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殺的江南看蔣經國:共產黨本質的國民黨員


江南說,蔣經國在江西南贛專員時期的口號,與「毛澤東選集」裡湖南農民運動一節極似,「你根本不覺得那是兩個人的手筆。」(攝影/鄭國強)

13日是故總統蔣經國逝世30周年,蔣經國擔任總統時最信賴的秘書宋楚瑜與他的國安局局長汪希苓各出了一本書紀念他,分別是《蔣經國秘書報告》、《破局:揭祕!蔣經國晚年權力布局改變的內幕》,書中對蔣經國讚譽有加,但外界可曾好奇,同樣寫「蔣經國傳」卻惹上殺身之禍的江南,又是怎麼看蔣經國的?

鄭南榕發行的《江南文選》中,江南(本名劉宜良)對蔣經國在蘇聯時期有非常細膩的描述與交待,例如蔣經國為何前往蘇聯的孫逸仙大學「深造」,他在學校黨團內的活躍,當父親蔣介石在上海清黨大殺共產黨員時,他如何狠批自己的老子。

江南在該文章中以受訪者的身分描述,由於他是政工幹校出身(今日政戰學校),又潛回中國大陸替蔣家修過祖墳,因此對蔣家瞭若指掌,可說是蔣家的活歷史字典,自然成為記者徵詢的對象,也是他惹上殺身之禍的原因。

黃埔軍校,蘇聯人創立的

江南在書中交代了蘇聯設立孫逸仙大學的由來,蘇聯自10月革命後建立起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對中國北京政府頗為同情,1920年派優林(I Yurin)、1922年派越飛(A Joffe)來華,越飛甚至到上海與孫中山發布共同宣言。

江南形容,當時西方帝國主義對孫中山的民族革命、民主運動興趣奇缺,列寧卻向他示好,讓孫中山轉向蘇聯,共黨的勢力也趁機延伸到南方的廣州,蔣介石1923年赴蘇聯考察後,隔年5月,在鮑羅廷和嘉倫將軍監督下成立黃埔軍校,由蔣介石擔任校長。

1925年孫中山過世,蘇聯第三國際抓住機會,表示對中國革命領袖的尊敬,以孫中山為名興辦「孫逸仙大學」,象徵中蘇兩國人民友誼,加深對中國革命的投資,讓中國青年去蘇聯接受馬克思主義的薰陶,好回國進行無產階級革命。不過江南強調,「孫逸仙大學」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大學,是種革命學府,有志革命的人一概歡迎、學歷不拘、程度不拘。

「孫逸仙大學」成立時蔣經國才15歲,念過上海浦東中學,在上海參加學生反英遊行,即歷史上著名的「五卅慘案」,蔣經國被校方開除學籍後,投奔吳稚暉辦的補習學校,又參加北京的反政府遊行,遭逮捕入獄兩週,出獄後前往廣州投靠蔣介石。

赴蘇就學,變忠貞共產黨員

此時遇到「孫逸仙大學」在廣州招生,鮑羅廷負責保送國民黨要員子弟免試入學,蔣介石便答應蔣經國前往,江南說,「老蔣一方面解決兒子的學業問題,一方面討好鮑羅廷,向蘇聯表態。」

蔣經國與第一批22個學生,10月25日出發,從廣州到上海,再到海蔘崴以後,轉路運,花了一個禮拜時間才抵達莫斯科,「蔣經國當然不懂俄文,120個留俄學生沒有人懂俄文,上課用翻譯,邊學邊用,漸漸的就能應付了。」江南受訪時說。

江南引用一位蔣經國的同學盛岳夫婦所言,他在孫逸仙大學非常用功,苦讀馬克思主義和列寧學說,開會發言滔滔不絕,談革命大道理,也常寫文章、出壁報,1925年12月,成為共產主義青年團團員(共青團),還被學校納入黨支部組織。當蔣介石1927年在上海清黨殺了很多共產黨員時,蔣經國第一個跳出來狠批蔣介石,1936年蔣經國甚至在「真理報」上發表公開信批蔣介石。

蘇聯方面認為蔣經國是可造之才,送他去列寧格勒的中央軍政學校,同學當中有鄧小平、楊尚昆等人。後來蔣經國卻捲入第三國際對托洛斯基派的鬥爭,很多「孫逸仙大學」同學下場非常悽慘,有人連命都沒了,他卻逃過一劫,江南認為,史達林看準將來可能還要和蔣介石打交道,覺得蔣經國這個「籌碼」還要留著。

蔣經國後來被下放到莫斯科附近的石可夫農莊,忍辱負重,還當上了農莊的蘇維埃主席,相當於人民公社裡的書記,1937年蔣經國回到中國。但記者好奇問江南,雖然已離開蘇聯,但他的思維仍脫離不了蘇聯的陰影?

開口閉口,引用史達林名言

江南回答,從思想體系上分析,在蘇聯時期,蔣經國是一位國民黨本質的共產黨徒,回國後,則是共產黨本質的國民黨員,檢查蔣經國在江西南贛專員時期的口號,與「毛澤東選集」裡湖南農民運動那篇,「你根本不覺得那是兩個人的手筆。」

「蔣經國常引用史達林名言當成口頭禪。」江南指出,他最愛講的「最後的笑,才是真正的笑」、「黑暗已來臨,黎明還遠嗎?」都出自於史達林,可見蘇聯對他影響之深遠,可想而知。

江南最後總結,蔣經國早期思想的形成,是馬克思的、列寧的,是專政式的,在他腦子裡,西方民主思想從未生過根,甚至還出現排斥的態度,但「如果你了解他的蘇聯共產主義背景,有什麼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