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黃國昌會端出讓各界都失望的勞基法修正動議?


立法院長蘇嘉全召集朝野協商,時代力量黃國昌經過一個白天後,傍晚突然宣布退出協商。(攝影/黃威彬)

有關一例一休再修法的勞基法修正草案,將於10日在被拒馬圍成鐵籠的立法院完成三讀闖關。在場外勞團與群眾全力動員抗爭聲中,立法院長蘇嘉全自週一起召集朝野黨團協商,代表時代力量協商的黃國昌卻在週一經過一整個白天,在傍晚發便當放飯之後回來,就突然宣布退出協商。

時力數度向社會各界道歉

黃國昌認為,行政院連核實計算等非核心的修法議題都不願讓步,以政院沒有善意為由,宣布退出勞基法修法與協商所有程序,不為這次修法背書。國民黨立委則在院會中以發言拖延時間,院會預計將持續進行,預計在10日晚間三讀通過修法。

時力5個立委還在昨天中午的記者會中,好幾度向社會各界鞠躬道歉,因為守不住執政黨勞基法的闖關,但他們不會放棄,仍呼籲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賴清德懸崖勒馬。

只是,讓人好奇的是,黃國昌和時力立委才艱苦的經歷兩天半的低溫及雨勢,在總統府前淋雨露宿禁食,認真堅持到被警察驅離才回立院再戰,這樣的態度才在網路上贏得不少掌聲,甚至臉書聲量都高過天王級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外界不解,時力為何一下就決定脫離戰場,迅速棄守跟民進黨的對抗?

為測試民進黨是否妥協,黃國昌提出折衷版

因為黃在協商時拋出了時力黨團最新版本的修正動議,黃國昌說,這個折衷版本的修正動議已是「卑微的要求」,希望行政院釋出善意,給予討論空間。但這個被形容是「苦思許久」提出的折衷版本,在這次修法重點的放寬7休1、延長工時上限、輪班間隔11小時可放寬為8小時的項目中加上了「勞工拒絕權」,結果被視為與「與民進黨差異無幾」,引發許多支持者與勞團的極度不滿。

對於時力突如其來的舉動,民進黨支持者與相關黨工更是極盡嘲諷與批評,包括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綠委林俊憲都語帶諷刺地說,時力可能是看到網路上的批評,以及晚間的勞團臥軌抗爭,才臨時決定撤回並退出,但為時已晚。

據了解,其實黃國昌的版本確實是自己提出,事前也未與黨團內部討論,黨團成員在看到黃的提案後也感到意外。勞基法朝野協商從8日下午開始,時力修正動議版本條文在下午曝光後,相關內容開始受到網路上支持者與學者批評,黨團在傍晚協商告一段落後臨時開會討論,據說內部成員都表達不滿。

黃國昌坦承折衷版內容思慮不周

而黃國昌則表示,是為了測試行政院與民進黨團是否有轉圜空間,所以提出一個妥協版本,而他也坦承修正動議的提出確實是過於倉促,且因為超過兩天未進食,又淋了一整晚的雨,到臨時會開始當天才又被驅離返回立院,短時間拋出的修法思慮的確有所不周。

時力人士表示,此次修法確曾諮詢勞動法專家如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的意見,只是黨團內部都認為不應在此時提出這樣的修法,包括連東吳法律系教授胡博硯都公開批評,但在修正動議提出遭到批評之後,時力內部並沒有後續因應的計畫,所以只能自行撤案,並委婉向外界道歉。

但是,時力人士也說,修正動議版中的某些條文也確實有值得採納之處,並非一無可取,例如在加班工資與工時「脫鉤」計算方式,也受到管碧玲、吳玉琴等綠委的認同,不是沒有討論空間。

修法重點未觸及核心

時力修正動議除了增加勞工拒絕權的主軸外,時力對加班上限主張以「每3個月」上限138小時,改成「任何連續3個月」不得超過138小時,避免造成連續4個月、每月加班都54小時。

在加班工資工時計算方式,時力主張4小時以內的工時核實計算,但工資以4小時計,這種工資與工時「脫鉤」計算的方法,用意是不讓沒有加班的虛擬工時算進每個月的加班時數,造成雇主人力安排的彈性降低。

