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電反擊告美光 除產業競爭還有政治考量?

產業動態

DRAM訴訟戰火再起,聯電反擊控告美光在中國銷售產品疑似侵權,求償逾12億元新台幣。(攝影/呂俊儀)

「美光為美國的國際知名公司,最近一年對本公司(聯電)動作頻頻,明顯將其與離職員工間的爭議,渲染為企業間的侵害行為」,美光去年發現離職員工涉嫌將其DRAM技術洩漏給聯電,因而怒告聯電及洩密者違反營業秘密,這樁訴訟戰火2018年持續延燒。

聯電12日公告針對美光中國市場銷售產品疑有侵權,決定向中國福州中級人民法院遞狀興訟,並請求損害賠償人民幣2.7億元(約折合12.4億元新台幣)。聯電大動作反擊,雖然總經理簡山傑曾說,沒有打算跨足 DRAM 產業,但隨著中國晉華目標今年投產,雙方的動作相當耐人尋味。

前美光員工跳槽是項莊舞劍?

2016年底,美光高調併購華亞科,成為在台投資金額最高的外商,然而,併購案後,軍心還未穩定,就陸續傳出上百名工程師被中國廠商挖角,為此美光一度寄出存證信函,並大幅加薪提振員工士氣,但事實上當時包括韓國三星、SK海力士等也都有相同動作,希望嚇阻中國挖角風。

只不過,後續挖角動作不斷,事態擴大,美光因而訴諸司法調查,針對併購後華亞科員工與前瑞晶員工搜索,震撼產業界。經過調查,檢調發現2名台灣美光離職員工,涉嫌攜帶晶圓製程相關機密檔案跳槽聯電,且未來將運用於中國晉華,協助其 32 奈米 DRAM 相關製程技術開發,因而起訴相關人及聯電。

事件發生後,聯電總經理簡山傑接受專業媒體專訪大動作喊冤,強調聯電積極禁止員工不得使用其它公司營業機密,更點名遭訴的涉案人行為如大量下載檔案後的作法等有太多疑點,懷疑這宗跳槽案員工「帶槍投靠」是假,「構陷入罪」是真。言下之意,頗有木馬屠城記的味道。

聯電開發DRAM技術希望圓宣明智TIMC夢

當時簡山傑曾對媒體解釋,以往台灣DRAM產業都仰賴國際大廠技轉與授權,聯電投入DRAM技術,除過去有相關技術背景,更希望台灣DRAM產業需要有自主技術,他並感嘆,DRAM淪為「慘業」時,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一度主導台灣記憶體(TIMC)聯盟,若當時能獲支持,台灣記憶體生態可能就不一樣。因此,聯電跨入DRAM,雖落後大廠1-1.5個世代,但目標還是要先建立研發能力。

據了解,聯電跨入DRAM技術,透過中國資金做技術自主開發,研發團隊會留在台灣,簡山傑也有信心,以聯電有本錢投入做DRAM技術研發。不過他也分析,聯電做DRAM技術,又以中國市場為主,所以引起美光緊張。

中國進入DRAM產業升級關鍵,聯電興訟時機巧妙

對於跨進DRAM領域,簡山傑去年底出席公益活動時曾重申,聯電只替中國晉華開發 DRAM 技術,並沒打算跨足 DRAM 產業。然而,根據這次聯電針對美光製造、生產、銷售的 Crucial DDR4 2400 8G 筆電記憶體、Crucial MX300 2.5-inch SSD 525GB 固態硬碟與七彩虹 iGame1080 烈焰戰神 X-8GD5X 顯卡中顯卡存儲晶片等產品,提出涉嫌侵害聯電中國專利訴訟。

當中,聯電指出,美光1年多來對聯電動作頻頻,明顯離職員工的爭議,渲染為企業間的侵害行為,並在美國對聯電興訟。不難理解聯電對美光的態度,但更值得關注的,中國積極發展記憶體產業,先前始終無法突破良率瓶頸,聯電在中國反擊美光,除了合作伙伴晉華進入量產關鍵,英特爾也結束與美光在快閃記憶體的合作,加上先前中國發改委關切三星調漲記憶體價格,聯電興訟時機不只產業競爭白熱化,可能還有潛在政治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