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壓性最重要!陳博志談央行總裁的十個條件


這幾年稅收都超收,總統府資政陳博志主張央行每年繳庫超過1500億元,這個金額應該要降下來。(製圖/蔡云瑄,背景圖來源/Wiki)

當《信傳媒》問到未來的央行總裁必須具備哪些特質及條件時,陳博志特別拿出已經寫好的手抄筆記,很仔細一條一條逐一念了出來。

在眾多條件中,陳博志認為,央行的政策涉及很多不同利益,包括政府高層、企業大老、學者、輿論、外商以及外國的意見,這些壓力最後都會集中到總裁身上,而總裁如果能運用通透學理好好跟社會溝通,天大的壓力也可以撐得過去,對於央行每年繳庫千億元給國庫,陳博志也主張未來應該要降下來。以下是《信傳媒》專訪摘要:

央行需要民眾的信任

問:到底彭總裁有沒有培養接班人?

答:有啊,問題是他培養接班人是訓練這個接班人的能力,而沒有培養他在社會上的信任,所以問題只是出在這裡,我相信他培養的人的能力,但這個社會可能…對楊金龍認識的還不夠。

問:但央行需要的是民眾的信任,如果接班人大家都不熟悉,民眾要怎麼信任相信他?靠誰背書呢?

答:其實這個接班人,新的總裁也不一定是這個人接嘛,說不定找一個外國人來,有人問我說找一個外國人可以嗎?英國不就是找一個加拿大央行總裁卡尼(Mark Carney)擔任英國央行總裁。

我想新的央行總裁,第一點,當然要熟知中央銀行的權責。所以想當央行總裁的人,如果還沒有熟知這些權責,就要趕快去了解,這些比較簡單,就央行總裁的權利跟責任是什麼,這些要弄清楚。

那第二點,要有抗壓性。因為央行的政策都涉及很多不同利益團體的意見、政府高層的意見、企業大老的意見、學者的意見、輿論的意見、外商的意見,還有外國的意見,各種壓力非常大,那這很大的壓力之下,如果沒有抗壓性,可能就會接受到不正確的政策,或者做的政策就會擺盪。

學理通透自然不怕各界壓力

問:那央行總裁面臨到這麼多不同的意見該怎麼處理?

答:對,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三點,央行總裁學理修養要夠,面對四面八方各種的壓力就是要用學理來溝通,用事實來溝通。如果沒有學理事實,沒有研究作支撐,央行總裁抵抗不了那些壓力,但是如果學理、道理都通透,那央行總裁就可以把這些都拿出來跟社會溝通,天大的壓力也可以撐得過去,所以學理修養很重要。

至於第四點,我要講的是重視研究。我覺得雖然彭總裁在央行已經很重視研究,可是我想應該還可以再加強,那可以多一點外面的支持,外面的研究,就是說學者啊、懂的人,現在彭總裁就是靠內部,外部也不是沒有啦,彭總裁有時候會請張三吃飯李四吃飯,問問一些,但是比較正式的…我覺得是有必要。

問:彭總裁類似強人的角色,下一任的總裁想必壓力不小?

答:這是第五點,也是我要特別強調的,下一任的央行總裁,必須要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質,那就是要能夠不在乎跟前一任做比較,因為不管現在怎麼樣罵彭總裁的人,新的上來,就會拿前後任來做比較。比如說,彭總裁拿A,如果到時候新的總裁拿B,這時候一定會有人鋪天蓋地的罵。

所以新任央行總裁要能夠不在乎這些,如果新任總裁整天在那裡想說要跟彭比較,那就很容易犯錯。

下屆總裁要不怕被拿來跟彭總裁比較

至於第六點,政策要以穩定為主,就是對匯率跟外資的政策一定要以安定為主,貨幣政策當然也是要安定,但是要重視資金流向。

中央銀行法規定中央銀行的首要任務當然是經濟安定,但是中央銀行也要兼顧經濟發展,那在這兩大政策裡面,匯率這一部分要著重安定,不要以為用升值就可以促進產業升級。

至於貨幣這邊就要重視資金流向,因為資金流向涉及安定,資金如果流太多到房市、股市容易有泡沫化的問題,資金流向如果能夠做生產性的投資,那就是幫助產業發展。

其實OECD 30年前就有一個研究報告這樣講,說其實安定是最重要的發展政策,在一個安定的環境,第一,企業家才能夠好好的去規劃他要做什麼;第二個,在一個安定的環境,規規矩矩的企業經營的獲利,才會高於投機事業。

