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水利會、鄉鎮市長官派、 蘇煥智批蔡政府開民主倒車


蔡政府推動水利會長官派,另也試探取消現有鄉鎮市選舉,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右)抨擊,蔡政府是開民主倒車,(左)為高思博。(攝影/孫偉倫)

蔡英文政府執政後,接續國民黨時代推動農田水利會官派,並將在立院臨時會三讀通過修法;蔡政府另方面也試探取消現有鄉鎮市選舉的可能性,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今天跳出來批評,蔡政府是開民主倒車,違反世界潮流,頭重腳輕的臃腫決策模式,將造成國家競爭力危機。

蘇煥智、高思博合開記者會受矚目

由蘇煥智擔任董事長的愛鄉基金會,與前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高思博擔任副董事長的21世紀基金會合辦「還我自治權!區長、農田水利會會長官派利弊」記者會暨座談會。一位是綠營前縣長、另一外則是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小舅子,分屬藍綠陣營的兩人合辦並共同主持座談會,同時又談敏感的水利會改制問題,高度的政治性引起外界聯想。

攸關農田水利會改制官派的「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法草案,是這次民進黨要在立法院臨時會要通過的重大法案之一。因為政府每年補助水利會近60億元,政府認為公法人性質的水利會,相關預算不受監督,且因會長選舉發生買票等弊端,又不受選罷法約束,因此欲將其改為公務機關。

而過去水利會多由偏藍營人士掌控,在選舉中無法取勝的民進黨,這次改制被解讀為是想奪取主控權,因此這次改制就被認為是為「拔樁」而來。國民黨執政時期也想改採官派,也因為私產與水權分配問題遭到很大反彈而不了了之。

水利會已受政府監督

蘇煥智指出,水利會預算不只是水利會會務委員審查過後就可以使用,不管預算、決算都需要農委會審查通過;且水利會的工程採購,也須適用政府採購法的發包;水利會的土地不動產出售也須先報農委會核准,而且要納入預決算。因此如果有亂花錢,作為派系金庫的情況,農委會要負起失職的責任。

蔡英文政府欲將水利會改制公務機關,同時將今年即將改選的水利會長、會務委員延任2年4個月,蘇煥智批評這是以延任的利益換取同意,是小英政府「為拔樁公然無視會員權利」,是政府侵害會員權益,也是對農民農業用水的剝奪。

蘇煥智批評行政院美其名是「改制」、「提升」為公務機關,但將水利會財產收回國有的作法,其實是赤裸的「強佔財產」,反民主開時代倒車的行為,且後續勢必還會有釋憲官司的爭議,蔡英文政府不可不慎。

蘇煥智則表示,從他大學時代幫助林義雄參選省議員時,就開始思考如何建立正常民主體制,到現在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台灣面臨的挑戰是在中國崛起後的國際經貿空間被壓縮的問題,民主和經貿的活力是台灣的兩大優勢,若無法維持下去,將為台灣帶來嚴重的危機。

六都升格取消地方選舉,反造成城鄉落差加大

另外,在馬政府任內推動台北縣、台中縣市合併,當時的台南縣長蘇煥智與時任台南市長許添財一起推動台南縣市合併。蘇煥智說,過去他因為擔心台北縣、台中縣市、高雄縣市與桃園縣升格直轄市,台南面臨地位降低,財政分配減少而推動縣市合併升格。

不過,他批評馬政府未徵詢地方意見,進行國際比較研究,就以「小面積人口密集都會型」的「台北市治理模式」,硬套在「大面積城鄉混合型」的其他四都,並停止原鄉鎮市的地方自治改為官派,是錯誤決策,而且在升格後行政官僚化,公務服務變差,使偏鄉邊緣化,甚至年輕人才無法參與公眾事務,造成內部城鄉落差不但沒有縮小,反而加速擴大。

馬英九政府在2009年五都升格直轄市時,由當時內政部長江宜樺決定原鄉鎮市改為區,暫停地方自治選舉,蘇煥智說,民進黨政府執政後繼續以反買票、反黑金的思維,作為推動鄉鎮市長改制官派的理由,有志一同消滅鄉鎮市基層地方自治,是一錯再錯。

民進黨想續推縣市鄉鎮市長官派,蘇煥智批民主倒退

他批評,民進黨沒有思考如何解決五都升格後的亂象,反而更進一步要加速推動消滅一般鄉鎮市地方自治體,將造成人民更無法參與地方事務,一切均假手官僚體系才能執行,無形之中已造成「民主倒退」、「地方新威權主義」的形成。

「中央必須和地方分權,並盡可能將授權地方,同時也應避免黑金買票」,蘇煥智建議可以歐陸政黨比例方式做參考,讓基層地方自治體採取「全部政黨比例代表」選制,將鄉鎮市區政府改為一元體制的「委員會制」,並開放地方型政黨,由各黨所提候選人進行選舉,並依得票比率分配席次。

蘇煥智說,因為政黨可被監督不提名黑道人士,降低地方派系或黑道人士藉機漂白的機會較大,或可更有效杜絕黑金、派系分贓的機會,也可大幅降低選舉成本,改正現在初選就要花費千萬的陋習,提高年輕人參與公共決策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