另外,在鬆綁7休1及輪班間隔11小時可放寬的規定中,在行政院版本規定,可由中央主管機關指定可開放的特殊行業與工作者;時力版本再加入必須「經立法院同意後」,才能縮短輪班間隔至8小時或鬆綁7休1,並同樣有「勞工拒絕」規定。

而原本行政院版本主張,加班上限、鬆綁7休1、輪班間隔時間的放寬,只要經工會、勞資會議同意且「備查」即可,時代力量也主張應改為「核備」,以增加主管機關介入權力。

時力這次提出的「拒絕權」主張,其實勞基法第42條已有明文規定,勞工因健康或其他正當理由,不能接受正常工作時間以外之工作者,雇主不得強制其工作。代表勞工已有拒絕權,時力版本的主張在協商時已被勞動部長林美珠表示反對,後續也被專家學者認為沒有實際幫助。

學者專家紛紛質疑沒有幫助

這次出面反對勞基法修法的文化大學教授、勞動部法規會委員邱峻彥認為,時力版沒有太大幫助,因為現實上的勞工能夠拒絕雇主要求的例子「太少了」。因為勞動現場中,勞工很難真正拒絕雇主的要求,勞工協議的籌碼與能力也總是比雇主更弱。

因為時力版本並未反對延長加班工時,讓認為延長加班工時是順應資方要求,一向反對的勞團感到不滿。交通大學科技與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認為,時力版本不僅無法保障勞工權益,反而可能難以執行。

邱羽凡也認為,時力版本規定加班工時核實計算,不會解決台灣普遍過勞問題,而且每月加班工時上限也一樣提高到54小時,高於現行46小時,這表示時代力量在解決台灣過勞問題方面已經妥協。而「立法院同意條款」的規定也混淆行政、立法的權責,同時也因為立院屬合議制,執政黨具有優勢,不僅對勞工權益無法實質保障,實務上也難執行。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陳政亮也指出,行政院版本把勞權保障丟給勞資會議,時力版本則是要勞工自己「拒絕」,根本半斤八兩。

大動作抗爭後又虎頭蛇尾?

對於時代力量被質疑「虎頭蛇尾」的做法,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解釋,時力五個立委經過禁食後的狀況不太好,但她強調時代力量都站在勞工這一邊,提出折衷版本也是希望再讓條文更往勞工靠攏。

不過,時力現在確實已為自己的政治聲勢帶來危機,有人甚至說時力「是演給勞工看」,實際上與蔡政府的政策沒有差別,甚至質疑洪慈庸寫給蔡英文的信中提到「離您(蔡英文)最近的是我們」,也是暗示修法立場與民進黨零距離,加上現在完全退出可斡旋角力的協商賽局,種種跡象都讓外界質疑有「打假球」之嫌。

時代力量也遭到質疑,不利用體制內黨團的權力,在議會中利用議事技巧繼續和執政黨周旋,若把僅有的權力都放棄,如何說服勞工已盡力?

時力與民進黨終須對立競爭

時力人士則說,民進黨團顯然不想給時力任何機會,雖然蘇嘉全都在協商時說,如果有共識大家可以共同提案,但從這兩天的協商過程看來,民進黨團對行政院所提的版本根本一個字都不想改,在這樣的環境下,時力選擇退出協商是合理的。

這位人士認為,一直以來都看到民進黨在國會以強勢壓制在野黨,甚至自行詮釋議事規則,連人數高達35席的國民黨團尚且都被玩弄霸凌,只有5人的時代力量很明顯更不可能有機會;過去一直被稱為小綠的時代力量,為了不使自己泡沫化,本來就終須與民進黨一戰,這次修法也正好就是契機。

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終須對立競爭,不過,如果棋局一步沒走好,這個以年輕人為主要號召對象的年輕政黨,恐怕也同樣要面對年輕族群的憤怒與背離,時力才剛在這次勞基法修法過程中拋開民進黨側翼的陰影,未來如何在技術上更精進,可能還有待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