相對的,在一個不安定的環境,投機比較賺錢,大家會去投機,所以安定跟發展不是矛盾,安定是發展的首要條件,不管貨幣政策、匯率政策,就是要以安定為主,在安定之中幫助發展,就是透過貨幣政策讓資金流向國內生產性的投資,在外匯政策上面,要避免匯率太激烈的升值,而讓廠商去升級。如果台幣跟競爭國比起來是相對升值,對台灣產業的傷害是很大的。

近十年的央行盈餘繳庫金額。(製圖/蔡云瑄)

央行繳庫的金額要降下來

為什麼會這麼說?2008爆發金融風暴,在2008之前,我們的雙D產業市佔率跟韓國差不多,但是2008韓圜大幅貶值,我們政府好高興說人家貶值,我們不必貶值,我們沒貶值的結果就是雙D的市佔率都被韓國拿走。

市場被韓國拿走不打緊,韓國因為貶值,所以他的廠商賺錢,我們的廠商不僅市場被拿走還在虧錢,所以韓國可以繼續投資,但是我們沒有辦法繼續投資。如今風暴過去,市場已經變成韓國人,我們想要拿回來…努力了這麼久,還是沒有辦法拿回來,所以一定要避免我們的產業因為匯率過度的波動而受到影響。在今天全球競爭裡頭,如果因為貨幣的升值過度,即使是暫時性的,到後來幣值雖然會回來,但是那個產業已經跑掉或是優勢已經不在。

第七點,我的建議是央行繳庫的金額應該要降下來。現在因為GDP計算的方式不同,所以我們舉債的空間上升了,我認為應該要藉這個機會把央行每年繳庫的金額降低下來,如果央行每年還是要繳那麼多錢給國庫,那個錢的用途我認為應該有新的主張。我們政府現在不是透過台衫國家投資要做一些新創投資嗎?但台衫僅有100億實在太少,這些央行原本要繳庫的錢,能不能不再全部繳庫,而是拿出一定的比例給國家投資資金做新創產業的投資。

外匯存底應謹慎運用

央行產生盈餘的方式,有表上幾樣。(製圖/蔡云瑄)

第八點,4000億的外匯存底(外匯準備)的運用,一定要謹慎,不能拿去做投機。這個外匯準備在美國是給我們免稅,就是規規矩矩外匯準備,不是資產,所以要遵守國際上外匯準備的規矩。雖然不能做投機,可是在運用上也許可以有一些方法,且對國家發展有幫助。這個就要去思考,我不能公開講。

至於第九點,則是跟第八點有某種程度的關聯,就是要跟美國保持流暢的溝通。彭總裁算是滿成功的,他用很詳細的數據跟美國溝通,其實詳細去算、去對比,台灣出超其實沒有這麼多,這個溝通不是一句話而已,而是要有很詳細的數據,去跟美國溝通跟說明。

這幾年都一直有很詳細的數據,我是覺得不只數據,還有學理,一定要說服美國人說要台灣因為出超而升值是不對的,這部分我們必須要一直跟美國溝通。

最後,第十點,就是央行與個部會之間可以有更好的合作關係。各部會是央行的當然理事,那只要不涉及總裁權責,我希望這些代表各部會的央行理事,在央行理監事會裡頭,應該要提出他們各部會所遭遇的問題,如果這些是跟央行的政策有關,那要請央行處理。而不是說各部長到央行去,在那裡說我主張升值、我主張貶值、我主張升利息等等。

你知道外匯存底怎麼用嗎?(製圖/蔡云瑄)

各部會應主動跟央行溝通

也就是說,各部會擔任央行理事的代表,應該把面臨到的問題講出來,但是不要去主張政策,因為央行的政策涉及到很多總體問題,必須總體考量。各部會可以把問題講出來,但不能在央行哪邊主張升息或貶值,讓大家把問題整體來解決,這樣央行跟其他部會中間,就可以得到一個更好的合作。

問:所以看起來是現在的溝通不夠?

答:我覺得應該是各部會要主動,而不是央行要主動。像泡沫經濟,開始在出現的時候一般人是不知道的,是主管的部會知道,產業那麼多,央行怎麼可能去了解所有的產業,所以紡織業遇到的問題,經濟部就應該講出來,如果有資本市場有泡沫現象,知情的部會也應該提出來,別讓央行發現之後才去處理,這樣各部會跟央行間就會有更好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