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2018的期許:尋找現代汪踦

政治議題

2017年即將結束,新的一年,政府是否能讓人民生活更加安穩呢?(圖片來源/Flickr@總統府)

幾個小時前總統府才要舉行過升旗典禮。這是一年一度我們國家舉行最重要的儀式之一。總統應該率領百官邀請社會上最重要的骨幹,一起參加,象徵著為我們國家祈求、祝福,和體現我們迎接來年的力量。

中共用武力威脅,台灣卻連軍人都不足

然而,中共的軍機隨時穿過空軍北部和南部的防區,繞到遠遠花蓮台東,拿和玉山合照的照片笑話我們三軍統帥和國軍保衛疆土的決心和能力。甚至揚言20某某年解放台灣、多少分鐘就要登陸台灣。好像我們隨時再也不能舉行一樣的升旗典禮。

國軍招不足阿兵哥和職業軍人,這樣難堪的時候,管役政的署長竟然不尊重戍衛營區的衛兵,闖鶯區不成還縱令他的司機辱罵衛兵「吃狗屎」。他的長官第一、第二時間都說要和國防部溝通,最後以辭去署長職務調任參事收場。內政部長對他轄下官員的治理行動被動、苟且還袒護,看起來像是沒有拿起武器保衛過國家一樣---白話文叫做沒當過兵。對國家依賴效死軍人的處境毫無警覺。

這樣的人怎麼能堪任國家的大事呢?

禮記檀弓篇記載了一個故事:

齊與魯國戰於郎。公叔禺人遇見扛著兵杖的士卒走進城堡去休息,他感慨地說:「徭役使百姓痛苦不堪,賦稅也使百姓的負擔很沉重,國家的卿大夫不能好好謀劃,任事的士又沒有犧牲的精神,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啊!我既然這麼說了,自己怎能不奮勇抗敵呢?」於是就帶鄰居的少年汪踦一起衝往敵陣,兩人都戰死了。魯國人不想用童子的喪禮斂葬汪踦,於是請教孔子。孔子說:「他既然能夠拿著武器捍衛國家,你們不用童子的喪禮來埋葬他,不也是可以的嗎!」

我們的社會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會反省而願意挺身的人,以及那個身旁熱血的少年童子—汪踦。

台灣社會關心的總是「腥羶色」

無獨有偶,我們六個年輕女生—甚至多位是大學一年級女生,和七個男生,一起舉行了性愛趴。六個女生既非出於被迫,更不是為了經濟賣淫。七個男生各有工作,也有父母,不知道他們該如何面對同事、公司和父母。

一同參加國家儀式的教育部長、文化部長、青年事務官員如何面對這件事情,告訴我們這個國家是如何培育青年的。

同婚議題有一大半人支持,卻也有一大堆人反對。但在同婚合法化的過程中,我們的感情教育、尊重生命的態度卻沒有一起成長。

剛剛逮捕了一個主張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疑似接受中共資金,笑罵由人在媒體、公開場合謾罵政府的年輕人。卻對另外一個黑道成員、竹聯幫老大的行徑無動於衷。

更別說年金改革與一例一休引起的國家激烈的動盪與對立。

我們的社會對隔一日的禍福吉凶真是關心在意,易經、seafood、風水、紫微和狂歡都很風行。

禮記描述社會生活瑣瑣碎碎的事情,透過這些事情講述人與人之間的敬意與界限,能夠安穩社會邁向下一個每一天。

「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的白話文是這樣:

行禮要十分恭敬呀!態度像是隨時在思慮事情一樣端莊持重,說出的話都經過深思熟慮。這樣可以使人民生活得以安穩。

希望新的一年代表我們參加典禮的人,都能有這樣崇敬而高尚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