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心臟成為知心好友 仁醫魏崢成換心人的再生父親


心臟科權威魏崢醫師行醫四十年,出版《知心》一書希望讓大眾更加了解人體引擎─心臟。(圖片來源/大塊文化提供)

「經過魏醫師的雙手,很多生命都得以延續,我想連上帝都想找他算帳,為什麼違反這麼多次自然法則?」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話語一落下,引來全場的哄堂大笑。

行醫近40年來,換心病例超過400例,被稱為「台灣心臟權威」,這位大名鼎鼎的醫師是誰?答案是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你我的「知心」。

換心病患真情告白:醫師是我第二個爸爸

「我在努力和新的心臟共處,我很痛,但我還活著,一年、五年、十年,我相信我還有很多年…」在魏崢醫師的新書發表會上,一支回顧影片讓現場許多人都流下了淚水。

民國77年,魏崢進行一起換心手術,當時心臟手術發展尚未成熟,在這之前台灣前4例的換心手術全都宣告失敗,當時魏崢要再度進行手術,外界多不看好、要他試試是不是還有其他辦法,但魏崢仍認為「不換心,這個病人一定撐不過。」依然和團隊著手進行手術。最後,他成功了。

自從首例的換心手術成功後,魏崢仍盡心盡力在拯救生命,李秀英便是一個例子。「父親的雙手粗糙,是我最大的依靠」李秀英在復原期時洋溢著笑容這麼說著。一直守在秀英身旁的老父親,將孩子的生命交付給魏崢醫師,經過漫長等待,看到孩子從手術室推出來時,鼻子還有呼吸、胸口還有起伏、身體還有溫度,不禁雙膝跪地喜極而泣。

果不其然,五年、十年、二十年過去了,離李秀英23歲時換心即將度過30個年頭。在換心手術結束後,李秀英必須不間斷地服用抗排斥藥物,而藥物具有提高罹癌風險的副作用,因此在這之間李秀英罹患了2次癌症,但她仍然樂觀面對生命。

「主任就是我第二個爸爸,雖然我們很少見面,但我知道他一直在關心著我,我『心裡』也一直有他。」李秀英也來到發表會現場,再次向魏崢道謝。

在發表會現場,換心人秀英和魏崢看到彼此都感動落淚。(圖片來源/大塊文化)

一直練,練到指尖有生命

「我們在國防醫學院是同班同學,他是班上最優秀的同學。」振興醫院李院長和「前院長」魏崢兩人惺惺相惜。魏崢以第二名的好成績畢業於國防醫學院,在當年外科醫師地位高、但由於外科醫師的研習之路漫長,因此願意投身外科的人數並不多,魏崢班上第一名的同學投身其他科別,僅魏崢走向外科醫師之路。

之後再選外科細別時,魏崢由於畢業期數較晚,只能選擇學長選剩的,便選擇了工時長、報酬不高的心臟外科。談起這段過往,魏崢笑著說「我好像一直都只能選別人選剩的。」不過,即使不是最希望的,魏崢依舊在這條路上創造了許多奇蹟。

「一直練、一直練,練到指尖有了生命。」在魏醫師身旁多年的資深秘書李婉君以管理大師杜拉克曾引用的一位鋼琴家的話這麼形容魏崢。問及魏崢成為一名好的外科醫師需要什麼特質?魏崢永遠是一句話「就是要勤奮」。

忙!只有病患的生命不能等

「在醫院裡什麼事都能等,就只有病人的性命不能等。」40年來,每天行程滿檔的魏崢永遠都是這句話。

離開待了20年的三總醫院後,魏崢來到了振興醫院,一路坐到院長的位子,最後在振興整合心臟外科、心臟內科為心臟醫學中心,並擔任主任。一路走來,魏崢無論是擔任醫師,還是身兼管理者身分,都沒有放過自己,每天只有「忙」一個字。李婉君提到,如果有事要找老闆,最常得到的回應就是「我們邊走邊說」。

「我希望能用一本書將心臟的事說清楚。」即使每天再忙,魏崢都堅持每天撥出一些時間來寫書,東寫一點、西修一下,總共歷時五年才將新書完成。

提及寫這本書的契機,魏崢表示「是為了減輕一些人的心頭大患」,心臟作為人體引擎,每分每秒不停工作,沒有週休二日,更沒有一例一休,一個陪伴我們一生的良友,我們卻從來不了解它。也是因為這樣,魏崢決定寫出一本普羅大眾都看得懂的心臟科普書,讓所有人都可以和心臟成為「知心」好友。

魏崢出書的初衷達成了嗎?這個答案恐怕有賴讀者自己讀過一遍《知心》,才能獲得解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