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敢戰潘孟安 國民黨在屏東是被誰搞垮的?


國民黨在屏東縣是從零開始,曾永權與廖婉汝纏鬥多年,誰該為藍營的衰敗負責?(製圖/李彥謀)

屏東縣長潘孟安,在2018縣市長選戰中,到目前為止,可能是最讓藍綠「皆無懸念」的一位,他的民調滿意度高,施政無太大爭議,國民黨無人敢應戰,呈現半放棄狀態,民進黨穩穩落袋這一席,問題不大。

2009年縣長提名是關鍵

民進黨內評估,包括潘孟安、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與新竹市長林智堅,是最有希望連任成功的前四名,但除了屏東縣,國民黨在桃園、台中及新竹市,都不乏人選挑戰,甚至可用參選爆炸來形容,弔詭的是,唯獨屏東縣乏人問津,更無人投石問路。

屏東縣是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的故鄉,但是政界有一說,就是「曾永權的黨政權力越大時,國民黨在屏東的版圖就越萎縮」,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國民黨在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時,在屏東拿到49.7%選票,只差謝蘇配不到1%,讓藍營相當振奮,更誓言要在2009年縣長選舉奪回政權。

當時有意力拚縣長的立委廖婉汝,不料與擔任立法院副院長的曾永權分屬不同派系,廖屬林派,曾為張派,最後黨中央以尊重地方考量,以核准參選、視同提名,提名屏東縣議長周典論參選屏東縣長。

那時候的屏東縣由民進黨曹啟鴻執政,但施政評價普普,一度被綠營列為危險戰區,但當國民黨提名周典論後,曹啟鴻的選情如倒吃甘蔗,不但以近20%的差距擊敗對手,第二任縣長也越做越好,卸任後成為蔡政府首任農委會主委。

曾永權官運亨通無人能比

廖婉汝在黨提名後發表聲明,「願意燃燒自己,但有人惡意讓她腐朽」,對屏東縣黨部主委楊元勛強力運作「寧為特定人」護航,延誤提名時間、破壞初選制度、製造黨內分裂,那他就必須對選舉結果負全責。

她還指控縣黨部突襲做成「不辦初選」決議,只向黨中央提報「徵召或報准周典論議長」,將她最後一絲出線機會也被封殺掉。

這一封殺,不但讓國民黨輸掉2009縣長選舉,此後大小選戰,不論立委、總統,或是縣長,一路潰敗,連僅存的一席立委王進士也在2016年拱手讓出,民進黨不僅包辦縣長、立委,更逐步延伸到議員、鄉鎮市長,國民黨只能採取守勢,情勢日益窘迫。

只是,藍營在屏東最有影響力的曾永權,當過立法院副院長、總統府秘書長、國民黨副主席等,卻從未為了屏東縣的敗選負起相關責任;相對於吳敦義把南投搞得藍旗蔽日,王金平也因為高雄地盤萎縮遭黨內責難等,曾永權官運亨通,的確有常人無法比擬的能耐。

黨部主委廖婉汝的頭上還有大人

廖婉汝曾是國民黨的縣長備位人選,但政治捉弄人,錯過了2009年,2014年的時機已大不如前,果然國民黨提名的簡太郎,以12萬票的歷史差距敗給潘孟安。而廖婉汝從2015年先投入與莊瑞雄的立委補選,2016年再與蘇震清角逐立委,都只拿到3成左右選票,政治人物時不我予,特別是政黨內鬥導致離心離德,廖婉汝是一面鏡子。

2016年國民黨失去中央政權,廖婉汝又扛起縣黨部主委重任,結果又與洪秀柱系統的張雅屏槓上而被撤換,之後張雅屏因誹謗潘孟安去坐牢,吳敦義選上黨主席後,廖婉汝又回鍋接掌主委,包括周典論、王進士與曾永權都對她「大力讚賞」,廖婉汝坦承,國民黨在屏東要「從零開始」。

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政黨,要如何對戰擁有縣府及立委資源的民進黨?國民黨曾想勸不分區立委柯志恩選縣長,但到目前為止沒有意願;前立委蘇清泉,則與吳敦義不對盤。只是,不論誰來選,都是挨打的份。

國民黨推不出人選,黨內派系鬥爭自取滅亡是最大原因,這些鬥爭其實都離不開那幾位「高層人士」,這種生態若不清理,「從零開始」也只是海市蜃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