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灣生存危機》國家主權正逐漸被中國侵蝕

兩岸國際

面對中國逐步打壓台灣主權,致使台灣在國際上的生存空間逐漸萎縮,政府能如何突破困境值得省思。(圖片來源/FB@蔡英文)

正當大家歡歡喜喜地迎接2018年,台灣民眾可有感覺到,在過去的2017年,台灣的主權正在逐漸流失當中。

從近年接連發生的李明哲案、肯亞、西班牙詐欺犯遭遣送中國等案來看,台灣自新政府就任後,受中國打壓的力道愈趨增加,當台灣在國際舞台的生存空間不斷縮小之際,卻似乎也看不見政府明確且強而有力的回應與作為,到底台灣要如何突破現況的窘境不免發人省思。

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在國家論述論壇上提到,希望台灣在國際上,能不單只有傳統國民黨與民進黨對台灣界定的聲音,而要找出第3種發言的空間與機會,發展更多對台灣論述的可能性與想像,讓台灣走出一條新的路,真正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

中國逐步侵蝕台灣的主權

台灣的主權真的在流失中嗎?牛津大學國際法博士候選人宋承恩先是指出,從李明哲案到肯亞、西班牙詐騙案等案件中,中國政府已在不同受害人國籍、不同發生地點的案例中,逐漸累積逮捕、押送甚至審判台灣人的案例。

其中,在西班牙法院的判決中,一中原則甚至被作為依據,宋承恩認為,這就彰顯中國其實已在國際社會劃下不斷向前進逼的紅線,主張對台灣人的管轄權,實質上將台灣人視為中國公民處置;台灣的管轄權及司法主權日漸受到侵蝕,但政府事務手段無用,無疑限台灣於更加嚴峻的國際法理環境中。

中國對台灣的逐步主權威脅還不僅如此,包括與聖多美普林西比及巴拿馬等國「被斷交」,遭拒於WHA門外等國際參與阻饒,宋承恩直言,自從蔡政府去年上任後,中國對台灣「可以說是沒有一個地方不打壓」。

台灣是國際間的「未承認國家」?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則提到「未承認國家」的概念,認為主權為動態的概念,已漸漸對過去傳統國際關係理論進行修正,國家主權不會只因國際社會的承認與否而存在或消滅,不過,大部分的未承認國家是屬於在內戰過程中,部分叛軍佔領領土,逐步建立有效治理與控制後而形成的國家,但台灣卻不是如此。

吳叡人指出,台灣是從完整被承認的國家,因地緣政治、局勢變化而「逐漸萎縮」成未承認或局部承認的國家,弔詭的是,在這過程中,台灣外部主權逐步萎縮之際,內部卻轉化成為人民主權國家,這就是台灣目前複雜的生存處境。而在全世界的未承認國家的個案當中,台灣作為國際法學界著名、國家屬性最高卻未受承認的案例,正因其主權未受國際法理保障,因此台灣必須要累積更多的主權實踐來保護主權。

當台灣的國家主權如泥流行舟,面臨嚴峻挑戰的此時,身為台灣的一份子究竟能做什麼?吳叡人表示,台灣的公民社會及政府必須透過一次次優異的國際表現,從內政、外交上分別用不同的切入方式,務實而積極地參與國際社會來獲得國際認可,正因台灣沒有國際法承認的保護,導致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去爭取內、外部的支持,「不想低頭就只好拚命」,否則很容易在中國的現實壓力下受到傷害。

林昶佐:台灣真的有換黨執政嗎?

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委員、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利用自身在立法院第一線觀察來談,他認為,台灣政府本身對主權、國格表述不夠完整,這在國際間就會被認為「自認為是中國的一部份」;舉例來說,參與台灣國會代表團去從事外交活動時,會發現論述都還是存在於一個中國的脈絡之下。

林昶佐認為,即便蔡政府沒有使用「九二共識」這個詞,但仍是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內涵去處理國際關係,「有換黨執政嗎?難怪人家會覺得台灣不是獨立的國家」,還不僅在國際公開場合上是如此,就連私下與美國國務院開會,討論依然侷限在事務性的內容,包括軍事、文化交流、經貿往來以及支持台灣加入實質意義國際參與等。

這讓林昶佐不禁更是納悶,「這跟馬英九時代有何不同?」也許在檯面上受限許多不得已因素,暫時不敢碰觸國格、主權等敏感議題,但關起門來卻也沒試著傳達台灣希望得到正常國家在國際上的地位,顯然當前政府在此方面還有很大的調整空間。

總結而論,無論是以國際法理及國家形成為出發點,或從在國會實際看到的狀況而言,與談人都認為,若要以深化民主、彰顯進步價值作為保衛台灣國格的手段,文官系統乃至整個政府在宣示及實質行動上,都還需要有更多積極的作為以及以台灣為主體的心態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