,才有可能大規模製造,才有可能降低成本,一環扣著一環,才有可能產生真正具影響力的商品與品牌。

但是什麼樣的東西,能讓人一看就懂、一下就想要、買回家以後還大呼可惜為什麼以前沒有人想到呢?

他必須符合幾個要素:

找到一個大家覺得不夠好用、但卻已經習以為常的潛在需求

過去之所以沒人做,是因為傳統或行之有年的方式解決不了

徹底理解一般人的使用情境,找出新的解決方式產生解決方案

找出問題的核心,用顛覆性的方式找出解答

用合理的成本及製造方式生產出來

聽起來很饒舌嗎?能否舉個例子呢?

很簡單,你有過不碰到杯子,就想喝到水的情境嗎?

想邊走邊喝? 不想碰到杯緣? 都算吧?

你想出答案了嗎?

很簡單,就是吸管。

當吸管的概念在1895年前第一次被提出之前,人類已經經歷幾萬年沒有辦法隔空喝水的麻煩了。

當吸管的概念出來以後,你覺得有人需要看說明書才知道怎樣操作嗎?

看一次就會操作,以後又會常常用到,唯一的問題就是如何降低成本大量製造。

又經過塑膠大量製造降低成本,你知道一年人類會用掉多少根吸管嗎?

以上的描述,是否完全符合關於以上關於顛覆式創新的幾個定義呢?

當然,塑膠對地球不好。但反過來說,這樣的不足,剛好也是下一個巨大創新的溫床。

但是只是敢去做夢也不行,夢想人人都有,只怕離現實太遠。創新的點子如果不經過市場的反覆驗證,往往淪於設計令人自嗨的產品,當產品設計完成、錢花光了、錢花光了、事業也結束了。

遠大的夢想,要靠一點一滴現實的歷練與反省,才能逐步累積。

但持續的累積要能累積出結果,而不只是累積一堆無言的勞累與疲憊,就需要切合實際的商業面的考量了。

要賺錢就要有商業計劃,但台灣學生卻想不到

第三個關鍵要素,產業。

有產業,就是要創造利益,也就是要賺錢。

要賺錢,就要有商業計畫。

商業計畫要幹嘛? 要瞄準遠大的目標,按部就班地前進,運用每個階段的成果,交換外部資源,例如資本、技術、市場、通路、客戶、品牌,一步一步壯大。

但這樣的基本觀念,又有多少台灣的孩子理解呢?

過往我們的教育,提倡的都是做好自已的本分,以後前途不用擔心。許多學生到了畢業以後,對商業的理解,還是非常粗淺。

政府除了大力提倡選擇權、期貨、權證等這些坑死別人小孩不償命的金融商品,又有花多少時間真正推廣商業基本概念呢?

不只是就學的孩子,連很多成年人都有這樣的迷思。

以我自己輔導小商家的經驗,大部分商家,都想賺錢。但是一到商業計畫這一關,往往就卡住了。

當大家遇到瓶頸,不想繼續思考商業計畫,最常提出來理由的,你猜是什麼?

你一定猜不到,但我講出來你一定也似曾相似。

答案揭曉:我最常聽到的理由是

老師,我不想做這麼大的計畫,因為我做事業不只是為了錢。

你相信嗎?這樣的理由我在不同場合聽到無數次。

其實這句話反過來說,就是因為我不是特別愛錢,所以不需要商業計畫。

沒有計畫,你隨時可以去爬象山、大肚山、柴山,你高興就好。

但沒有計畫,你想上玉山,絕對是門都沒有,更別說出國比賽,去爬喜馬拉雅山了。

更重要的是,沒有夠高夠遠的目標,感動不了別人,更說服不了自己。到最後,每個人都很可能渾渾噩噩過日子。

不是我們決定了目標,而是目標決定了我們。

台灣發展文創不難,難的是重新定義自己

做個總結。

台灣文化,有很大部分源自華夏文明,我們可以對自己很有自信,因為我們早就脫胎換骨,讓台灣成為一個和諧共榮,也很好生活的地方。可惜,近幾年來回擺盪的政治光譜和經濟疲弱,讓我們自己放棄論述與肯定自己的權利。

華夏文明中,最重要的,就是易經中天火同人,以及火天大有的觀念,也是禮運大同篇裡描述的社會。

你有的,我也有;我尊重你,你尊重我;沒能力的,有能力的來幫忙;各種團體都能公平發聲、政治要為民眾服務、政治利益不能世襲、商業利益要與眾人分享、階級之間的界線要打破。

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基本的生活,社會都要提供保障。

大家每天看著台灣政局的紛亂,都忘記了在台灣,我們一步步走向華夏文明巔峰的事實。

當然,我們不夠完美,但我們的生活及人權的保障,卻是幾千年來華人世界從沒到達的高度。

這些,難道是錢換得來的嗎?

現在,應該是幾千年來,我們最有自信的時刻。

台灣彼此尊重、和諧共存,的生活方式,就是台灣文化之所在。

至於顛覆性的創意,以及商業計畫的部分,我們可以,也應該更努力。

過去幾十年,許多產業靠著為人代工,而得到一定的經濟利益。

未來,新的科技與新的國際關係,對我們的考驗接踵而來,未來的世代,無法再靠為人代工而繼續發展,我們的環境以及年輕世代的自主性,也讓各種產業到了轉型的時刻。

理解自己,也反思自己從事的事業,觀察、沈澱的找出潛藏的需求,再透過反覆驗證,爭取重新定義產品與服務標準的契機,是第一步。

結合商業計畫,目標放遠,按部就班的做出讓人驚豔、一下就能理解、又深嘆為何這麼晚才出來的商品,重新定義市場,是第二步。

為什麼要這麼累?小小的做不行嗎?

不是不行,只是做事業,一旦沒有夠大的目標、就不會瞄準夠大的市場區隔、做出來的東西很可能都是量少價高,推廣不了,不然就是難逃短視近利,隨波逐流的命運。

勇敢設想、定義規格、創造利益、勇敢去賺,才能一步步做大,一點都不需要不好意思。

利者,義之和也。讓別人實現自已的夢想與志願,就能創造最大利益,讓越多人開心付錢給你,商業就不只是賺錢。

到這個階段,商業的成功,就是利益眾生。大家應該勇敢挑戰自己,更應該勇敢去創造別人的利益,讓自己得到更大的報酬。

勇敢去設想更大的問題、勇敢去定義新的生活方式、透過商業的手段去實踐,不妥協於眼前的小小困難與小小利益,透過自己的付出讓別人的生活更好,就是文化創意產業未來發展的契機。

朋友啊,你願意重新定義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