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離岸風電 上緯董座蔡朝陽:希望政府多疼在家的小孩

綠能

上緯新能源董事長蔡朝陽坦言,政府再生能源政策目標真的很挑戰,也希望風場開發遴選不要因技術能力被排除在外。(攝影/呂俊儀)

驅車走國道3號,經過苗栗路段,或許可以遠眺到海上有2座海上風力發電機組,但這也僅是上緯歷經近7年,在苗栗3公里、5公里外海所裝置的台灣首度、唯一的離岸風機。

「非常辛苦」,「過程非常艱辛」,提起能夠矗立2支風機在海上,上緯投控董事長蔡朝陽內心相當的激動,形容這是「衝撞出來的」。事實上,上緯本業是化工產業,會跨入風力發電領域,其實是2006年建構風力發電葉片樹脂起的頭,蔡朝陽說,是因為這個機緣,了解到風力發電是未來的再生能源,也才知道政府打算在台灣海峽有這個發展風電的計畫。

設立台灣唯一2支離岸風機過程非常艱辛

蔡英文總統宣示台灣能源轉型政策,目標是透過興建海上風電場及太陽能發電裝置,讓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佔比從6%提高至20%,但到目前為止,包括政策一致性、資金面、法規到社會共識等,雜音依舊不斷。

距離政府能源政策目標,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要從6%提高到20%只剩7年,2017年剛過,英國金融時報(FT)以「台灣不畏能源安全隱憂,推動能源轉型」為題,點出台灣「大膽」、「獨特」的能源政策面臨的不確定因素眾多,甚至可能連總成本多少都搞不清楚。

這篇報導的背後意涵,可能正巧說中台灣率先、也是唯一設置2支離岸風電上緯董事長蔡朝陽的心坎裡。不論介紹台灣發展離案風力發電,又或上緯投入風電的發展,不難感受到蔡朝陽心裡的「艱辛」、「孤獨」,甚至是擔心害怕,更希望「政府對在家的小孩多疼一下」。

他回憶6年前投入發展風電,以上緯資本額才9億元,淨資產45億元,「我是拿40億元股東的錢砸下去,更在當時欠缺法規、制度,也沒有港口下『衝撞』出來的成果。」且當時股東相當反對,蔡朝陽說,他自己還一人騎著單車台灣跑透透,跑了1300多公里,為的就是思考要不要投入風電發展領域。

「不應該是上緯,也不該是我完成,但事實上就是我完成的。過程非常艱辛!」談到2部風機設立的感想蔡朝陽這樣說。據了解,這2部風機發電1年來已超過2100萬度電,運轉效率也相當理想。

離岸風機工程船躲一個颱風花1億元

然而,就算有了2支風機設置經驗,但談到未來,蔡朝陽還是很害怕。他舉例,過往預訂施工船前,需申請政府施工許可,但申請許可前多了海岸管理法跟水下文資法,也連帶要經過召開委員會、甚至文化部也依法要求先探查水下有無沈船等等。

等到施工船可以開工,要避開冬天東北季風季節,但夏天有颱風季,如果過程中就遇上,因台灣商港的防颱清港措施,施工船速度慢,「一路從台北港逃到台中港,又逃到高雄港」,但到高雄遇上颱風,「這就是過去遇到的問題」,而光這10天躲颱風就要花費近1億元費用。

他進一步說,政府公告未來要投入離岸風電,須要有港口可用,也要有台電電網可輸電;在示範獎勵下,登記申請廠商踴躍,以台灣離岸風場有36個潛力廠址,去年環保署受理的22案離岸風電環評案件,19案環評初審通過,含計裝置容量達10.07GW。

新風場競爭者眾

但誰有辦法在今年3、4月拿到風場場址?蔡朝陽點到自己擔心的問題,由於經濟部於去年12月18日拍版離岸風電產業鏈項目與時程,也新祭出遴選辦法,以政府希望鼓勵先來投資,帶動服務業、再建構製造業的政策方向,單國產化的強制項目就可能會遇到很多困難,更何況還牽涉到很大的資金鏈問題。

說到錢從哪裡來?蔡朝陽也很有感,過去上緯因為成功設立2支風機,讓麥格理資本(50%)、丹能風力(35%)願意投資,但如今進行遴選的辦法中,入選標準有6成是技術能力,4成是財務能力。雖上緯有麥格理等國際級公司做後盾,財務沒問題,但他也訴苦,以技術能力評估,歐洲開發商動不動有上百支設置經驗,若以這樣的適用標準評估上緯,「我們抱著滿腔熱血,挺到今天,若被排除,內心是非常難接受,也難對股東交代」,抱著忐忑的心情,蔡朝陽還是樂觀,「相信政府有智慧不會把我們排除」。

而其他政策一致性的問題,蔡朝陽感嘆,過去6年多,他找過200家以上銀行、投資者,但沒有人理,以離岸風電投資,每年將近要1000億新台幣,台灣企業參與遠遠不足,更遺憾的,以國家發展綠能,「台灣各界,不管是商界,或是民間,關注度是非常低的」,這可能是離岸風電非常大的障礙。甚至政府支持太陽能、綠能等基金都可能不夠。

公股銀行因慶富案撤手,這是「自己國家自己救」?

更重要的銀行融資問題,蔡朝陽說,上緯先前設置的2支離岸風機,依赤道原則貸款,但申請開發風場需要200億元,以上緯情況勢必走向「無追索權專案融資」,他無奈指出,「現階段國外銀行有13家要給我們,國內銀行呢?」現有公銀行庫從慶富案後都撤手,「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但我不曉得,這是不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也是很大的隱憂。

蔡朝陽為了投入離岸風電需要登上工程船,用心考取登高、海上救援及消防等3張證照,也為法規、政策等等穿梭在各部會,他自嘲,「除了與蒙藏委員會搭不上,其他部會都搭上」。事實也是如此,以施工過程,不但鑽探涉及文化部有關古蹟、古沈船,包括工程船上還要設鯨豚觀察員,觀察白海豚動向,環評也要觀察鳥類、蝙蝠,甚至與媽祖繞境也有關,因為不能影響這類文化活動,蔡朝陽笑稱,經歷過的,「如同金剛經中的百分不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