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能負電價「指日可待」


如果台灣的電業是一個像德國開放、公開、公平的制度,綠能負電價極有可能成真。(圖片來源/總統府)

2018年初,地球南北溫差距大,美國東部低溫到零下70度,澳洲破紀錄高溫到47度,大家都在討論地球氣候變遷帶來的生態災難,同時德國也發生2018年1月1日當天德國的綠能百分之百滿足用電,而且風力發電多到要「負電價」來鼓勵用戶用電。前者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德國是在歐亞電網上,同時發多種電,綠能多了,但並不代表其他電廠不發電,或是德國已經完全使用綠能,但是2017年「負電價」已經有100小時,是值得注意的綠能價格翻轉的現象。

2017年德國綠能發威,震毀了這幾年來唱衰德國綠能的預言,德國綠能用價格說明了綠能的可行性,並在全面推動綠能6年發生了「綠能負電價」的「奇蹟」,德國去年有100小時因為風力發電太多,電力只好用「負電價」付費給消費者用電。

這對於長期被政府、台電洗腦「綠能很貴,用不起」,被核電、火力的黑暗霧霾矇蔽,所以看到「綠能負電價」,就會「蜀犬吠日」,大驚小怪。其實這一切都是合理的,也是一定會發生的,這是傳統電力(包括水力)所不曾發生的。

電力過多會使電力系統崩潰

電的產業倫理很簡單,因為有人用電,所以才有發電、輸電、配電的需求,若是沒有人用電,就毋需發電。如果需大於供,也就是台灣人最怕的「缺電」,對策很簡單,就是減少用電,其方式很多元,在尖峰提高價格,以價制量,抑制用戶用電,或是以強制手段拉限制用電量(像台灣已有的「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也可以用經濟誘因方式來吸引用戶節電,也有人主張在離峰時間「儲電」,供尖峰使用,像台灣已有的明潭抽蓄發電,把離峰的電打水,抽到高處,在尖峰時放水發電。

對電力系統而言,缺電並不會產生太大的危機,反而是電力過多而使電力系統內的電過多,造成系統崩潰。像2003年北美東部大停電,起因是俄亥俄州的一條超高壓電纜斷了,電廠的電送不出去,電網的電壓驟然改變,使得一連串的電廠像骨牌一樣倒下,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是「電太多」,電廠無法反應,造成的危害,這比台灣2017年8月15日大潭電廠天然氣中斷的停電的規模、嚴重性大得多。

台灣長期都是由台電壟斷電力系統資源與資訊,電力系統雖不複雜,但是隔行如隔山,台電不吐露實情,外界很難有資訊平衡台電的新聞,大家只能姑妄信之,所以缺電成為「狼來了」,但是不爭的事實是台灣的發電機組過多,發電機組的產能利用率太低(約52%),根本不符合經濟成本效益。

在台灣的人很難理解一個對消費者(包含一般用戶到工業用戶)、電業(發電、輸電、配電)公平合理的系統性制度,只能任台電予取予求,即使在80年代電核電機組全上,電力供應太多,台電硬著頭皮蓋非常昂貴,一度要十多元的抽蓄發電,因為台電的投資是政府預算,又是獨家,所以可以「攤提」到每一度電上,使外界永遠無法探究其供電成本。

台灣綠能政策該向德國學習

德國的電業是自由市場,有人買,才有人賣,2003年著名的社民黨和綠黨組成的紅綠執政聯盟決定了廢核,但並沒有認真執行,直到8年後,2011年3月發生福島核災,5個月後,執政的基督教民主黨梅克爾總理決定停止7座老朽核電機組,決定2022終止所有核電廠,所以德國才真正下定決心要以綠能取代核能,以及大量的火力。

歐盟在歐亞大電網上,有很多電力系統、跨國電力公司,光是德國的四大電力公司的股權、經營權就十分複雜,要脫核減煤轉綠能,著實要花費極大的社會資源,政治利益,以及溝通、遊說的工作,當然也還要忍受外國、反綠能產業的冷潮熱諷,與假消息的攻訐。去年我訪問德國綠能相關業者,他們只是「審慎樂觀」,在經營上履冰臨淵小心翼翼。

在跨國、多家經營的大電力系統上,綠能幾乎是從無到有,要克服非常多的障礙,和台灣一樣,德國的核電、火力傳統而穩定的利益更為強固,隨時隨地有反撲的力量,綠能公司雖有保護,但規模小,總是被大電力公司打壓,甚至關門。

在2011年之後的6年,綠能政策比過去明確,大公司如西門子都賣掉了核能部門(賣給法國國營的Ariva),投入綠能,在電力系統,智慧電網方面也對綠能友善,讓綠能能夠通行無阻。

我去年有半年時間在中國西北一帶旅行訪問,發現大漠、戈壁灘上的風機、光伏到處都是,很多地方論規模、密度,比德國更大,看起來十分「風光」;但是真正上網的風電、光電非常有限,才知道因為電網無法配合(軟硬體和大電網排斥綠能的心態),「棄風、棄光」的問題十分嚴重,電是發了,但送不出去。

綠能不是靠補貼

我看台電並無任何對綠能友善的計劃,政府的「前瞻基礎建設」中也沒有友善綠能電網的項目,不可能一夕之間電網就能從只吃大核電火電的電力,轉性成吃小而起伏多樣綠電的電網,這註定未來綠電必然失敗,走上中國過去十年的棄風、棄光的歧路上。

我去年訪問德國綠能期間,重點放在如何讓綠能優先上網(也是Feed-in Tariff的第一原則:綠電入網權),綠電上網才能賣錢,才可能永續的經營下去,綠能不是靠「補貼」,而是有公平上網的「立足點平等」的公平競爭機會,但是在台灣卻變成了「綠能補貼政策」。

