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的兩位副市長都棄選 新潮流怎麼了?

政治議題

新系在黨內初選登記前劉世芳退選、陳金德不選,跌破各界眼鏡。(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在民進黨黨內初選前夕,兩位前高雄市副市長劉世芳、陳金德相繼表態棄選2018縣市長選舉,讓高雄市、宜蘭縣選情大翻轉。一向驍勇善戰、不戰到最後一刻絕不認輸、即使會輸也要纏鬥讓對手重傷的新潮流,罕見地不戰而退,到底新系怎麼了?

罕見不戰而退,新系怎麼了?

新潮流成立30周年時,他們在國會有超過20席立委和立院副院長,手握高雄、台南、桃園、彰化、宜蘭等3都2縣地方政權,在內閣中有不計其數的政務官和機要幕僚,以及若干官股及轉投資事業董事長,在賴清德出任行政院長後更達巔峰,堪稱全國最大執政派系,技壓群雄,是民進黨二度執政最大獲利派系,但也因此而樹大招風。

不過,政治一向比實力,新系扎扎實實蹲馬步30年,練兵有成,即使其他派系眼紅、徒呼負負,但對新系屢屢攻下戰略高位也莫可奈何。只是這次在黨內初選登記前劉世芳退選、陳金德不選,倒是跌破各界眼鏡。

「宜蘭陳金德選不上,而且同黨競爭很難看;高雄劉世芳民調始終拉不起來,當然要停損,不管主動或被動,這就跟買股票一樣,沒什麼好奇怪。」新系內部人士輕描淡寫帶過,但也充分表露出他們是務實政治工作者的特性。

就像買股票,拉不起來就「停損」

其實,兩位前高雄副市長的選與不選,高雄市長陳菊都有重要角色。

毫無疑問,陳菊是現在對蔡英文政府、民進黨、新潮流最具影響力的人,她以「桶箍」自許,已遠遠超過她是一個地方首長、派系和政黨大老的格局,年紀和健康狀況讓她有追求更高境界的迫切感。

但對跟隨她南下深耕十多年、在高雄買房立業的中生代幹部和年輕幕僚而言,他們正逢盛年,拿自己的青春歲月重壓高雄,寄望劉世芳成菊系新共主,如果劉世芳不能接棒,他們未來何去何從?更何況之前初選還沒正式開始,高雄5位立委就已選到快殺紅了眼,現在劉世芳退選,這些菊系子弟兵就很擔心自己被清算。

就算新系在台南和黃偉哲結盟,菊系人馬可就近輔選,並有共識由辭官回鄉耕耘的前勞委會副主委郭國文接下立委棒子,但畢竟黃偉哲靠賴清德遠比靠新潮流多很多,不會全盤收納菊系子弟兵。而且即使內閣再怎麼大改組,賴清德主政為避嫌,也不好進用太多新菊系人士。

新系沒了宜蘭,彰化魏明谷連任也岌岌可危,只剩「桃園王」鄭文燦最穩,但他早已自建班底,這些菊系青壯世代未來何去何從?可以想見他們有多大的「集體焦慮」!

菊系青壯世代「集體焦慮」,寄望劉世芳成新共主

站在花媽的立場,她在高雄執政12年,當然期待接棒人能延續她的市政建設藍圖,把高雄變成有特色、有競爭力的港都。而最了解她想什麼、操守品格她最信任的,非劉世芳莫屬,兩人情同姐妹,劉世芳也願意成全陳菊政績,守護菊系子弟兵,所以即便她之前選得非常辛苦,也還是咬牙硬拚。

對於劉世芳站上第一線苦苦追趕的付出,陳菊、高市府團隊、新潮流當然也全力以赴輔選。新系人士自剖,陳菊是個很有溫度的政治人物,具備天生領袖的魅力,而劉世芳是能力很強、很有效率的執行者,但就不合高雄人的氣味,「大家一直想救世芳的民調,每天想、每天想,都快想破頭了,無奈就是拉不起來。如果整個新系菊系人馬使出洪荒之力,世芳初選成績還是難看,那受傷最重的將會是菊姐!」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陳金德身上。去年8月發生的全台大停電,群情激憤,但那時台電董事長朱文成暫留善後,反倒是中油董事長陳金德首當其衝下台負責。其實,中油的大本營就在高雄,管線遷移和高雄建設息息相關,雙方利益共生關係深厚,如果不是陳菊以大局為重,不忍看到風雨飄搖的小英政府在輿論壓力下左右為難,陳金德也不會先硬後軟,一肩挑起所有責任下台止血。

從「諸葛亮」領導走向「臭皮匠」集體領導

在大停電事件止血後,因為林聰賢入閣,陳金德被派去代理宜蘭縣長。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小英對陳金德的政治補償,也為民進黨低迷的宜蘭選情留一條後路。怎知陳金德一到宜蘭,就自捅農舍爭議,別人避之唯恐不及,他卻不知哪來的勇氣去重啟爭端,加上民調也是一直拉不起來,讓他自己心生退怯。「如果硬是要選,最後弄丟政權,受重傷的肯定又是菊姐!而且宜蘭是菊姐的故鄉……」新系人士理性分析,重申「政治停損」的概念。

新潮流在邱義仁、吳乃仁相繼淡出,洪奇昌被請走之後,陳菊已成唯一大老;中生代政治明星雖有賴清德可能攻頂,備受各界關注,但他現在的處境形同「押在小英那裡的人質」,未來前途未卜,不是操之在己;國會戰將段宜康也因個人因素不再參選立委,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還在積極養望中;未來地方諸侯將只剩下鄭文燦……「諸葛亮」領導新潮流的時代已經過去,「臭皮匠」集體領導成為必然。

但新系最大危機,不在別人而在自己。他們對人才吸納和菁英培訓趕不上時代變化,而且光是只有鬥性不足以成事,過多的利益誘惑也讓理想打折,更因小英政權對他們的高度依賴,讓新系「勝者全拿」,也因一切贏得太容易而喪失自我進化的能量,導致現在開始品嚐「盛極而衰」的滋味。

無論如何,陳菊現在已成新系最重要的精神領袖,未來是否有更重要的角色任務?隨著政情演變,誰也說不準,新系當然全力守護陳菊。儘管大家都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是精密的數學,是媚俗的演出,但陳菊用她的真心,為蔡英文政府撐起了半邊天,也用她的感情,串起了新潮流和民進黨的連結,這已遠遠超過各界對她私心的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