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時力抗爭舞台 柯神與昌神終須一戰


柯文哲找到處理陳抗的SOP,未來時力要在街頭討到便宜,已不容易。(圖片組合/李彥謀)

時代力量立委在總統府前禁食抗議,究竟是蔡英文總統、台北市長柯文哲、還是給自己找麻煩?他們反對集遊法,要求撤除拒馬、圍欄,但是包括警力布署調派,最高指揮官其實是首都市長柯文哲。柯P為了交通順暢,最終下令警力淨空凱達格蘭大道的「違法抗議」。

柯文哲稱立委更要遵法守法

時代力量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2016年立委選舉都得到柯文哲的輔選,還一度被泛稱為「柯系立委」。但是,近幾次包括立法院、行政院周圍的遊行陳抗維安,柯文哲的態度都相當明確,「不能超出法律界限」,這次他就說,總統府旁邊就是不可以遊行,尊重人民的權利,要依法行事、需要申請,特別是立法委員,立法更要遵法、守法。

柯文哲認為自己是很務實的人,對於陳抗,原則上盡量寬容,上一次驅離民眾,是因為他們躺在馬路上到處流竄,癱瘓西區交通,不處理不行;時代力量在總統府前人行道上陳抗,對假日交通影響較小,也沒有到處流竄,會視抗議狀況決定處置方式,「妨礙到交通、公共秩序再處理」。

柯文哲與北市警這次採用「只出不進」策略,防止人群聚集,他說,「還是要圈住,警方也滿辛苦的。」這種孤立戰術,讓時力立委得不到外援,形同坐困愁城。林昶佐則在臉書po文,「懇請台北市長柯文哲、警政署長陳家欽縮小沒必要的管制區,還給市民的生活自由」。

林昶佐懇求柯文哲縮小管制區

林昶佐寫道,「被警方隔離,不准人民加入的一個帳篷、十幾名夥伴,靜靜的在這裡表達訴求;同時,警方卻用不成比例、長達三、四公里無邊無際的管制區,來影響市民的生活與交通,並讓政府在面對人民集會遊行的處理方式,留下至為負面的紀錄」。

徐永明也批評,「隔著拒馬跟鐵絲網來做健康檢查,在台北市街頭看來真是荒謬,台北市長柯文哲,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經驗?有沒有隔著鐵絲網健檢的經驗?」

柯文哲這回沒有到現場與時力立委們溝通,在這個可以爭取媒光燈的機會他放棄了,他說「人家又沒有叫我去」,讓人好奇他是怎麼盤算著這一局,還是柯P與時力已不再麻吉。「時代力量會跟警方表達想法,但是沒有直接對他」,柯文哲認為,立法問題還是回到立法院處理。

2017年春,柯文哲一度有意幫時代力量、社民黨,與民進黨協調選舉席次,被解讀為想成為第三勢力的共主,但隨即就沒有下文,這是「一廟不容二神」的寫照嗎?

柯神與昌神總要拚個高低

去年底,「罷昌案未過」,柯文哲被問到時代力量是否實力有所削減,他回答,「只要看數據就知道」,頗有默認時代力量今非昔比。至於會不會再幫時力站台,柯表示,「再說吧」,「軍機訊息萬變,還有一年會怎樣誰曉得,你一年前可以想像現在的樣子嗎,台灣淺碟文化變化太快,不可預測性太高」。

其實,黃國昌在罷昌投票前,接受資深媒體人周玉蔻專訪時,就沒有正面表示要支持柯文哲在2018的市長選舉,他說,時代力量追求的是把台灣打造成正常化國家,跟中共搞兩岸一家親跟和平協議,「這種政治路線跟立場時代力量是不可能支持。」

徐永明不久前也說,時力不急著處理與柯的關係,是否合作「再觀察」,尤其是柯文哲兩岸說法是否有所節制,今年「雙城論壇」的言論是重要指標。

時代力量坦言,該黨支持者與柯粉重疊性高,但到底誰是主、誰是客?這些重疊者會跟著柯神還是昌神,遲早要拚出個高低;只是,柯文哲擁有行政與公權力,這次不給時力抗爭的舞台,顯示雙方關係已達寒流等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