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財源出現大破口 賴清德開出的支票要如何兌現?

長照2.0

行政院長賴清德近期頻頻下鄉視察各地長照辦理情況,但如今卻傳出長照預算面臨危機。(圖片來源/行政院提供)

蔡政府強力推行長照2.0政策,2017年底時衛福部重新估算長照2.0的服務對象,人數從原先估計的73萬人次暴增至99萬人,今年更可能突破百萬人次。面對高需求,今(15日)卻傳出長照稅收來源出現大破口。

根據日前財政部所公布的民國106年全年稅收統計,長照兩大財源遺贈稅以及菸稅的稅收不如預期,根據《聯合報》載,增稅後挹注的長照基金僅57.6億元,和原先所估計的數字相差甚遠。

長照實際稅收不到預估值一半

長照的財源主要來自菸捐、遺贈稅、菸品健康捐、房地合一稅以及中央提撥預算,其中又以菸捐、遺贈稅為大宗,所以2017年5月中旬時遺產及贈與稅新制上路,蔡政府將遺贈稅率由10%調整為20%,並將所增加的稅課收入,作為長照財源之一。而《菸酒稅法》也將每包菸品調漲菸稅20元,納入長照基金。原依照財政部的估算,修法後估計遺贈稅與菸稅一年分別可增加63億元及223億元,共計296億元的稅收。

但照目前的稅收收入來看,長照基金於2017年6月底時設立,半年以來遺贈稅與菸稅僅57.6億元,估算一年後也僅約115億元。衛福部表示,除了遺贈稅及菸捐外,還須計入菸品健康捐及房地合一稅的收入,總計應該有83.5億元的金額注入長照基金。不過不管是遺贈稅加上菸稅的57.6億元(一年約115億元),或是菸捐、遺贈稅、菸品健康捐、房地合一稅「四合一」的83.5億元(一年約167億元),都與財政部原先估算的296億元,有一大段的落差。

對此,衛福部專委周道君受訪回應,不能直接用106年的收入來加乘計算,雖106年7到9月菸稅收入有短期下降,但這可能是因為菸商的預期心理,在106年第4季時菸捐已連續3個月恢復每月約20億元的收入納入長照基金。而遺贈稅的部分則因為民眾過世後需進行申報、受理、核定再來才到繳納遺產稅,程序大約半年,才會造成去年度稅收較低的結果。周道君強調,目前稅收來源都「還在掌握中」,且日後還會有來自婦聯會的長照捐款,長照推動不會影響。

頻頻說加薪,民團:說大話

看完衛福部落落長的解釋以後,長照財源破洞真的就補起來了嗎?那可不一定。有賴於行政院長賴清德先前的「功德說」所賜,衛福部長陳時中趕緊宣誓將為長照照服員加薪,14日時總統蔡英文也在臉書上表示,希望台灣龐大的新移民族群能投入長照體系,以補足長照體系的另一大破口—人力問題。蔡英文也再次強調,衛福部已將照服員的薪資待遇調高到32K以上,未來也可能進一步提高包括時薪制的長照工作人員的待遇。

不過,衛福部與行政院的誓言,看在民間團體眼裡恐怕只是「空口說白話」。老人福利聯盟祕書長吳淑惠質疑「政府的財源不夠穩定,要民間團體如何安心做事?」

長照2.0體系口號與政策規劃由中央政府承辦,但真正實行有賴台灣各地民間團體承包。今年將長照支付體系更改為包裹式給付,每位失能者有固定的總額預算,長照機構一次包辦到好,目的是為了簡化核銷程序。在一定的金額下,實際的加給是否真能造福照服員,還有待觀察。

目前是長照司籌備辦公室主任的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表示,去年長照支出約100億元,為了因應今年上路的包裹式給付,預估支出應會上升至200多億元,實際數字仍需等上路後再行估算,但對長照財源仍持樂觀態度。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則提醒,長照2.0短期內確實沒有經費不夠的問題,重點在於「錢到底出不出的去」,是否能花在刀口上。

要民眾戒菸又要長照基金?

雖衛福部以種種說法想證明長照財源沒有疑慮,但吳淑惠認為,菸捐和遺贈稅是不穩定財源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府是否該有其他配套措施?

目前長照基金中央公務預算納入少,中央預算預計在臨時會時審查,但依據主計部的數字,中央預算僅編列16億元,因此大部分仍需仰賴遺贈稅與菸稅。曾任台大醫院副院長的王明鉅質疑,政府一邊要民眾減少吸菸、調高菸稅;一邊又因為民眾減少吸菸而減少的長照基金苦惱,因此希望民眾多抽菸,菸稅漲了還是要繼續抽菸,否則長照做不下去,直指落實長照應再開拓其他財源,而不是讓台灣的中堅族群繼續吸菸,成為未來需再花大把預算來幫助的失能長者。

過去長照1.0採用保險制,但在如今健保支出漏洞,農保、勞保面臨破產的情況下,若再走回保險制老路恐怕也是亡羊補牢。而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也指出,未來長照應適用「多元財源制」,而非只是稅收或保險制,才能趨於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