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越戰遺毒!乘載台灣愛心 越南小菩薩阿福20歲了


阿福、阿福媽媽、至善愛心大使陳淑麗終於再相見,三人都開心笑著。(圖片來源/至善基金會提供,黃國記攝影)

1961年美軍正式加入越戰戰場,美國以「自由」之名介入戰場,在二次大戰後國力到達顛峰的美國,原先估計不消幾年就能獲得勝利,光榮退場。

不料,越南游擊隊善用叢林地形,神出鬼沒讓擅長陸地戰的美軍摸不著頭緒,戰況陷入膠著,陷入困戰的美軍開始在越南大量使用含有世紀之毒戴奧辛的「落葉劑」(又稱為橙劑),大面積的叢林成為枯枝,越軍無所遁形,但美國也並未因此贏得勝利,自由的代價到底有多大?

「在廣治,每年至少有10個孩子因為炸彈爆炸死亡。」至善基金會越南工作站主任黃仲始沉重地說。越戰之後過了40個年頭,越戰遺毒仍持續在當初越戰交界地─中越一帶肆虐,許多孩子一出生就面臨嚴重顱顏畸形、智能障礙的命運,阿福就是大時代下的其中一個受害者。

至今,美國政府仍不願正視歷史,向受害的無辜平民道歉,越南官方也遲遲未說明越戰過後受害的人數、家庭到底有多少。

特別的孩子:乘載眾人福氣的阿福

「看到阿福兔唇、整個嘴只有一根牙齒,眼睛是一個大洞,臉上也一個大洞,這孩子長得太特別了,第一次看到他時我實在沒有抱他的能力,我的愛還是太渺小…」至善第一任愛心大使陳淑麗回憶道。

20後再相見,陳淑麗緊緊握住心肝寶貝阿福的手。(圖片來源/至善基金會提供,黃國記攝影)

1998年時小名為阿福的杜德緣出生,一出生便是一個特別的孩子,多重顱顏變形,智力、視力以及聽力都嚴重受損。在當時,至善的前身─中華至善社會服務協會希望將阿福帶到台灣,到長庚醫院接受整形手術。當時是醫療顧問的至善基金會董事長袁立德提及,為阿福進行整形手術的長庚醫師是他的熟人,在知道阿福的案例後,便不停催促應該快將阿福帶到台灣接受治療,不能再拖了。

黃仲始表示,2月時至善便開始著手辦理讓阿福來台灣的各項手續,但因為中越當地政府不願讓這麼特別的孩子在媒體前曝光,因此一直拖到5、6月才成行,8月才抵達台灣開始進行矯正手術。

陳淑麗:台灣無以為寶,以善、以愛為寶

「當我抱起阿福的那一刻,就知道我再也放不下了。」當年陳淑麗和至善一起,帶著阿福和媽媽胡氏香一同搭機來到台灣,由於阿福的媽媽第一次搭飛機,一上機便開始暈機、嘔吐不止,因此當時坐在一旁的陳淑麗便一手抱起阿福。這一抱,也牽起了2人長達20年的緣分。

在台灣的兩次手術結束後,阿福便返回了越南,開始辛苦的復健,陳淑麗和阿福一家也不曾再相見。「阿福的感覺特別好,知道淑麗媽媽一來,他就會開心地笑。」時隔20年再度相逢時,即使阿福看不見、聽不到,但一感覺到陳淑麗的到來,便發出「呀」、「呀」的聲音,笑了起來。陳淑麗感動地說,上一次抱到阿福還只是個小嬰娃,這次看到他已經變得這麼有重量,感受到阿福真的「長大了」。

小菩薩成年,福澤廣被數萬孩子

「阿福是『越南小菩薩』,沒有他就沒有至善,就沒有後來受到幫助、改變人生的幾萬個孩子。」阿福回到越南後還得捱過復健,袁立德說明,若不是阿福和媽媽努力撐著,現在可能手指和身體許多部位早已黏在一起。阿福的身體承受了許多的苦,但在當年,阿福的故事引發台灣社會關注,來自各地的善款不斷流入,至善也因此成立基金會,進而幫助了越南當地更多受苦的家庭。

如今阿福已經20歲了,至善仍設置著「阿福專款」,每月提供約150美元的生活費,繼續援助阿福一家的生活起居。透過至善的助學基金,阿福的大姐已大學畢業、開始工作,每月也將薪資的1/4、約48美元拿回家裡,自立照顧家中母親以及弟妹。

阿福的家原先在海邊,只是茅草屋,至善也幫阿福一家蓋了棟更能遮風避雨的家。(攝影/薛如真)

女人頂起一片天:我走了,孩子怎麼辦?

「我很擔心有一天我不在了,如果把阿福送到收容中心,他們會不會像我這樣照顧阿福…」阿福的爸爸2年前因為肝癌過世,在這之後阿福媽媽一人照顧著阿福、和患有輕微精神疾病的二姊。阿福媽媽說道,自己已經51歲,將來會一輩子照顧阿福和姊姊,覺得這是她上輩子虧欠他們的,她永遠記得看到阿福手術結束的那一天,看到孩子終於有了「人樣」,知道老天還是眷顧,也不再有放棄的念頭。

阿福媽媽每天三餐都需要親自餵食阿福,在送進阿福口中前還細心地先吹涼。(攝影/薛如真)

袁立德表示,救了阿福一命的是爸爸、媽媽,如果不是他們堅持下來,阿福可能早就沒有了,也知道媽媽的擔憂,至善未來也會將阿福放在心裡,好好為越南小菩薩打算。

「很多人都以為越南是母系社會,但其實是越戰後女人頂起了一片天。」黃仲始這麼說道。在阿福媽媽的身上,充分看見了一位母親守護孩子的堅毅。

○後記

訪談過程中,阿福媽媽一直用身體支撐著阿福、讓阿福能夠坐起,當記者問及媽媽是否要休息一下時,媽媽只說「阿福開心,我就開心。」

但在看到陳淑麗和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後,阿福媽媽仍忍不住痛哭失聲,像是要釋放20幾年來的壓力一般,哭了好久好久,最後目送我們離開。在我們離開後,媽媽仍回到家中,繼續照顧阿福和二姐,繼續撐起家中的一片天。

阿福媽媽緊緊擁抱20年不見的陳淑麗。(圖片來源/至善基金會提供,黃國記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