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余晏 給台灣燈會一個機會

政治議題

簡余晏沒有官架子,做人客氣,總是把大家弄得服服貼貼。(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政府好大喜功,即使景氣不好、國家威脅日盛,也要放煙火、辦燈會。全台灣出現了劉政鴻們、卓伯源門和傅崑萁們。

大家一邊罵這些人,卻一邊不知不覺改名換姓通通變成劉政鴻、卓伯源和傅崑萁。即使沒錢也要辦「國際」音樂會、即使沒錢也要發袋子和碗,還有乾脆過年和暑假連續辦十五場音樂會。

一場燈會4千萬不夠花?

他們一直推崇蔣經國。然而節省成性的蔣經國如果還在,一定把他們移送法辦。

現在台北燈會一場4000萬竟然還被嫌經費不夠,四次流標。招標不成,活動有流產的危機,柯P為此將簡余晏罵成棄職潛逃。

我覺得全台灣都應該感謝簡余晏,簡余晏給了全台灣一個由奢入儉的機會。讓台灣有機會從發瘋一樣的燈會恢復正常。

柯P應該趁此機會學習做一個踏實的爸爸,家裡不是很好過,不如就趁此機會回到與台灣社會較能匹配的規模的活動,努力做一些務實的事。

四千萬對折分給六個寺廟、一個天主教教堂、一個基督教教會、佛光山、靈鷲山、法鼓山和慈濟一個單位兩百萬,保證會辦得比政府更溫馨更有文化性,而且更接神氣。

把節慶還給社會、家人

我們的政治大頭病,讓這些政治人物以為處處都應該自己最大。元宵節是家人聚會許願與開展新春的節慶,不如把節慶還給社會、寺廟、大自然,政府退居參與者、協助者、環境的整備者,從好大喜功中全身而退。

簡余晏得人喜歡,第一長得漂亮,第二懂得跳車。部屬跳車給了長官最大的警醒,甚至是藉口。

我經常受邀參加各種市集、活動,多次看到簡余晏在活動前和大家一起彩排、練習。有些小官在這種場合總是頤指氣使,簡余晏像個小妹逢人都喊大哥,開口都說拜託。台北人很難搞,簡余晏熱情、客氣,總是把大家弄得服服貼貼。

看到他讓我想到有一次在火車上看到游錫堃的樣子。

我是花蓮人,回花蓮總是一票難求。以前覺得自己年輕,買了票就占了位子,經常索性就站回花蓮。當時游錫堃當縣長,坐火車回宜蘭。一次他上車正坐在我的面前,車子沒到瑞芳他已經睡著,到雙溪他竟然癱滑在座位上,看到他累到睡成那樣子,讓我打從心裡羨慕宜蘭人真是得了一個好縣長。

我如今看簡余晏像個小妹妹,羨慕台北人的心情則和看到睡倒的游錫堃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