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全開講:否認違旋轉門也非門神 會嚴守分際


行政院前院長林全卸下閣揆後確定轉戰生技產業,面對外界旋轉門、門神說質疑,16日特別召開記者會一一澄清說明。(攝影/呂俊儀)

行政院前院長林全去年9個月卸下閣揆後,確定轉戰產業界,擔任上櫃生技股東洋董事長,林全掌舵東洋,從投資市場角度有不少想像題材,激勵16日盤中股價大漲超過7%,對於外界質疑違反旋轉門、擔任門神,甚至央行總裁人事等問題,林全了然於胸,不迴避媒體提問,一開場東洋總經理蕭英鈞就強調,邀請林全出任董座是為公司國際化,絕無隱藏原因,而林全回答提問,也先解釋沒有違反旋轉門條款,駁斥門神說,強調會嚴守分際。以下為記者會應答摘要:

林全:任東洋董座不違反旋轉門,阻止政務官到企業不合理

問:您的管理專業很好,但外界有些質疑,如東洋股票在您加持下大漲,是否有旋轉門與門神問題?

答:這是外界容易質疑的問題。沒有旋轉門是因為我不是業務主管機關,按照法律沒有這個問題,其實我也很注意這問題,如我在財政部對金融機構接觸也都很小心,即使沒有旋轉門限制,仍然非常小心。不管離開財政部後到世界先進或到東洋接董事長,這些工作在我任內都沒有主管關係,這次我會給自己更嚴格的規範。

門神問題也是很多人批評,但看看別的國家,若我們認為所有政務官離職後,都不能到企業界,禁止政務官跟企業界交流,這事不合理現象,假設一個人經驗能力會對企業有所貢獻,法律也沒有限制,也不應該就說是門神。

門神是利用過去政府的影響力來為個別公司牟利。我覺得我的價值就在這地方,不做這事情,絕對嚴守分際。東洋找我來目的,希望能夠一起把公司走向成長,有國際能見度的地方。若我能有所貢獻,就一起來合作努力,若不能有貢獻就沒有接任董事長的價值。

認識東洋在進行政院之前,沒有幫助推動五加二的事

問:蔡總統重視生技產業,你選擇到東洋,是希望協助總統推動生技產業?如何看與東洋林前董事長官司?

答:我與蕭總認識,請我來擔任董事長,是基於在行政院之前在東洋曾擔任過董事,尤其有非常好的共事經驗,這部分跟政府政策一點關係也沒有。政府推動生技產業是整個產業問題,不是一家公司個別問題,不應該過度聯想。

我來這邊,到公司重訊發佈之前,蔡總統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家公司,但基於禮貌,確實在週日有打電話給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轉告要接某公司董事長,因涉及內線問題,也請他不要問去哪家,也不要問何時去。所以沒有所謂幫總統推動五加二的事。

另東洋是進步的公司,過去也看到東洋一步步落實公司治理,只要落實公司治理一切透明化,這些(林榮錦官司)都可以避免,司法案件歸司法,依照司法程序進行,不需做過度評論。

問:過去4個多月,做什麼事?

答:這跟業務沒什麼關係,但沒什麼政治敏感度,我就八卦一下。卸任後我需要沈澱,所以演講我都拒絕,一個卸任院長不適合提公共政策,若有人要我提公共政策,我回答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雖有朋友邀約吃飯,但部分時間在家裡看看東西,過的比較休閒生活。另外,蕭總邀約是很重要的事,有思考一陣子。

林全:做央行總裁是馬路上消息

問:央行人選呼聲高,但為何選擇投入生技業?

答:我從沒說要去作央行總裁的事,是大家馬路上的謠言。

問:願意接下董事長關鍵?

答:2014年蕭總接董事長時,當時我也是董事會成員,當時基於公司治理希望我接董事長,但當時我沒有意願,可是這次蕭總找我,希望我來幫忙,我看他做的也辛苦,也希望有所貢獻,管理上我可以分勞一起努力,是這樣考量。

雖東洋也沒有說很大,不是外界會注意的公司,但是個小而美公司,公司股東也正派,也不是家族公司,沒有家族色彩我可以做有實權的董事長,大家有共同價值觀,邀發展國際化,把好人才留在台灣,有這樣理想,所以一起努力。

本來最順理成章是夏天股東會改選有一席董事再來,但蕭總希望提前,不過提前有成本,為了我開臨時股東會補選,這很花錢很不好,才由蕭總辭任後改派方式,也因權宜暫時以法人代表身份,但將來還是希望是自然人董事,才是比較有實權的董事長,也減少其他外界懷疑。

助東洋國際化要先找到特色

問:幫助東洋走向國際化有無計畫?有無需補足地方?

答:這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過去東洋方向也是對的,但人多思考問題就有更多考慮方向,機會也能掌握更多,一家公司發展最大問題是怕,主政者決策不明確,若沒有這些問題,大家同心協力來做一定會有成績。

剛總經理提到將來能夠做到10億美元,這樣規模在國際間才只能排名兩百多名,10億美元代表一個規模,但做的東西還是希望有特色,也許國際性不一定要全球,在一個區域有有特色也是一個成就,如在亞洲地區東洋某些東西有特色價值,這是我們初步目標,這幾年已經有做法在,我們來檢視可以做更多在哪裡,不能說我一來就有什麼改變,所有事情都是團隊功勞,不是一個人功勞。

做董事長、總經理會把公司方向掌握好,在這方向下,讓同仁發揮專業,讓公司往前走。

另外,醫藥界大者橫大,要如國際十大藥廠一樣,非常困難,我們要找到自己特色來發揮,相對就是找到比較利益,找到比較利益才能找到特色,但過程中都在改變,應該要繼續發展技術方面的特色。如癌症要有所突破,東洋現在已經有重點,現在也繼續往前走,當然要有特色也需要人才,希望願意發揮的年輕人,或有基礎的人能到這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