在綠能上網的第二原則:長期合約,保障了綠電的價格,但是當綠電太多,相對成本降低,還有第三個原則,發電成本決定價格,德國境內綠電搶進,超過預期的發電量,就要降價求售,將本求利,寧可以「負電價」來平衡發電成本,事實上許多國家的風電均化電力成本(均化電力成本是將發電機組生命週期成本分攤到每度電力上的金額)已經比核電、燃煤還低。而傳統核電、火電也有合約保障,還沒有退場,仍佔有很大的發電份額。

綠電可以優先上網,但是還是要有足夠的買家,太陽能還好,日出、日落相對穩定,而且人大多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以配合用電作息供電。

風力就不像太陽能的供需配合那麼好,風力在夜間會比較多,而夜間離峰,若遇上例假或大假日,離峰時間供了太多電,傳統大燃煤火力、大核能機組(和台灣一樣)很難配合彈性調度,於是在用電少的時段,電就太多了,為了安全,這些大燃煤、核電機組無法配合降載,那麼多出來的風力怎麼辦?

台灣有很多人是儲電設施的粉絲,可能是國人太有儲蓄習慣使然,但是儲電不像存錢,不但沒有利息,還要付出許多建制成本,以及儲放間的耗損,像很多人主張在市區用太陽能電燈,白天儲電,晚上來用,但是算一下成本,會是市電的數倍,甚至十倍,而且維修不易,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太陽能路燈」用了沒多久就廢棄了。

讓利給消費者是減少供需不正常

電當然是即發即用是最好的,成本最低,德國風電業者沒有像台電一樣有個國庫當「富爸爸」,非常態的「負電價」是過渡期間的權宜措施,未來只要需求面管理做好,就會減少這樣不正常的供需情況,德國風電業者不可能去建昂貴且不符合經濟成本效益的儲電設施,最好而直接的方法是「讓利」給消費者,在電太多的時候,給錢讓消費者用電!

台灣人誤以為「再生能源不穩定」,其實任何電源都有萬一,大核能、火力機組一旦跳機,產生大電力缺口,後果更嚴重,去年815大停電記憶猶新;而風力、太陽的風、光是可以預測的,再配合用電的預測,德國風力發電公司可以預期到某些時段的風力發電大於用電,這期間,儲電來不及也要花太多錢,大划算,算一算,不如用「負電價」,不只給用戶免費用電,還付錢給用戶用電,所以在風力的尖峰發電,而用電是離峰,風電的價格是每千度-76歐元(-2692元台幣),也就是用戶在這期間用1千度電,就可以拿回76歐元。這並不是突發奇想的怪招,而是有計劃、事先準備好,通知用戶的計劃性工作。

綠色的區塊是綠電供的電,淺藍色的電是電力價格,在綠電供應多,而用電少的區間,德國風力發電就會採取「負電價」措施,鼓勵用戶多用電,這在假日期間就可能發生。(圖片來源/截自德國Agora Energiewende)

夏天開冷氣,電力公司付你錢!

看看德國,想想台灣,台灣有沒有可能有綠能「負電價」的可能?如果、如果、如果台灣的電業是一個像德國開放、公開、公平的制度,一定有可能,不僅是風力,太陽能更有可能,如果像民進黨承諾的20GW太陽能能夠實現,我們夏天中午不但不要停冷氣,而且電力公司還會付錢給我們打開冷氣,因為中午的太陽能太多了。

為什麼會發生呢?因為台灣最大的瞬間用電量是在午後2點多,最多36GW,如果天氣好,20GW太陽能發電功率達到8成,就有16GW的太陽能光電,目前火力大機組佔了6成(不算汽電共生),就有28GW的燃油燃氣,核電5GW還不算,就已經有44GW的電力供應,多了8-10GW怎麼辦?這些大火力機組不容易配合升降調度,就得硬要用電,蓋儲電設施嗎?晚上還有風力,電還是用不完。

而台灣省電習慣太好在每天中午11點半到下午1點,這一個半小時內,因為停機、關燈,電少用了2GW,中午休息時間電更多了!而冷氣用電看起來很多,其實還是有限的,16GW的太陽能遠超過中午冷氣用的電,如果沒有什麼經濟奇蹟,多的電是用不掉的,只能白發電,或是花更多錢蓋儲電設施,電價更貴,這沒道理,為何不「讓利」,用「負電價」把好康留給消費者(國民)呢?

台灣電網每個工作日中午一定有2GW的用電減少,源自於大家一起午休,如果20GW的太陽能「真的」能夠成功,中午電力供應過剩,從11點半到1點之間的1個半小時間,就可能用負電價鼓勵大家用電,來平衡電力供需。(圖片來源/截自2018年1月9日台電即時電力資訊)

太陽能負電價只是「有夢最美」?

我估計不會,因為台灣沒有3個「如果」(開放、公開、公平)的電業,「正常情況下」台電依然故我,這20GW的太陽能根本不能進得了正規的電網,就像今天一樣,超過1GW的太陽能了,台電都不知道太陽光電發在哪裡、發多少、用到哪裡去了。因為台電壓根兒沒想把綠電搞好,自然不會想要把綠電的系統做起來,讓綠電可以優先上網(雖然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中明文規定再生能源優先上網,台電哪裡把法律看在眼裡?)。

台電預算每年還花近5千萬宣傳核能好棒棒,再生能源宣傳費只有150萬,僅核電宣傳的3%預算,哪裡還有「非核家園,綠能先行」呢?

在合情合理下,太陽能負電費是「指日可待」,但是在台電、政府的施政「錯施」下,先用燒生煤的霧霾擋住太陽,再不讓太陽光電入網,太陽能的負電價,只是「有夢最美」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