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理沙盒發展前景悲觀?謝金河教趙天麟用金融科技選贏高雄


資策會前副執行長王可言所主導的台灣金融科技協會17日舉辦高峰論壇,一些與會專家對台灣發展金融科技的前景並不是非常樂觀。(圖片來源/台灣金融科技協會提供)

歷經大約兩年推動的「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俗稱金融監理沙盒)終於在去年12月29日三讀通過,朝野立委難得難得一見大團結,新創業界更是一片叫好,不過難道法案通過後,金融科技發展就一片欣欣向榮了嗎?

台灣大環境不鼓勵創新,必須多給公務員支持

答案恐怕不是。由資策會前副執行長王可言所主導的台灣金融科技協會17日舉辦高峰論壇,曾任金管會主委的立法委員曾銘宗也出席座談會,他感嘆地說,「雖然金管會期許有更多實驗可以出來,但我沒有像他們那麼樂觀,實際上我對接下來的發展是很悲觀的。」

曾銘宗說了一個故事,當時他還身為主委時,想要多多推動金融科技、電子支付發展,結果常常把發想拋出去,局長又回來向他回報說:「我們底下承辦說這個不行做,」最後被潑了一身冷水。

「其實也不能怪底層公務人員,因為台灣的大環境不鼓勵創新,一旦發生問題了,以後得是要他們(基層)來負責的,」曾銘宗表指出,要多多給予公務人員支持,因為雖然監理沙盒法案過了,但未來一定得循序漸進全面檢討相關金融法規,否則最終還是在原地打轉。

蔡玉玲建議金管會要給業者足夠的信心和保證

對未來展望並沒有那麼「樂觀」的,還有前政務委員蔡玉玲,曾經在IBM擔任大中華區法務長的她感觸良多。她表示,自己接觸了20年的科技法律,看到科技演進的速度其實快到連業者自己適應都有難度,更何況是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幾十年下來立法流程沒有變、開公聽會、開會的方式完全沒有變,這要如何因應快速變動的大環境?

「所以我們不得不去信任行政機關後面來做後面調適,」她舉例,以她當先前政委經手的案子來說,一定會是採取負面表列,留下很多彈性,甚至很多地方直接「由主管機關訂定」,不然一旦把法律訂死了,接下來要改就會更困難。

不過,這也是許多人擔心之處,一旦後續都由主管機關全權決定,是不是一定會偏向防弊和保守心態。蔡玉玲也觀察到,傳統金融業者都傾向於進行沙盒實驗,但是科技業者反倒是還在猶豫,因為害怕進了門之後卻被管東管西,金管會接下來要想辦法克服業者害怕一出了實驗期,沒有正式的文件去證明商業模式沒有問題的窘況。

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在旁邊聽得面色變得凝重,雖然多數專家抱持疑慮,不過擔任主持人的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倒是透露,登記參加民主進步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的立委趙天麟日前向他請益,對未來高雄發展的看法,他還建議趙不要小看高雄銀行,高銀在高雄發生氣爆的時候給了高雄市長陳菊很大的支持,如果未來高銀能夠成為支持南部新創事業的母體,一定會形成很大一股力量。