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凝結光陰50年 失落沙洲-社子島只等到柯文哲的一意孤行


社子島白天往來人車不多,主要幹道彷彿鄉間小路。(攝影/徐珍翔)

「我從小在這裡長大,除了堤防變高了,裡面景觀真的都沒什麼改變,跟小時候都一樣,一走出去,田還是田,不然就是鐵皮屋,……」李先生今年43歲,住在一個許多都會男女至今無法想像的台北市──社子島。

走進社子島,有別於台北市區的繁華午後,主要幹道沿路人煙稀少,偶爾才有幾隻野狗從兩旁的農田竄出,互相追逐。原來,當地的居民裡,許多有能力的、不得已的,早都被迫離開。那些留下不走的,若不是被生活綁架,就是被記憶囚禁。

一道禁建令,彷彿凝結了社子島的時間,即使半個世紀過去,景觀幾無改變,從中悄悄流失的,除了人口,更多是希望。

社子島位於台北市士林區,是淡水河、基隆河匯流處形成的沙洲。1970年,經濟部研擬「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時,以地勢低窪、易遭水患、人口稀少、經濟價值低為由,把社子島末端定為「限制發展區的洪水氾濫區」,僅能作為農業用地或綠地,因此停止了延平北路七八九段的一切建設許可。

台北最後處女地,每逢選舉就被炒

也因為是台北市的最後一塊處女地,每逢市長選舉,社子島開發案就會被炒成一盤豐盛的牛肉,盛大端上台前,選後卻往往無疾而終。馬英九的輕軌規畫案、郝龍斌的台北曼哈頓都是如此。

眼看2018年又要選舉,柯文哲的台北威尼斯也開始動起來,日前更對外發出豪語:「我這個痟痟(台語,指瘋瘋癲癲)的才有可能,換個市長,以後更沒機會了,趁有辦法的時候要趕快往前進。」不過,當地居民卻不以為然,甚至有里長因此直接罵他「王八蛋」。

失落的世界只有兩個里,其中福安里的里長謝文加15日將前往營建署,參與社子島開發案的環評範疇界定討論,他打算一如往常地「岔題」,在會中呼籲台北市政府訂定特別拆遷補償辦法,「不管哪個會議,我每次都會提這個,那些委員都很認同,才會要柯文哲來我們每一戶調查。」

向柯文哲陳情,卻被回「去找國民黨」

「難道不能直接向市政府反映嗎?」好像有人誤觸地雷似的,謝文加不只說話速度變快、語調上揚,連喘氣聲也跟著放大,「之前辦i-Voting的時候,他有來,他問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我說,希望提高容積率跟訂定特別拆遷補償辦法。結果你知道他回我什麼?他叫我去找國民黨,連旁邊局處首長都笑出來了。」

謝文加說,福安里有4500多戶,其中有170個中低收入戶,「假如用他現在的安置辦法,有三分之二的人被趕出去後,會沒有地方住。這裡有些人是不符合買回條件,有些人是連經濟能力都不夠,他們2萬多元要養父母、幾個小孩,哪有能力再跟政府租房子?」

為何在地居民會不符合買回條件?謝文加舉例,根據北市府目前採用的公共工程拆遷補償自治條例,當地居民的房屋必須有獨立出入口、有客廳、有房間、有廚房、有廁所,才有資格購買拆遷安置的專案住宅,「我跟你講,我們這裡以前是農業社會,兄弟都住在一起,雖然住二三四樓,但共用一個樓梯、一個大門,而且很多廁所都放外面共用的嘛,肥料都拿去田裡灌溉,後來又被禁建,這是歷史共業。」

「我們這裡狀況很多,像很多是有屋無地的,有一千多戶,因為以前地不值錢嘛,親戚朋友間,我幫你種田,你的地借我蓋房子,這種很多啊,就這樣延續下來了。還有一個三合院住十幾戶的,這些都沒有解決啦。」他說。

里長:人民越來越瘦,財團越來越肥

謝文加也抱怨,開發案推動至今,北市府始終只派辦事員到社子島溝通,遇到任何的反映、建議,一律給出「會向上反映」的官方答案,結果都不了了之,「至少派一個可以決定事情的人來跟我們商量,大家看怎麼樣各退一步嘛,但他(柯文哲)都沒有,只是一直趕自己的行程。他根本不知道我們人間疾苦,比秦始皇還獨裁,簡直是個王八蛋。」

唯二的富洲里里長李賜福則說,根據法令,只有農業區、工業區要變更為住宅區或商業區才要進行區段徵收,但社子島很多土地原本就屬於住宅區,卻被強迫參加,根本與法令不符,「別的縣市,如果原本就是住宅區,居民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參與區段徵收,不參與就被剔除在外。像航空城也是一樣啊,那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參與區段徵收?」

「就算要徵收,北市府說拆遷補償要比照其他地方,要一視同仁,可是台北市就沒有一個地方像我們社子被禁建,政府在民國59年禁建時沒有一視同仁,現在要開發了,才說一視同仁。政府就是這樣苛責被你禁建很多年的居民嗎,剝奪我們好幾次,還要大撈一筆,結果就是人民越來越瘦,財團越來越肥。」李賜福似乎說到累了,聲音越說越小,音調也越來越低。

若北市府一意孤行,居民不排除上街頭

社子島上的兩位里長,談起柯文哲的台北威尼斯,情緒一高一低,連作風都是一武一文。謝文加強調,若柯文哲仍一意孤行,不顧居民的生存權,他一定抗爭到底,就算將來選市議員去每天罵他也好,「老實講,有能力的話,誰喜歡住在這邊?有能力的人早都出去買房子了。」

李賜福則說,如果真的無力回天,自己打算提告,控告北市府強迫居民參加徵收一事違法,「我比較不想用抗爭的方法,我準備去法院告他,這樣比較符合法律程序。但如果連法律也無法保障我們權益,無法照顧弱勢族群了,最後還是要上街頭吧。那就要勞師動眾了,居民都是逼不得已的。」

一位從小在社子島長大的居民李先生,被問起開發一事,雖直言「社子島過於落後,開發是必然的結果」,卻也認為當地安靜、有人情味,因為親戚、朋友都在社區內,彼此都認識,生活上也安全一些,「唉……開發後這環境一定會改變的,但會變成怎麼樣就很難說了,還是要看後續怎麼去安置吧,就看政府的做法了。」

雖位處台北市,社子島仍有不少在耕作中的農地。(攝影/徐珍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